[阿布力克木•艾山]再图娜的红苹果

作者:阿布力克木•艾山
字体:
时间:2012-03-03
来源:本站原创
关注:[10]

 aaa新疆文学网

阿布力克木艾山(维吾尔族)
狄力木拉提泰来提(维吾尔族)翻译
 
秋天里的一缕暖阳令人心旷神怡。也难怪人们常说:“让儿媳沐浴春天的阳光,让女儿感受秋天的暖阳。”对虚弱的生命体来讲,没有比沐浴阳光更舒适的了。阳光穿过疏松的肌肤温暖着冰冷的骨骼。秋天的阳光,总会给人甜蜜的困倦,让人觉得自己像是摇篮里的婴儿。给陈年累积的病体带来片刻的安逸。再图娜阿吉抚摸着裙摆里“呼呼”熟睡的吐玛尔汗,坐在廊檐下打起盹来。过了一会儿,握在她另一只手上的念珠从她的指间滑落。再图娜阿吉察觉后睁开了眼睛。
“快起来,吐玛尔汗,撒旦在诱惑我们。中午礼拜的时间差点给错过了。”
再图娜阿吉裙摆里熟睡的小猫,像是听懂了老婆婆的话,一下子打起精神,从老婆婆的腿上跳了下来,转移到桌子底下,并用温柔的目光望着老婆婆的举动。老婆婆深深地忏悔了一句:“真主保佑!”然后顺手拿起带棉垫的木凳。木凳上的棉垫子已油光发亮,差不多与木色相近。这把小木凳是老婆婆的长子在七八岁的时候给她做的。这是再图娜阿吉一生中令她最高兴最难忘的往事之一。“我的孩子,我的宝贝,真主保佑你这双给我做木凳的手能亲手打开天堂之门,让你的双手摸过的石头都能变成金子。”老婆婆总是这么亲昵地说,说完后还要在她儿子胖乎乎的手背上亲了又亲,直到今天,只要想起那事,她总要怀旧地说一说:“给木工当徒弟的第二天,就做了这把凳子给我。孝顺的孩子从小就开始那么疼人……”
也许是长子受母亲的祈祷最多,在几个兄弟中,数他最有福气。他买下了一处宅基地,建了一座独门独院的宅院,地板和顶棚用的都是上好的木板,用铁皮把屋顶包成了三角形,很有西式建筑的风格。他又操持了几个兄弟的婚事,同时还扶持他们兴办家业。还资助母亲去麦加朝圣,取得了阿吉的名分。再图娜阿吉将凳子夹在腋下,朝廊檐下的洗手壶走去。老人用手摸了摸水壶,说:“水热了,太阳晒热的水会让人得白癜风。”说着,老人将凳子放在平台上,拎起水壶准备把水倒掉。“吐玛尔汗,此时正是真主敞开天堂之门的时候,你瞧,到处都是宜人的芳香,各种水果都已熟透,草原上的羊群都已肥壮,开春时节的小羊羔也已长出了形,人们用驴车源源不断地将熟透的甜瓜、西瓜、南瓜、葫芦运往城里。由于真主的仁慈,蚂蚁和老鼠也都是在这个季节收集它们过冬的口粮。”俗话说:“有初一就有十五,受欺之人必有出头之日,咱们乡下人秋阳晒脊梁的时候到了。”
再图娜阿吉走过葡萄架下的夏季茶房,拐向通往果园的红砖小径。小径的两边是木条栅栏,绿栅栏的那边开着许多紫茉莉花,紫茉莉的种子像黑色宝石一样,散落在地上。
蓖麻的宽叶在微风下轻飘飘地舞动着,闪着一缕缕彩光。再图娜阿吉为了不弄破挡在前面的蜘蛛网,把腰弯了下去。原本已经弯曲的脊梁,此时弯得像一张弓似的,差点摔一跤,往前晃了一步停了下来。从水壶的嘴儿洒了些水在红砖地上。再图娜阿吉一时间想起曾经给几个儿子掂尿时的那股气力,不免有些伤心。一种永恒的自豪和老年人特有的忧郁转瞬间对她脆弱的心产生了影响。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过,就像闪电一样,因为,哪个人不曾有这样的经历呢?再图娜阿吉也不得不服老,她也在想怎样才能毫无痛苦地走完人生的余路。
再图娜阿吉来到一棵阿甫洛特老苹果树下。这棵老苹果树树梢已经开始干枯了。尽管如此,它依然果实累累,碗口大的苹果俏皮地微笑在枝头上。再图娜阿吉嘴里念叨着“以真主的名义”,顺手将壶里的水倒在树根。她已故的丈夫最喜欢小儿子,经常说:“这孩子长得像我父亲,睡觉也和我父亲一样爱打呼噜。”因此,常把小儿子抱在怀里闻了又闻。其余的孩子,他没怎么抱过,这个铁石心肠的人,却要给小儿子掂尿,还给他洗小鸡鸡。给孩子掂尿时,像饮马似的,总爱给他吹口哨……可能是壶里的水已经倒光了,壶盖掉在了地上,发出声响,打断了老婆婆的甜蜜回忆。她那心爱的小猫吐玛尔汗跑过来舔着还没有渗完的水迹。
“吐玛尔汗呀,吐玛尔汗,趁火打劫的吐玛尔汗,这棵苹果树也和我一样,是个老太婆,老太婆门前的这点水你也不放过,沟里不是有水吗?”再图娜阿吉笑着对小猫说,“你有七条命,可树的生命是很脆弱的,好在这棵苹果树比其他果树活得长。全村也只剩下一棵这种苹果树了。也不知是怎么了,除了二秋子苹果以外,其他品种的苹果越来越少见了。什么柠檬、斯特洛依、白果、山茶果、葫芦果、沙果、玉赛因、麦西莱甫、莎里木、阿甫洛特,这些品种的苹果已经见不到了。城里的大果园在大炼钢铁时已经被烧光了。就连房屋的大小木梁也被烧得差不多了。阿希木巴依的那些苹果树就是那个时候消失的。虽说乡下还有一些果园,但像样的优质苹果已经不多了。大儿子要带我进城,可我不愿意,你瞧,这世界变得像鸡窝一样狭窄,到处都臭气熏天。”
再图娜阿吉总是不厌其烦地与猫聊天。于是,外人都说她神经错乱。然而,再图娜阿吉根本不在乎。她随着年龄的增高,越发觉得动物和人其实都是一样的。她常常跟绵羊、鲜花、廊檐下的燕子、灰鸽子说话。全村,不,也许整个城市周围,方圆这一带可能数她院里的动物最多。有一天,她的小儿子打算把院子里自己长出来的一棵小榆树拔掉时,老婆婆阻止了他。
“妈妈,院里生榆必遭荒啊。”
“孩子,你要祈求真主保佑才是,别信那些毛毡书上的话。”
“榆树大了鬼做窝,到时候,孩子们在院里乱撒尿,遭鬼邪气,瘫痪了怎么办?”
   
  发表于《民族文学》2010年9期

 aaa新疆文学网

 aaa新疆文学网

 aaa新疆文学网

 aaa新疆文学网

 aaa新疆文学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新疆文学网《新疆人物》杂志编辑部 宣 站长主编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技术支持:数字西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