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克新]老乡吃了就走(二)

作者: 王克新
字体:
时间:2013-06-14
来源: 本站原创
关注:1211570

 GGG新疆文学网

新学年,俊杰开始了他的大学生活,初来乍到,一切都是新鲜的,富有生活的诗情画意,城里头,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比肩继踵的喧闹,永远走不完地人流,全是匆匆忙忙,没有停下脚步的那一刻。来校报到两天了,他在城里好好地过了一把瘾,这里是比农场好多了,一切都是美轮美奂,充满了现代都市人生活的气息。公园里涟漪地湖水,婀娜多姿地垂柳,卿卿我我地情侣倩影,悠然自得地晨练,和光同尘的垂钓,不夜城灯红酒绿,俊男靓女,出神入化地出入在霓红灯的闪烁中。真的要比那个死气沉沉地沙海半岛的生活质量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
陈俊杰是帅哥式的哥们,身材挺拨,均称,人材有模有样,不用多讲,是女孩们追逐和喜欢那种,不光是内部材料过硬,连对生活质量标准要求,都与众不同,不起眼地家庭并没有对他有丝毫的影响,相反,迫使他更加发奋,出人头地。他懂得中国是个讲名头地国家,社会地位的卑微,和穷酸地家庭出身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在学业上除了自己努力发奋外,还要用不一样地角度看这个世界,不断地修饰自己,不断包装裸露在外寒的酸相,只有这样才能赢得世俗的认可,这是他自个儿悟出的真理真谛。
不错!他一反常态进了一回精品品牌服装店,出手阔绰地买了一套中高档西服,一番讨价还价后,终于在试衣镜前穿上这套西服,站在镜子前俊男的形象和衣服地搭配,人一下子从土里土气跨入潇洒儒雅行列,佛靠金装,人靠衣装不是没有道理。当他油头粉面,西装革履的走进教室时,所有同学目瞪口呆地瞪圆了眼睛盯住他,所有的眼球都被他深深地吸引住,全是一片“啧、啧声”。第一次自我的展示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顾及地闪显了一回。女生们更是毫不吝啬地记住了他,风流倜傥的那一面。
国庆假期地一个下午,一位同班女生在回宿舍的林荫小道上叫住了他,“陈俊杰,国庆长假准备到什么地方去玩?”周静怡问道。
“是你在问我吗?”陈俊杰没料到有女生跟自己搭话,还是个漂亮地女生,而且话语中带着一点邀请的味道。头一次和女生单独说话,他的脸颊又红又烧。
“是我!我问你国庆长假到什么地方去玩?”
“哦,我还没有想好,也没有做出去玩的打算!不怕你笑话,我从未出过门,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才好。”
女生用甜甜地笑靥冲他一乐,闪动亮亮地眸子说:“要是你不反对,我们明天就去天池玩!”
“行吧!随你!”
“那可说好了,就我们俩,不许约别人!明天校院后门“星荟书屋”见,再见!”
“再见!”稀里糊涂,毫无思想准备地陈俊杰就这样第一次和异性女生单独出行。过后同房的哥们对他的行踪说得云来雾去,搞不清这小帅哥的动静,到底有多大。
秋高气爽,黄金季节,这是新疆一年中最美,流光溢彩,叫人心醉的时段。溶溶地秋阳中阵阵微风吹来了,瓜果的飘香,如一杯甘甜淳香的美酒沁入心脾,无不陶醉在欲仙欲醉地美妙世界里。
今天,陈俊杰穿的异常别致,周静怡更像是一朵出水的芙蓉,亭亭玉立,两个人按约如至,见面时相对一笑,从心里涌出一股幸福阳光。两人的妆束打扮吸引了周围不少地目光,众人的眼里这对恋人太美了,真是郎貌女貌,天地创造。一直拘谨,害羞不敢牵手并行。当周围双双对对情人毫无顾及,落落大方时,他的心跳开始加速。眼睛不由地抬头望了一眼同伴周静怡,她的眼睛里其实早已放出炙热夺目地光,手早做好了等待的渴望,心想,小帅哥,此刻不牵等待何时,红了脸的陈俊杰笨拙地牵起周静怡的手,他有点晕眩,从没有接触过这么温柔地手,有点无所适从。
牵住你的手,是上天给你的理由,握住你的手像太阳和月亮在交流。
美丽地天池湖畔,儳岩的石头上,两个人望着天,看着湖水荡起的涟波,蓝天和白云的缠绵,无限地遐想撞开了他们的心扉。
“你怎么想起约我到这里?”
“你说呢?”
“不知道!”
“真笨,不知是大智惹愚,还是本来就先天性的迟钝!”她说了不仑不类的一句。
“我常在笨包面打瞌睡,总是醒不过来,即使醒了也是笨醒的。”陈俊杰调皮地回答。
“你喜欢我吗?”
“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就觉你和我是同路人,带着前辈子的缘份,你说呢!你有何感想?”
“感想谈不上,感觉倒还有几分,带着入骨和心动的感觉。”
“这么说,你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
“知道,太知道了,心里想的就像歌中唱的那样。”
“看样子有点开窍了,是灵魂被感动带出来的感觉。”
“你看,天上的那两朵云,多像你和我。”
“在哪儿,我怎么没看见?”
“回头往那边瞧,周静怡回头望着天空,在寻找他说的那两朵云。一个滚烫滚烫地吻印在他的脸上,她回头地猛然间,看到陈俊杰眼中的那道光芒,象朝霞,灿烂无限。
两个人愉快地回到了学校,这一晚陈俊杰失眠了,辗转反侧,难道这就是初恋?就是爱情的味道?刚开始就这么折磨人,以后发展下去还让不让人活了,不会是—死去活来吧?”
二十岁,是人生最美,最富有幻想的年龄,带着诱人的梦想。第一个假期,各人回到自己的家,陈俊杰一回到家,以前的感觉又来了,不光是那种死气沉沉,连春节这样热闹地节日气氛,也比不上一次同学们之间的生日聚会(PART)热闹。心里不知为什么空落落地,格外地慌乱,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只想早点结束这讨厌、单调地假期,立刻赶回学校。
今天是除夕,陈老汉早早地就准备好了年货。儿子放假回来了,全家在一起吃顿团年饭,多么高兴地事儿,兴奋地像个孩子的他破例给自己放了几天假,今年是老伴走后吃的一次团年饭,看到孩子们给老伴摆上碗筷和斟满了酒,他的心里涌了一股涩涩地苦味。
陈老汉端起自己面前的酒干了,又端起老伴地酒洒在地上,用快乐和伤感加在一起的口气说:“孩子他妈!今天过年了,高兴点,孩子全在,你该吃吃、该喝喝,别想其它!大家都好,都想你!来!给你妈再敬杯酒。”孩子们站了起来,端起酒。
孩子们依次给父亲敬了酒,全家在祥和和欢乐的气氛中吃了顿团年饭。
说起酒,陈老汉平时也闷上一两口,一来是驱赶一天劳累奔波的疲惫,二来是缓解心中的那份郁闷和精神压力,四个孩子都是读书的料,大的已经看见曙光了,可还有三个,三个能否考取?当然这还不是最耽心的,假如考取,一个接一个,可需要一大笔票子哇!砸断骨头能换来几个钱?四个像不像一窝嗷嗷待哺地小狗仔儿。凭孩子们的能耐,将来都有出息,都能光宗耀祖。他心里即高兴又发愁。孩子们只顾沉浸在节日欢乐的之中,讨论人生的甘甜,丝毫没有察觉父亲的苦恼与忧愁。
“爸,过年了·别心烦,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