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粉人家

作者: 李美玉
字体:
时间:2017-06-29
来源: 互联网
关注:[10]

     黎寨今年的梅雨季节走得晚,都过小暑了,毛毛雨还没有止住的迹象,天就像穿了个窟窿,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JJJ新疆文学网

“这烂鬼天气,哭丧么?什么时候才下得尽……”阿九早上起床,见又是绵绵细雨,心烦透顶,开口就喋喋不休骂开了。阿九的女人双珠听了,白了他一眼,说:“谁踩了你条尾?无缘无故的,一大早骂骂咧咧的,老天爷你也敢骂?也不怕遭雷公劈?” 阿九懒得搭理,望着那阴沉沉的天叹气。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说:“唉,你懂啥?育强那臭小子都二十六岁,赶紧的,催他把人娶回,省得我们天天操这份心。”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笑了笑说:“哦!原来是想喝儿媳那杯喜酒了。你也不想想,育强才毕业,脚跟未站稳,哪能说结就结了?你当初不也……”双珠不再说了,她知道一提当年,阿九就会不高兴。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姓黎,排行“天”字,叫天宝,同行排名第九。当年阿九才十六岁刚高中毕业,爹娘就硬是让他处对象。嘴上汗毛未褪尽的阿九还不怎么懂得男女之欢,自然不肯。再说他怕同学们知道了笑话他早婚,便抗拒不从。他娘天天唠叨这事,阿九听得耳朵起茧,烦不胜烦。催得急时,阿九就说,要娶您自己娶好了。气得他娘亲大哭,软硬兼施也拿他没办法,这事拖一天他爹娘就操心一天。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爹娘催得急也是有原因的。阿九上面有一哥哥,长阿九7岁,哥哥21岁那年,便跟着同寨的叔伯上山挖矿,放炮出了事故,哥哥就没了。爹娘是中年才喜得大儿子,七年后再添二儿子阿九的,大儿子出事那年他们都快60岁了,伤心得一夜白了头。所以,阿九高中才毕业,他们便天天催他相亲。阿九那个年龄,那里晓得父母的苦心?直到有一天老爹倒在推磨旁,他才一夜间长大了。捱不到年底,阿九终于答应与姑娘双珠见面。才见两回面,便答应在第二年的润八月成亲。那年阿九25岁了。婚礼当天,阿九喝得烂醉如泥。JJJ新疆文学网

雨下得天都快要塌下来。这些日子,阿九的切粉作坊基本上是停工状态。常常才见天晴,正要一大早浸米磨粉,又有了要下雨的迹象。两天晴三天雨的天气最忌磨粉。不磨粉,晒粉的竹篙就发霉了。不磨粉,黎寨磨粉人家就闲得发慌,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打牌消磨时间。自古以来,黎寨磨粉人家都是望天吃饭,一年到头盼天开日头出,这样就能多磨粉多卖粉多赚钱。JJJ新疆文学网

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宋代,岗坪一带就有人磨粉。而黎寨人磨粉最鼎盛时期始于十九世纪初,百来户的小寨,有五六十户人家以磨粉为生。也不知是这里的水质好,还是黎寨人心灵手巧,硬是用这白花花的米做出这种爽滑的、老少皆宜的切粉,并流传了千年的。 “磨粉”的叫法缘于黎寨人的习惯,它指的是制作切粉的全过程,包含着洗米、浸米、磨浆、蒸粉、晒粉、压粉、切粉、扎粉好些工序。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家磨粉也不知有多少年月了,反正祖祖辈辈在黎寨磨粉,代代相传,做的切粉地道正宗,爽口、软滑、薄韧,简直“无得弹”。阿九从记事起,就知道这方圆几十里,自己家磨的切粉最畅销,过个年节什么的,乡亲乡里的都到家里买。爹和娘天天忙得无暇顾及自己,随他一个人玩。那个时候,一天出粉量仅几十斤,年节时,客人常常要到家里的院子排队等候。这时,来客爱逗阿九,问他叫什么?阿九答,叫天宝。来客问,排第几呢?阿九不会答,就看着爹和娘,爹和娘边忙边教儿子:你说排第九哦!阿九很聪明,一听就会,马上说,排第九。来客就笑着说,哦,是九哥唉。后来再有人问阿九叫什么,阿九干脆直说叫阿九。“阿九”成了天宝的小名从小被叫下来的。JJJ新疆文学网

