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丽巴哈尔•纳斯尔:石城女人(中篇小说)之五

作者:古丽巴哈尔•纳斯尔
字体:
时间:2012-03-12
来源: hlw
关注:[10]

 555新疆文学网

当一个女人认定了一件事情时,总以自己的想象,自己的情绪为主,即“不顺心”什么的。我虽不知这种现象有没有科学依据,不知咋的,却相信这种现象不会给人带来什么严重后果。那天的聚会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本来不想去就应该不去,如果不去就不会发生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真是的……那天,我们单位有两个人评定高级职称的批文到了,同事们按老规矩,要他们请客。正在商量这个事情的时候,单位领导进来说,从基层单位来了几个人,要我们接待他们。
我们单位的男人经常出差在外,所到之处都会受到款待。俗话说,吃了人家的嘴软,别人来了你也得回请。说来说去,最后决定所有的人都去,费用的一半由拿职称的人出,剩下的一半由单位出。下班后本想神不知鬼不觉地一溜了之,刚想走,却被刚拿上职称的一个人逮了个正着!他说:“明年你也要拿这个职称,是不是到时候怕请客呀?近来你那怪脾气改了许多,没想到你还是不信守诺言呀?”说过来说过去,他一点也没松口。我没办法,只有跟着他们去了。
我们几个女人是第二批坐车去的。到了餐厅,男人们已经坐在一个放有两张餐桌的包间里了。今天不仅有单位的人,也有外面的客人。开始我们都有些拘束,尤其是,我总觉得有个人在盯着我,好像在一一清点我的脸面、服饰,使我很不舒服。原来这不是我的感觉而是确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开始我们都有些拘束,尤其是,我总觉得有个人在盯着我,好像在一一清点我的脸面、服饰,使我很不舒服。原来这不是我的感觉而是确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开始吃饭时领导向大家介绍了几位我们不认识的客人,大家这才有说有笑地开始用餐。后来放起了音乐,坐在男坐上的一个人起身径直来到我的面前请我跳舞。虽说一个陌生人请我跳舞心里有点不高兴,可也是本系统来的客人,于是就不好说什么便站起来与他跳了。
“祖丽阿亚特,你一点也没认出我吗?”没想到,客人在舞会没开始就说这种话。
“嗯?!”我答非所问地望着他。这个人看上去有四十五岁左右,身体有些发福,别说认识,我都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的面。
“想不起来了吧!”他微笑着说“话又说回来你想不起来也是对的,虽说你对我留下过很深的影响,我却没给你留下任何影响,因为那时候在你的眼里除了那个弹吉他的伙计外你谁也看不上。晚自习后我多次去敲过你们教室的门,在女生宿舍楼门口等过你好几个小时,也没机会把你带出去看场电影。每次看到你跟那个伙计手拉手地从我面前走过时,我便嫉妒得紧咬嘴唇,我们可是没有缘分的恋人啊!”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和你是一个系的,比你们高了一级,我们的教室是门对门的……”
奇怪,一般来说别说是一个系的,就是一个大学的见了也会面熟的。我说“好像认识吧?哦,原来你也在某校上过学吗?”说来说去我们就认识了。不过他说的在大学时就是我的恋人的这个人在我脑子里一点印象也没有。正在我无言可答时音乐停下了。我们一连跳了两场他又到我面前请我跳。这次我便主动地站了起来,因为在一个系面对面的一个教室里上过学便可以称作同学了。是同学就用不着那么谨慎小心。关于我的恋人的话,那只是我校园生活的一个故事而已。这次我俩欢欢喜喜地跳舞,玩得特别开心。他夸我一点也没变,还是那么年轻那么漂亮,不知是乌鲁木齐的女人不老还是漂亮女人不老。我说:“你在说假话吧,夸奖别人也得符合实际呀,即便是夸奖也得用你的魅力和优美的语言来夸奖吧,你这种话骗得了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女孩,可骗不了像我这种年龄的女人了。”实际上,我对他的夸奖倒觉得美滋滋的,我若对他这样直说了他反而会觉得我在说假话,如今哪个女人不爱听别人的夸奖,尤其是男人的夸奖?尤其像我这样即将失去青春年华,家庭生活亮出红灯而束手无策,如在晚秋即将凋零的花朵,看着日渐憔悴的面容而失去信心的女人,听到这样的夸奖怎能不兴奋怎能不激动呢?
那天晚上,为了同学的心意,破例等到最后才退场。我和两个女同事好几次说想走,因为前面大家已经知道我俩是同学关系,同事们都说:你们是二十年没见过面的同学,好不容易才见了一次面,咋能提前退场呢。晚宴结束时,因为那两个女同事住在一个院子里,便让她们坐单位的车回家了,他们让我的“同学”打的送我回家。
 
