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克新]老乡吃了就走(二)

作者: 王克新
字体:
时间:2013-06-14
来源: 本站原创
关注:[10]

 HHH新疆文学网

新学年,俊杰开始了他的大学生活,初来乍到,一切都是新鲜的,富有生活的诗情画意,城里头,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比肩继踵的喧闹,永远走不完地人流,全是匆匆忙忙,没有停下脚步的那一刻。来校报到两天了,他在城里好好地过了一把瘾,这里是比农场好多了,一切都是美轮美奂,充满了现代都市人生活的气息。公园里涟漪地湖水,婀娜多姿地垂柳,卿卿我我地情侣倩影,悠然自得地晨练,和光同尘的垂钓,不夜城灯红酒绿,俊男靓女,出神入化地出入在霓红灯的闪烁中。真的要比那个死气沉沉地沙海半岛的生活质量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
陈俊杰是帅哥式的哥们,身材挺拨,均称,人材有模有样,不用多讲,是女孩们追逐和喜欢那种,不光是内部材料过硬,连对生活质量标准要求,都与众不同,不起眼地家庭并没有对他有丝毫的影响,相反,迫使他更加发奋,出人头地。他懂得中国是个讲名头地国家,社会地位的卑微,和穷酸地家庭出身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在学业上除了自己努力发奋外,还要用不一样地角度看这个世界,不断地修饰自己,不断包装裸露在外寒的酸相,只有这样才能赢得世俗的认可,这是他自个儿悟出的真理真谛。
不错!他一反常态进了一回精品品牌服装店,出手阔绰地买了一套中高档西服,一番讨价还价后,终于在试衣镜前穿上这套西服,站在镜子前俊男的形象和衣服地搭配,人一下子从土里土气跨入潇洒儒雅行列,佛靠金装,人靠衣装不是没有道理。当他油头粉面,西装革履的走进教室时,所有同学目瞪口呆地瞪圆了眼睛盯住他,所有的眼球都被他深深地吸引住,全是一片“啧、啧声”。第一次自我的展示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顾及地闪显了一回。女生们更是毫不吝啬地记住了他,风流倜傥的那一面。
国庆假期地一个下午,一位同班女生在回宿舍的林荫小道上叫住了他,“陈俊杰,国庆长假准备到什么地方去玩?”周静怡问道。
“是你在问我吗?”陈俊杰没料到有女生跟自己搭话,还是个漂亮地女生,而且话语中带着一点邀请的味道。头一次和女生单独说话,他的脸颊又红又烧。
“是我!我问你国庆长假到什么地方去玩?”
“哦,我还没有想好,也没有做出去玩的打算!不怕你笑话,我从未出过门,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才好。”
女生用甜甜地笑靥冲他一乐,闪动亮亮地眸子说:“要是你不反对,我们明天就去天池玩!”
“行吧!随你!”
“那可说好了,就我们俩,不许约别人!明天校院后门“星荟书屋”见,再见!”
“再见!”稀里糊涂,毫无思想准备地陈俊杰就这样第一次和异性女生单独出行。过后同房的哥们对他的行踪说得云来雾去,搞不清这小帅哥的动静,到底有多大。
秋高气爽,黄金季节,这是新疆一年中最美,流光溢彩,叫人心醉的时段。溶溶地秋阳中阵阵微风吹来了,瓜果的飘香,如一杯甘甜淳香的美酒沁入心脾,无不陶醉在欲仙欲醉地美妙世界里。
今天,陈俊杰穿的异常别致,周静怡更像是一朵出水的芙蓉,亭亭玉立,两个人按约如至,见面时相对一笑,从心里涌出一股幸福阳光。两人的妆束打扮吸引了周围不少地目光,众人的眼里这对恋人太美了,真是郎貌女貌,天地创造。一直拘谨,害羞不敢牵手并行。当周围双双对对情人毫无顾及,落落大方时,他的心跳开始加速。眼睛不由地抬头望了一眼同伴周静怡,她的眼睛里其实早已放出炙热夺目地光,手早做好了等待的渴望,心想,小帅哥,此刻不牵等待何时,红了脸的陈俊杰笨拙地牵起周静怡的手,他有点晕眩,从没有接触过这么温柔地手,有点无所适从。
牵住你的手,是上天给你的理由,握住你的手像太阳和月亮在交流。
美丽地天池湖畔,儳岩的石头上,两个人望着天,看着湖水荡起的涟波,蓝天和白云的缠绵,无限地遐想撞开了他们的心扉。
“你怎么想起约我到这里?”