自小,阿九就喜欢看爹娘做切粉专注、不怎么说话的样子。阿九童年乐趣就是在米箩、米桶、石磨、粉栅间转来转去捉迷藏;时不时吃一碟爹娘蒸的白雪雪粉卷。长大懂事了,阿九喜欢磨粉,他仔细看,偷偷学,天天想自己独当一面磨粉,看自己能不能像爹娘那样有能耐。也许他心思都放在磨粉上面,不爱读书,上不了大学,个子瘦弱,不能参军,高中毕业只能在家磨粉。幸好阿九至爱磨粉,他自我安慰说,磨粉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比下地干活强。阿九干着干着,不知不觉就上了年纪,上了年纪就想让儿子接着干下去。JJJ新疆文学网

这些梅雨日子,阿九老俩口虽苦闷不乐,感情倒是好了许多,因为这梅雨天,不能开锅磨粉,他们才闲了下来,闲下来便一同对付那个刚毕业的小祖宗。阿九心想,这光阴转得真快,自己早年被爹娘催婚的事仿佛还是昨天,今天又轮到自己向儿子催婚了。唉,这时候,再不催他,等天晴要磨粉了,就没时间管教了。JJJ新疆文学网

天气一天一天好起来了。这两天,阿九又开始磨粉了。早早起来,把米舀到大木桶里洗,然后浸泡,两个时辰后,加上少量煮熟的米饭搅均后,一瓢一瓢舀到石磨口上磨成浆。若要蒸出来的粉有软绵、韧爽的口感,磨浆这一道工序十分重要,三个石磨缺一不可,粗磨、细磨、精磨。阿九历来讲究这个,他绝对不敢有一丁点的偷工减料,这一关把好了,后面的质量就有保证。阿九从小就熟悉磨浆,阿九爹娘磨粉的年代,是用人工磨浆, 得两人搭配,一人推磨,一人舀米到磨口。阿九从小就帮忙舀米,一勺一勺地舀,一点都不会溢出来。他人小劲头足,脑袋高出磨柄后,就不甘舀米,开始争着推磨了。推着推着,村里就通电了,阿九就把磨浆从全人工改成为半自动,电动转磨,手工舀米,粗磨出的浆自动流入电动细磨,细磨出的浆自动流入电动精磨,这种半自动磨浆法就一直沿用到今天。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翘着圆圆的屁股往土灶添柴吹火,火烧得旺旺的,热腾腾的蒸气从锅盖逼出,米香飘散在整个磨房了。双珠细心不止,手艺很好,通常,阿九磨好浆便由双珠接着完成蒸粉的工序。她掀起锅盖,看到竹织的蒸托上薄薄的粉起了许多小泡泡,用布夹着蒸托拉起来放在格子架上,又拉出另一个竹蒸托,舀一壳粉浆倒入蒸托,前后左右倾斜转动一下,粉浆便均匀地铺满了蒸托,蒸托放入大锅内,猛火蒸。几个蒸托轮流蒸,不耽误时间,粉又恰好来得及凉开。冬天蒸粉还好,入夏就难熬了,汗渍渍的,一天下来,全身汗水湿透。阿九看着心里不是滋味,一个大男人把这么繁重的工作交给女人干,心里有愧,他总是抢着自己来蒸,让双珠干点轻些的活,可双珠人肥嗓门大,生生把他从蒸房吼出去。说他人都那么瘦了,若每天再在蒸房熏,那还不熏得像干柴那样?也不知咋的,双珠每天在蒸房忙活,大汗淋漓不止,却依然珠圆玉润,丰乳肥臀的,就是没瘦下来。年轻时为这身肉她没少自嘲,随着年龄一年一年增,成熟了,也不再想瘦身不瘦身这些事。倒是阿九很喜欢双珠丰满的躯体,肥嘟嘟的,滑溜溜的,美人鱼似的。“情人眼里出西施”没错,自古都这么说的。JJJ新疆文学网

这天,阿九吃过午饭,在竹塌上眯了一小会,醒来揉着眼睛,赤着脚走出院子里。日头火辣辣的,院子的地堂都是烙脚的。阿九转回房穿上人字拖,跑到太阳底下去翻晒粉的竹栅。才翻一会,汗从他光溜溜的身上涌流,湿透了他的大裤叉。阿九习惯了,继续一竹栅一竹栅地翻晒,等他把地堂晒的粉栅翻了个遍后,全身热得冒烟。他跑到家里的水泵下泵水,把左胳膊、左小腿伸到泵下淋水,水流过肌肤,清凉极了。阿九脸上露出了舒展的笑容。正要把头伸过去时,裤头被双珠一扯,本来就松的橡皮筋裤叉像断了线似的,“噗”地滑落在地上。阿九松开泵柄,伸手提拉裤叉。大声喝:“扯我干什么呢?你想死?”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说:“你说扯你干什么?难道扯你上床?浑身热辣辣,淋井水,你就不怕中暑了?你才想死呢。”JJJ新疆文学网