外面下起了雨滴。与其他人告别后,我们便打上一辆出租车。我的同学没有坐在出租车前边,而是坐在后边靠在我身边,虽然我的心里有些忐忑,可晚上出租车司机不让男人坐前边,也许他是为了这个,或者刚才他打开车门让我时我为了他的一片心意而没有坐在前边,想到这些,我稍微往旁边挪动了一下。过了一会儿,他说起他的老婆孩子来了。他突然问我“明天你有时间吗?”,虽然我喝了几杯红酒头有些晕,脑子却很清醒,尤其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我的神经处在高度戒备状态。我很快便用疑问的目光望着他。“让你受惊了吗?”他笑笑说:“别怕,没有别的意思,我想给我妻子买上两三套好看一点的名牌服装,自己不好挑选,因此想让你陪我上街去。”听了他的这番话,我的心才平静了些。虽然绷紧的神经松驰了些,但陪着一个男人去逛街,我想不那么恰当,也许我的迟疑被他理解错了。他盯着我的眼睛说:“我想趁这个机会给你也买点东西留作纪念。”他的这句话尤其是他不正经地盯着我的眼睛的神态,让我着实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战,一种受辱的感觉涌上心头,我冷冷地说:“谢谢,我什么都有,别生气,再说明天我没时间。”
也许是他酒气发作还是他没察觉我已经生气了,还是有意识地仍旧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说:“如果明天没有时间,改天也行吧?告诉我你的电话,我给你打电话。”我说:“对不起,我的电话丢了,还没买新的。”我说着,离他更远了一些。到家还有好一段路程。我心想越是着急这路越远,夜里大着胆子跟一个陌生男人坐在一个车上,我越想越恨自己。他说:“你怕什么,我不会吃掉你的,你就放心地坐过来吧!”他这样说着便想拉我的胳膊,我轻轻摇晃了一下抽出了胳膊,没有说什么只是朝车窗外看着,他说:“开个玩笑你也生气了吗?”他又有意识地盯着我的眼睛。我说:“知道我生气了你就老实点,要么我就在这儿下车。”我这样说着,厌烦地瞪了他一眼,而后便转身朝车窗外看着。“哎哟嗨,你这是咋了,你也看我一眼啊!”他把双手从我的肩膀上伸过来,头快要挨到我的脸上。我气得用全身的力气把他推了过去,并对着司机喊叫道“停车,我说停车!”我发疯似地喊叫着并胡乱旋转着车门上的把手。司机一个急刹车,车身往前滑了滑停下了。司机叫着:“哎,别从这边下,想找死吗?”我连听也没听便奔下了车。“不识抬举……”我只听到下车时我的“同学” 咬牙切齿地对我说的这句话……
外面大雨滂沱,我在马路全力奔跑着,眼里流淌的泪水和着雨水从脸上流到我的身上。耳畔不停地重复着“不识抬举,不识抬举”的话……神志好像已经昏迷,哪里顾得上从脸上哗哗地往下流淌的雨水的冰凉和被高跟鞋卡疼的脚,这些一点也没感觉。是的,比起心灵的疼痛,肉体的疼痛又算得了什么?我的“同学”在这个晚上把我好好戏弄了一顿,如果我是个自重的女人,就不会去那种场合,无论多亲的同学也不会轻易相信一个陌生男人的话在夜里和他同乘一辆车,为了自己男人的一次过错,就不会来这里惩罚他,惩罚自己,就不会忘记一个女人的责任、义务和该做的事情……就这样跑着,不知什么时候才回到家。我像一只落汤鸡,哆哆嗦嗦钻进卫生间洗了脸,洗了脚,从衣柜里拿了一件厚一点的睡衣穿上,浑身却一直在发抖。看来,冰冷已经渗透了我的全身。为了不弄醒阿尔斯兰,做这些事情时,我没开卧室的灯,是在黑暗中完成的。我到床前凝视了他一会儿。他闭着眼睛静静地睡着。我估计他没睡着。如果这时候他转过来说一句话,我就会扑进他的怀里。可是自从那天说了“快收回你那脏手吧”的话后,他在床上再也不跟我讲话了。不知道上床后我看着他坐了多久。穿着厚厚的睡衣钻进被窝睡下后,仍然没有一丝暖和的感觉,而是越来越冷,瑟瑟发抖,感到寒冷、孤独。刚才遇到的侮辱与悔恨加在一起,眼里不住地流着泪水。后来,我把枕头往他的枕头前移了移,并颤抖着喃喃自语道:“阿尔斯兰,我特别冷……”我的话语后来连成哭泣声,他好像在等着我的这句话似的即刻转到我这边将我搂进怀里,我的头枕在他的臂上抽泣着,热泪在在脸上流淌……

 555新疆文学网

 555新疆文学网

 555新疆文学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新疆文学网《新疆人物》杂志编辑部 宣 站长主编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技术支持:数字西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