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安巴依的金子

作者:赵光鸣
字体:
时间:2010-10-14
来源:
关注:1214000

  1jjj新疆文学网

jjj新疆文学网
  工作组进驻代尔维什乡不久,我就从乡政府隔壁的营业食堂听到一条惊人的消息:托洛巴克村一个外号叫“盘羊”的小伙子,在台勒维曲克河上游的一片荒滩上牧羊时,拾到了一块金币,同时还在出现金币的沙堆里,刨出一件现在已经没有人穿的过时的袷袢,而那袷袢的底衬里,缝着一块像手鼓那样大的羊皮图,上面画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图案。盘羊对破袷袢和羊皮图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第二块或第三块金币,甚至更多的金币。从那天开始,小伙子瞒着所有的村人,用坎土曼在那些沙堆里刨了半个月,直到刨得筋疲力尽,第二块金币也不曾出现,这才不得不放弃疯狂的发外路财的念头。jjj新疆文学网
  发布这条消息的人,是大嗓门的食堂帮工居马洪。他是托洛巴克村的人,认识那个年轻的牧羊人。不像是无中生有,还说盘羊把那块金币卖给了喀什城里的一个收藏家,得到了一千块钱的报酬,一千块钱不是一个小数目,对于贫穷的托洛巴克村人来说,在田地里辛苦一年,所有的收成加在一起,然后扣除掉这费那费,最后能装进腰包的钱不会比这个数更多。居马洪说自从盘羊发了这笔外路财后,在那个荒无人烟的大沙滩上,就经常有人在那里徘徊,不但有托洛巴克的人,还有些陌生的外村人,手里都拿着坎土曼或刨锄,眼睛瞪得比驼铃还要大,这些固执的人们都相信幸运之神会让自己得到第二块金币,说不定还有比金币更好的东西呢。jjj新疆文学网
  “他们把那儿挖了个底朝天,连干涸的河床都没有放过,要不台勒维曲克的河水最近怎么会变浑了呢?”居马洪粗声大气地说。jjj新疆文学网
  “我听说连托里斯买里斯村都去人了,那个游手好闲的二流子买吾兰就算一个,他有一个奇怪的想法,说那些金币说不定是几十年前江安巴依埋下的呢!”jjj新疆文学网
  说这话的是乡街上的鞍匠托皮克,他说的江安巴依就是布塔村的金巴依。那是个长寿的安集延老人。jjj新疆文学网
  “所有的懒汉都会这么异想天开!”居马洪说,“江安巴依真埋了金子,怎么会一直过着乞丐一样的穷日子?”jjj新疆文学网
  “老人的日子确实过得非常拮据,但是居马洪哥,别忘了他活到了一百岁了还继续活着,在代尔维什这个穷地方,无儿无女的老人活过一百岁的还有第二个吗?他长寿的秘诀在哪里?你想过这个问题吗?说不定正是那些不见天日的金子让他有了长寿的底气呢!”jjj新疆文学网
  喜欢在营业食堂扎堆的人只要出现一个话题,就会无休止地争论下去。但我关心的是居马洪提到的那个收藏家,他让我立刻想到了我的朋友米鸠什先生,如果盘羊把金币卖给了米鸠什,那么米鸠什更看重的应该是那件过时的袷袢,和那张绘有奇怪图案的羊皮图。jjj新疆文学网
  我问居马洪,知道喀什城里那位收藏家叫什么名字吗?盘羊出卖金币的同时,是否把破袷袢和羊皮图一起卖给了收藏家?jjj新疆文学网
  居马洪想了想,说,“我不知道那个家伙叫什么名字,他们交易完成,我正好有事回到托洛巴克村,见了那人一面,他骑在一头灰驴上,面色红得就像新鲜羊肝一样,长着一只漂亮的鹰钩鼻子,看他的样子,好像非常得意,我回到乡里,他还在乡街上跟驴主人热合满聊天呢,两个人喝掉了两瓶二锅头,眼睛红得像吃了死人肉一样。”jjj新疆文学网
  我立刻就想到这位收藏家是谁了,于是给喀什城里的米鸠什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代尔维什这边发生的这档子事情,并且告诉他,他的前小舅子米吉提这回捷足先登了。米鸠什在手机里笑着说,这事儿他已经听说了,他本来准备要跑一趟托洛巴克村的,既然那个可爱的流浪汉已经去了,他就不打算再来了。jjj新疆文学网
  “就让米吉提去折腾吧!如果他能找出更多的金银财宝,我会为他高兴的,毕竟我做过他两年的姐夫啊。”jjj新疆文学网

jjj新疆文学网
  2jjj新疆文学网

jjj新疆文学网
  托洛巴克村距离代尔维什乡政府大约有三十公里,不算远,但位置荒僻。全村只有三十五户人家,都住在歪歪扭扭的土坯屋里,这里的土地经常受到流沙的侵袭,西北方向的那个穆尔舒克沙漠只要一起风,沙子就会铺天盖地地朝村子和田地刮过来,风沙过后,浮尘经久不退,所以这地方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jjj新疆文学网
  工作组的胡组长让我到这个村子了解一下挖宝的情况,落实一下是否确有其事。jjj新疆文学网
  我到了村里后,村长普拉提就把我带到那个发现金币的地方,那地方离村子约有四公里,是一片起伏的沙丘,果然有一些人在那些沙丘里刨挖着,个个蓬头垢面但神情专注,他们中间的有些人显然做了长期在这里找宝的准备,在河边的平沙上支起了锅灶,锅灶旁边堆着卷起的被褥。这些人当然都是远道来的外乡人。普拉提把本村人劝回去了,但这些外乡人不听他的。他们认为穆尔舒克沙漠是中国的沙漠,不是托洛巴克村的沙漠,托洛巴克村的村长管不着他们。jjj新疆文学网
  普拉提对这些赶不走的外乡人非常气愤,说这里的沙丘原来都是长着红柳和梭梭的,现在被他们刨得只剩了光秃秃的裸丘,被他们糟踏的还有台勒维曲克河的河床,裸岸的大片沙土层被挖得狼藉一片,到处都扔着从地里刨出的青灰的石块。这个季节正在枯水期,河水萎缩,看得出来,两岸的河床原来是没有石头的,淘宝的人们对藏在地层上万年的石头都没有放过。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939号

 技术:果树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