“你说呢?”
“不知道!”
“真笨,不知是大智惹愚,还是本来就先天性的迟钝!”她说了不仑不类的一句。
“我常在笨包面打瞌睡,总是醒不过来,即使醒了也是笨醒的。”陈俊杰调皮地回答。
“你喜欢我吗?”
“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就觉你和我是同路人,带着前辈子的缘份,你说呢!你有何感想?”
“感想谈不上,感觉倒还有几分,带着入骨和心动的感觉。”
“这么说,你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
“知道,太知道了,心里想的就像歌中唱的那样。”
“看样子有点开窍了,是灵魂被感动带出来的感觉。”
“你看,天上的那两朵云,多像你和我。”
“在哪儿,我怎么没看见?”
“回头往那边瞧,周静怡回头望着天空,在寻找他说的那两朵云。一个滚烫滚烫地吻印在他的脸上,她回头地猛然间,看到陈俊杰眼中的那道光芒,象朝霞,灿烂无限。
两个人愉快地回到了学校,这一晚陈俊杰失眠了,辗转反侧,难道这就是初恋?就是爱情的味道?刚开始就这么折磨人,以后发展下去还让不让人活了,不会是—死去活来吧?”
二十岁,是人生最美,最富有幻想的年龄,带着诱人的梦想。第一个假期,各人回到自己的家,陈俊杰一回到家,以前的感觉又来了,不光是那种死气沉沉,连春节这样热闹地节日气氛,也比不上一次同学们之间的生日聚会(PART)热闹。心里不知为什么空落落地,格外地慌乱,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只想早点结束这讨厌、单调地假期,立刻赶回学校。
今天是除夕,陈老汉早早地就准备好了年货。儿子放假回来了,全家在一起吃顿团年饭,多么高兴地事儿,兴奋地像个孩子的他破例给自己放了几天假,今年是老伴走后吃的一次团年饭,看到孩子们给老伴摆上碗筷和斟满了酒,他的心里涌了一股涩涩地苦味。
陈老汉端起自己面前的酒干了,又端起老伴地酒洒在地上,用快乐和伤感加在一起的口气说:“孩子他妈!今天过年了,高兴点,孩子全在,你该吃吃、该喝喝,别想其它!大家都好,都想你!来!给你妈再敬杯酒。”孩子们站了起来,端起酒。
孩子们依次给父亲敬了酒,全家在祥和和欢乐的气氛中吃了顿团年饭。
说起酒,陈老汉平时也闷上一两口,一来是驱赶一天劳累奔波的疲惫,二来是缓解心中的那份郁闷和精神压力,四个孩子都是读书的料,大的已经看见曙光了,可还有三个,三个能否考取?当然这还不是最耽心的,假如考取,一个接一个,可需要一大笔票子哇!砸断骨头能换来几个钱?四个像不像一窝嗷嗷待哺地小狗仔儿。凭孩子们的能耐,将来都有出息,都能光宗耀祖。他心里即高兴又发愁。孩子们只顾沉浸在节日欢乐的之中,讨论人生的甘甜,丝毫没有察觉父亲的苦恼与忧愁。
“爸,过年了·别心烦,别伤感,实在不行,我不上大学出去挣钱养活这个家,让弟弟妹妹上大学!”大女儿俊蓉对父亲说。
“胡说!你什么时候产生的这种想法!闺女,可别这么想,你要是这样想,不是等于拿刀子杀老爹吗?不行!不行!老爹怕的就是这,你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陈老汉急了,说话连急带呛,竟咳嗽起来,脸憋的青紫。
“爸!别急!别急!我看你太劳累,又整天叹气,所以就……所以就产生这种想法!”
