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立勃小说的意义

作者:胡沛萍
字体:
时间:2010-10-14
来源:本站原创
关注:[10]

    2003年以来,一位新疆作家的作品不断受到人们的关注。 aaa新疆文学网
  这位作家名叫董立勃,这些作品分别是《烈日》、《白豆》、《静静的下野地》、《清白》、《米香》等。尤其是《白豆》和《静静的下野地》更使他声名鹊起,在文坛吹起了一股新疆旋风。董立勃的小说能够引起人们的注意,这说明他的小说肯定有某种特别的意义。把董立勃及其作品放置到当代中国文学创作的大背景下,我们不难发现他和他的作品所具有的深远意义。 aaa新疆文学网
  一 aaa新疆文学网
  对那个年代的讲述当代中国文学已经在多个领域内开辟了自己的创作题材,可以这样说,许多领域都已经留下了不同作家开垦的足迹。比如说伤痕文学、反思文学和知青文学对“文革”的叙述和反思;改革文学对中国改革开放的叙述和思考;寻根文学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与现代性审视;都市文学对城市中小市民琐碎、繁杂、卑微生活的叙述与描写;新历史主义小说对以往历史的新的认识和解读等。这些不同流派的文学创作几乎都是在竭尽全力地寻找着新的文学生长点,希望能够用更加新颖的题材和视角全面反映当代中国的历史和社会发展状况。然而就在这种情况下,有一个历史现象被大多数的作家遗忘了,也渐渐被其他领域的人们遗忘了。这一历史现象就是五十多年前那场新疆建设兵团开发边疆的热火朝天的生产运动,以及由这场运动辐射而产生的其他方面的人生故事和爱恨情仇。这一领域无疑是一个绝好的、有待挖掘的丰富资源,但不知什么原因,这块文学沃土却迟迟没有人去开垦。历史把这一任务交给了董立勃,而董立勃也不失时机地抓住了这个机会,挑起了这个文学的担子。这表现了一个作家所具有的自觉的创作意识和敏锐的创作视角。董立勃非常自信而深情地认为:“西部垦荒,是一件伟大而悲壮的事,还表现得很不够。成功的垦荒小说比较少,我还要努力,希望能有更多作家,把目光投向西部。这里的文学矿藏,还没有被开发出来。”①“我觉得在上一辈人身上,他们的一种奉献精神依然感动着我。如果真有什么想法,就是想要告诉读者:20世纪50年代,在中国西部的荒野上,有一批年轻人把他们自己的全部都奉献出来了。我还想展示的是人性中美丽的、闪耀着人性光辉的那部分东西。我想,不管写什么、写哪个地方、写哪个时代的人,人性中真正动人的、温暖的部分,实际上会感动所有的人,它们是永恒的。不管生活在哪个时代的人们,生活境况如何,对美的渴望是永远的。”②董立勃想到了,也做到了,并且做得不错。蛰居多年的董立勃把目光坚定不移地投注到了这块文学的沃土上,开始了耕耘。短短二三年的时间,他就以垦荒为题材和背景创作出了五部长篇小说,并得到了读者的认可和评论家们的好评,其质量和数量可见一斑。写别人没有写过的东西,为当代文学输入新的气息,这就是董立勃小说的意义。毫无疑问,它们为当代文学开辟了一个新的创作领域,揭开了半个世纪以前曾经存在过,但被我们的当代文学忘记已经很久了的那段历史的面纱的一角。它们让我们从文学的角度体验和审视了那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年代里发生在遥远边疆的动人故事。它们让那些曾经在那里生活过的人们又一次看到了留下他们血汗和足迹的那片土地上曾经涌动过的青春气息和生命活力。董立勃的小说,是对当代中国文坛的一个不小的贡献,正如他自己所说:“从地域上讲,我生活在西部,写的也是发生在西部的事儿,大部分是垦荒题材,所以把我归为西部作家或垦荒作家都是可以的。”③从此,在当代文学的题材领域里又增添了一种可以叫做“垦荒”的小说,它们是对曾经存在过的那个年代所发生的故事的审美性的讲述。在我看来,董立勃在文学题材方面的这种开拓与现代文学史上艾芜对西南边地的描写以及沈从文对湘西世界的叙述具有同等重要的意义。 aaa新疆文学网
  二 aaa新疆文学网
  在这个年代的讲述中国文学(尤其是小说创作)自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就逐渐失去了文学应有的神圣性。在市场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作家们已不再坚守文学应有的使命,文学不再以扬善惩恶,追求美好的品质为最终的目标,创作开始出现了以大胆揭露人性中丑恶与卑微为主题的倾向。在众多作家的作品中,人已经不再高尚,人性已不再辉煌,追求和谈论人性的高尚和辉煌就是在冬天里谈论关于夏天的童话。社会风气变了,人性变了,人们的观念变了,总之,有关美好的东西存在的所有环境都变了。于是在我们这个时代,许多文学家成了文明社会的“野蛮人和粗鲁者”。英国诗人雪莱曾经不无骄傲地说“诗人是不被承认的立法者”。雪莱说这话时,一定对“诗人”这一神圣的职业充满了敬意,对诗人的作用有着积极向上的乐观估计,自然也是一种厚望。