“你走开,凉爽、痛快。”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把毛巾向他身上扔去,说:“就知道图痛快、痛快,中暑了怎办?你自己看看你的小腿,血管凸起像蚯蚓似的,爬得满腿都是,难看死了。”JJJ新疆文学网

“你懂什么,赤脚医生说了,这是静脉曲张。”JJJ新疆文学网

“管它什么曲张,反正就是你这样一热一冷淋出来的。”JJJ新疆文学网

“你滚一边去,反正死不了,死了就算,更清静。”JJJ新疆文学网

“你这死鬼,说什么呢?好心好意劝你,你倒说到死了。都死好了,享清福去吧!剩下我这个老太婆做黎家百年字号的切粉好了。”双珠气得转身走向鸡舍。每回双珠跟阿九置赌气,都会跑到鸡舍喂鸡,把鸡糠撒在地上,引得鸡飞狗跳。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见双珠真恼了,就说:“你恼什么呢?这小祖宗一天不愿意磨粉,我们老俩口就要撑到他愿意为止。”阿九不再淋了,捡起刚才双珠递给他的毛巾擦头,擦身,擦手。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见阿九不再淋井水,便转身到磨房里,坐下来低头专注地把切好的粉分组细扎,10斤一捆,每捆约有40多组, 每组二两左右。双珠扎得飞快,几块粉栅的粉她一会儿就扎好。JJJ新疆文学网

其实阿九从心底里觉得双珠这老婆娶对了,这个家里里外外她都管得妥妥当当的,阿九很少操心。阿九常在夜深人静时,回想起当年自己的抗婚情形,感觉实在幼稚可笑,若不是最后妥协了,他都不敢想象自己现在的情境又是如何?有时他会问自己,这是怎么了?儿子那么像当年的自己,想想又否定了,因为儿子没有像他那样爱磨粉。他琢磨不透儿子在想什么?既不急于找工作,也不急于结婚,却每天跑里跑外的。唉。现在的年轻人啊!摸不透,他摇头叹息着。JJJ新疆文学网

磨房的一侧摆着一张低矮的方型长桌,上面整整齐齐地垒满了成捆成捆的切粉。阿九心满意足地看着这堆切粉,掏出烟,点燃后眯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这堆切粉马上就能换成钱了,转得快,做得辛苦也值得。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走近双珠,搭讪问:“今天出了多少斤粉?”双珠知道他是明知故问套近乎,本不想理睬他,但还是给他台阶下,说:“你也来搭把手?你不是最讨厌扎粉的么?”“嘻嘻,嘻嘻,这不是来帮帮你忙嘛。”阿九嘻皮笑脸的。双珠一听,心里就软了,说:“现在是农忙,乡亲们都不得空,明天是初一圩日,你得赶早把粉运到岗坪圩卖,去晚了,他们都下田了。”阿九点头应允着。JJJ新疆文学网

两个时辰后,阿九琢磨着刚才晒的粉应该干得差不多了,便到地堂捻捻粉,干湿度和韧度刚好适宜,阿九便弯腰把一竹栅一竹栅的粉搬到墙边竖起靠着,两板叠在一起往屋里搬。两板粉栅足有六七十斤,阿九这两年收得有点吃力。想当初,他收粉栅一趟搬三板都不觉辛苦,就像晚上抱起自己女人那样自如轻松。可现在,两板搬一趟,他已气喘喘了。阿九不得不服老,可老又怎样?儿子不接手啊!阿九双脚擅抖时心里感叹着,感觉搬这两板粉栅更吃力了。JJJ新疆文学网

粉栅全部收回后,阿九光着身子在一张一张圆盆大的粉上抺油、压平、折叠,准备到晚上把它切成条状。双珠看着排骨胸的阿九,有点过意不去,丢下手上的活计走过来一起干。JJJ新疆文学网