“闺女!记住,虽然你妈不在了,但你老爹说啥也不能亏了你们几个,我的骨子里有一种宁折不弯的骨气,你们都给我争点囊气,别让我灰了心,老爹就是为你们几个将来有出息,能出人头地,混出个人样来而活着的,老爹比不得你们,上学读书长学问,但我的手是个搂钱的耙子,能供得起你们几个。”说到这儿,陈老汉的眼中流露出幸福自信地目光。
初夕、初一两天过去了,陈老汉又吆喝起毛驴车,开始了收购,穿了两天的新衣服又摆进了柜子。
“爸!我想!”儿子俊杰说话吞吞吐吐。
“想什么,说,别绕!我明儿一早还要收……”
“年也过完了,我想早一点回学校。”俊杰终于道破。
“假期不是还早吗?怎么,在家里憋屈?没吃好?想吃什么,你们几个自己弄,啥都有,回校?没开学,食堂又不开伙,到哪里吃饭,吃馆子?咱这条件不允许,听爸的话儿,在家将就点,等开学提前两天走,爸早就给你准备好了一切费用和零用钱!”陈老汉说完进了他的房间休息。
陈俊杰无话可说,心里的那份恐慌和忐忑依然那么强烈。
周静怡呢?表面上看起比较沉稳,心里头也是慌乱和不安。常常一个人陷入沉思。这些都没能逃过母亲的眼睛,母亲知道,女儿的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有一种深藏地秘密,直官感觉告诉她,女儿恋爱了,女儿那双深沉地眼睛已经明白地向她表明,有男朋友了,母亲把这细微地变化说给了老头子“咱们女儿可能有男朋友了,说不定正在热恋!”
“哦!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我也是最近几天才看出来的,女儿的性格及平常生活都起了变化,一副魂不守舍地样子已经告诉我,当年的我不就是那样嘛!”周妈妈对着惊诧地老头子说道。
“小,还小,才二十岁,刚入校门,思想认识、应变能力驾驭事物的本领,基本生活的自理程度没达到,加上单纯嫩也,嫩也。”
“你个鬼老头,老会说小、嫩,会不会说点别的,到底该怎么办?你得想个法子,现在社会环境如此之差,复杂,我怕她上当,号亏。不行!我得问清楚,然后打……”
“然后打什么?打人?”
“那到不是,打消她这个想法,让她断了这个念头!”
“疏、疏导,别压,别施高压政策,不然会适得其反,还是先搞明情况再说,别捕风捉影,伤了孩子的自尊心。”
“静怡!”
“妈!”周静怡见母亲来到她的房间,不自然地坐下,脸上堆满了一大堆问题和困惑,妈妈的来到会有什么事?
“静怡!这些天我见你魂不守舍,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妈妈,讲出来妈妈听听!”
“没有,妈妈,我这不是好好地,哪有什么魂不守舍,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一切正常,妈!你怎么会突然问我这么奇怪的问题?”
“孩子,妈妈的眼睛是长来观察事物的,不是光用来摆设,说吧!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已经热恋了!”
静怡没敢抬头看妈妈,心里想“姜还是老的辣,老道!老练!这么尖锐地眼睛,怕早已看穿了她那点沉稳的小伎俩儿,看样子,不说是不行了,只有坦白,才有出路。少女初开的心扉,没来得及掩饰和伪装,就被她老人家看穿破,太厉害,太老道。”
周妈妈听完女儿一五一十地表述,足足楞了五分钟之多,才用淡然处之地镇定说:“两个人太小,应付不了纷乱的世俗和红尘,太年青了,不应该发生的事,没想到哇!”
“妈,你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你不是要极力反对吧?”周静怡露出惶恐不安地神色。
“妈妈不但是反对,还是坚决反对,一个刚进校门的大学生,应该知道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该做的,起码是眼下现在不能做的,不务正业,过早恋爱是要吃苦头的,你现在中心内容不是恋爱,是求知。再说你现在还很稚嫩,分辨不清真假,很容易上当,你说他人聪明,人材好,心呢?不知道吧!我告诉你,小帅哥,小白脸,往往是最靠不住的,女人怕的就是这些人,没有责任心!靠模样混人,我说过,有一天男人死光了,也别找这种人,不然会后悔一辈子!痛苦一生!”
“妈,你这些都是奇淡怪论,谬论,十足地世俗偏见,什么帅哥小白脸靠不住,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找爸爸这样的白面书生,而且还是哭死哭活,非他不嫁呢?妈!不是世上的白面书生,小白脸都是你想象中的人!”
女儿和妈妈反唇相讥,谁也说服不了谁,不但没劝好女儿,反倒女儿劝说了她,搞的她满脸泪花,一肚子地怨气。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是母亲扔给她的一句,话里显然有一种无耐地回避。
开学了,两个人熬过了思念对方地艰难日子,重新驾驶起满载幸福爱情的快车,驶向理想的快车道。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上级主(监)管单位: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和自治区网信办 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技术:果树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