然而,在我们的时代,文学家们已经顾不上考虑这么多了,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在这个充满消费气息的社会里丧失了真正意义上的“诗人”的品质和信心。他们信奉“文学诚可贵,金钱价更高”的生活信条和商业律令,在他们的作品中已经看不到人身上具有的真善美等品质,所有的人都在欲望的烂泥中拼搏和挣扎,人比低等动物还低等。然而董立勃却有些偏执,他不相信人没有美德,他不相信人不追求美好的东西,他不相信人没有宽容心和怜悯心。他说:“在白豆的身上体现了我对女性的理想,甚至是对整个人类的理想。这些女性很单纯,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提防,她们用善良对待身边的人和事,她们承受了很多伤害,几乎都是默默地忍受,但她们性格中有很固执的方面,比如对理想对爱情的追求。白豆的故事能引起那么多人共鸣,我想,很重要一个原因,她身上洋溢的人性美,是人们内心深处所渴望的,它和时代,和政治,和时尚,和贫富都没有关系,只要是人,都会被这种魅力所吸引。”④于是他在作品中塑造了一个又一个善良、宽容、坚韧的妇女形象。同时他总是用一种善待人物的情怀书写笔下的人和事,从不用“恶毒”的笔调丑化他的文学世界。在他的《白豆》这部作品中,白豆是一个理想化的人物,她几乎没有缺点,真正是洁白如雪。我们不要责怪董立勃过于理想化的创作倾向,我们也无须用现实中的不完美和丑陋的现象为借口来指责白豆是“虚假”的,并因此对作者报以嘲弄和讥讽的态度。在文学中就算是出于想象的东西,只要能够反映社会的审美要求,也不失为一种符合艺术创作规律的选择。让我们回到自己的内心深处,让我们逃离喧闹的现实生活,让我们的情感与想象在美与善的海洋里遨游一次,哪怕我们明知那是短暂而虚幻的。难道这不是一种生活的享受吗?难道这不是我们内心所渴望的吗?当那些“美女作家”和“身体写作”的作家在时尚、欲望的驱使下进行着“下半身写作”、“肉体写作”的时候,当曾经象征着美与善的女性在他们的作品中被丑化、恶俗化、甚至禽兽化的时候,这些写作者丑化和击毁的不仅仅是原有的贤妻良母、淑女佳人的美好形象,而且是人们心目中永远都不应该丢弃的真善美的信念。在他们的作品中,女性是欲望的代名词,为了自己的目的,在任何情况下,任何地点,随时都能出卖自己的灵魂与肉体。这些女性已经看透了商业社会的运作规律和玩耍的把戏,她们在心甘情愿地出卖自己的时候,也出卖着人类美好的愿望和美丽的人性。我们不知道这类文学作品所追求的欲望化的表现和丑化人类自身的描写在多大程度上体现了文学追求精神价值的理想,倒是这类作品中普遍泛滥的不健康的各种因素在侵蚀着人们的身心健康。“文学创作有一切的理由享用自以为是的自由,但文学显然不应该抽取作为文学最具本质的属性。文学的建设作用于人的精神。作为物质世界不可缺少的补充,文学营造超越现实的理想世界。文学不可捉摸的功效在人的灵魂,它可以忽略一切,但不可忽视的是它始终使人提高和提升。”⑤从目前中国文坛低迷、庸俗的创作状况与文学的提高和提升人的这一属性所形成的强烈反差来看,我们不应该用现实生活去“匡正”小说中的白豆以及与白豆类似的人物形象。我相信这也是作家自己美好愿望的具体化,形象化。对当代文坛和现实生活来说,董立勃塑造的一系列人物形象以及由此而表现出的精神追求是对美丽人性在审美向度上的深情呼唤和救赎,尽管这样的呼唤和救赎是很无力的。评论家孟繁华说:“《白豆》的写作,使我们重新想起了18、19世纪批判现实主义的文学传统,想起了文学是人学的古老命题。无论社会、时代发生怎样的变化,人性的本质是不会变的。在反对本质主义判断的同时,对人性不能没有价值判断。《白豆》在延续了关怀人性这一传统的同时,也对文学的悲剧力量给予了新的肯定。这使文学获得了某种力量。”⑥我想,读过《白豆》的读者,只要他还相信人世间存在善良人性和人世间需要善良人性,那他就会有这样的感受。董立勃在这个年代的讲述毫无疑问给中国文坛带来了新的气息,因为在当下这个思想弱化、人性丑化的年代里,文学的人性关怀和道德救赎是弥足珍贵的。他的作品所表现的内容也许像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楼,但美丽奇幻的海市蜃楼终究能唤起人们的美好感情和激起人们追寻美好生活的冲动。对于被欲望笼罩的当代文坛来说,这是一种坚定的反拨;对于在繁忙中劳顿的人们来说,这是一种安慰与感动。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上级主(监)管单位: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和自治区网信办 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技术:果树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