第二天吃过早餐,阿九和双珠一起把粉搬到摩托车的后座上,用胶带扎稳,阿九便发动摩托起程了。双珠拍拍车上那几大捆切粉说:“好卖!好卖!”阿九忙应不跌地点头:“哎,哎。”阿九开得快,挎包里的铅饭盒撞击着摩托,“吭楞、吭楞”直响。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绕过屋边那口大鱼塘,便驶上寨边那条坑坑洼洼、泥泞不堪的村道上。以前阿九骑单车时,在这条道上跌过好几跤,切粉掉水里,断了碎了,全是泥沙,卖是卖不出去了,只好捡回家喂猪喂鸡。自从阿九用摩托车来运输切粉后,这类事情就没发生过,但路还是难行,阿九做梦都想,这条道路哪天由公家修筑就好了。JJJ新疆文学网

正是农忙,圩上显得比以往萧条。晌午了,还有两捆没卖出去。阿九有点不耐烦,有一搭无一搭和边上的老头在聊天。这时,住在镇南边的春婆婆走了过来,拿起一组粉,掐一掐,闻一闻,捏一捏,拿起放下拿起又放下。春婆婆买粉,历来刁钻,老讲价,却总是没买成。于是,阿九懒得理她,扭过脸,与旁边的卖家论棋艺。JJJ新疆文学网

春婆婆不是嫌切粉太粗、太细,就是嫌切粉太黄、太白……一直在挑刺,还对上次买回去的切粉从色相、口感、味觉上评头品足。卖粉的那些人都不喜欢她,不屑做她的生意。JJJ新疆文学网

春婆婆对着阿九那两捆切粉左挑右选时,育强走了过来。育强见了春婆婆,就站在他爹那摊挡前跟她聊开了:“春婆婆,听说您是岗坪第一个穿高跟鞋的女人?”春婆婆咧开嘴就笑:“对哪?就从我踏进岗坪那一天始,岗坪才开始有女人穿高跟鞋。”育强听了就笑得前仰后翻的。春婆婆也不急,等育强笑得差不多时,说:“你笑啥呢?我实话实说呢。”育强一听,来了兴致:“春婆婆,您嫁到岗坪时,那可是咸丰年前的事了,那时岗坪就兴这个?”“你这小子,我老太婆长命百岁就阿尔陀佛了,从咸丰年代走过来,我岂不成了仙人?” 育强心里想,春婆婆还懂得历史呢。便又问:“那您说来我听听。”育强这时真是想听听。JJJ新疆文学网

“当年我可让镇上的人见识了。不信?您问您爹去。”春婆婆不直接回话,倒把问题推到阿九那里。说完,拿眼睛看着阿九和边上的那些卖粉的人,想求证于他们。阿九在一旁早已听到这一老一少有说有笑的对话了,见儿子育强与这孤老太婆上能聊天,下能聊地,天文地理,无所不谈,早就心生闷气,佯装打盹没听见。其实,阿九有点吃醋,因为育强从来未耐心跟阿九说过这么些话。这孤老太婆听说是大地方来的小姐,年轻时被镇里闯荡江湖发了洋财的独眼强强娶了过来。解放后独眼强因病死后,春婆婆就孤身一人生活。春婆婆吃东西很有讲究,是名符其实的美食家呢,论起来她还是育强的同族伯娘呢。自小育强就喜欢听春婆婆讲故事,两人有忘年交。育强见爹睡着,便又不依不饶,追问春婆婆美食和烹饪。JJJ新疆文学网

一来二去的,阿九懒得听他们在聊什么,坐在摩托车的垫子上继续打盹。一老一少越聊越起劲,聊吃聊喝的,聊得春风得意。聊到最后,育强从他爹摆卖的那堆切粉里拿出几组,硬是塞给春婆婆,要春婆婆拿回去试试。春婆婆满面笑容,因为她找到了存在感。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老觉得儿子古怪,毕业后来去不定,偶尔回家十来天,哪也不去,就蹲在磨房帮忙,很卖力干活,不时问这问那的,阿九和双珠就把心放下来,觉得后继有人了。可没过几天,他又外出了,十天半个月也不回来。JJJ新疆文学网

育强少在家,阿九就急了,逮着机会就劝他结婚,催促不成,便埋怨起双珠来:“你这个当娘的,赶紧的劝儿子结婚了,别等到我们老了做不动了他才回来接手。他心性野,以为上了大学在外面能找到好工作。这老话说得好,千好万好不如在家好,他一天不结婚,心思就一天不放在家里,更别想让他磨粉了。”双珠回答说:“话是这样说,可儿子上过大学,要他像我们那样天天在家磨粉,他甘心么?再说了,那个未来儿媳妇,愿意和他一起干么?”“这我可不管,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入磨粉人家就得磨粉。自古都这样,反正我们一定要让这小子磨粉,姑娘若嫁了他,也要一起磨粉的。你得赶紧催促他,问他想寻个怎么样的姑娘呢?挑来挑去,挑到眼花,再挑,箩底橙了,还以为自己是什么新鲜罗卜皮?”双珠无奈地看看阿九,说:“你一个大男人的,也不嫌罗嗦,整天说这说那的,这婚肯定要结的了,儿子那天也跟我说了,姑娘同意今年结婚了。”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话音才落,阿九瘦尖的脸就露出了笑容:“你不早说,就是嘛,就是嘛,结了婚啥事都好办,省得她在城里天天吃着饭堂味同嚼蜡的饭菜,喝着饭馆千篇一律的味精汤,跑到小食店用那些煎炸过的劣质菜安慰饥肠寡肚。”JJJ新疆文学网

“你怎么净说这些难听的话?哦,外面就没有好东西吃了,就黎寨有?就您家的好吃?”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执拗起来:“我们黎寨的切粉一流的,饿了,煮一碗,放点小葱,加点辣,‘呼啦呼啦’地吃上一碗,那爽劲其他哪能比得上?”JJJ新疆文学网

“得了,吹得天上有地下无的,也不脸红?”JJJ新疆文学网

“名符其实嘛,有什么好脸红,我们的切粉,炒也好,汤也好,蒸也好,怎么做都能自成一绝”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有点不耐烦,说:“好了,不说这个了。你倒说说儿子结婚,我们摆酒么?”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一听,立马说“这还用说?摆,摆,摆,怎么不摆?把三姑六婆都请过来,高高兴兴喝上三天。我们老俩口都黄泥埋到脖子上了,还没正儿八经请过亲眷喝过酒。这下要大办,这小子同意结婚啥都好办,以后准能对我们的胃口。这婚礼要办得好好看看的,像磨粉一样,一点儿马虎都不行。”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撇撇嘴道:“这得要多少钱呢?年前七叔家阿坚办了几十围,听说花了好几万元,还未算上彩礼呢。”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对着双珠高声说:“那又怎么了?我们办不起么?这些年我们做得那么辛苦,不就为了这一天?再说了,费了多少口舌才说动这小子同意,这婚要结得体体面面的。” 阿九说得脖子上的青筋都凸了出来,停了一会,又说,“明天我去置办点家私,总得有点新房的样子。”双珠立即说,“你得了吧!置办家私这事得有眼光,就你这老土眼光,我都信不过你,儿子他们会信你?育强早就跟我说了,让我们别操心。”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想想有道理,就说:“你把存折给他,让他取钱自己买吧!爱买什么买什么,人生一次,以前我娶你时没这样条件,都是将就过来的,现在时代不同了。”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有点委屈:“以前不是没条件,是你不想娶罢了。现在后悔不?”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笑了笑:“老夫老妻的,还瞎说什么呢?这不是娶了?还生了这臭小子?”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不服气,嘟嘟嘴巴,但没说什么。想想自己这婚也结得也太将就了,新婚夜就独守空房。要不是公公婆婆待自己像闺女,自己怕也守不住这些日子。幸好阿九子承父业,喜欢磨粉,自己又配合默契,日久生情,两人感情才渐渐好了起来。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很是高兴,虽然绵绵细雨下得心烦意乱。他此刻想的是当年自己答应娶双珠时,爹娘高兴的样子,自己不就是爹娘的翻版?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听说准儿媳是县农业局的农技师,认准儿子娶的媳妇一定不错,高兴起来晚上贪杯多喝了几杯,语无伦次,重重复复劝双珠给存折儿子,让他把新房置办好……JJJ新疆文学网

今年老天怎么了?要变天了?黄梅天刚消停,重梅天又卷来。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前两天磨的粉还未干,碰上连下两天的雨,切粉馊了,变得又酸又臭,臭味扑鼻而来熏得阿九倒退两步。阿九就高声喊双珠,让她赶紧把变了质的粉喂猪喂鸡喂鸭喂狗。阿九说这话时心里疼着呢。JJJ新疆文学网

黎寨磨粉人家都被天气迫得停磨了。阿九老俩口空闲下来,中午也打一会盹。那天阿九在懒人椅上醒来,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伸伸懒腰,揉揉眼睛,向四周望了望,看到双珠正数柜子里那点零钱,几扎旧零钱已被她码整齐。平日磨粉忙,没时间整理,钱柜子散落一堆零碎票子,占满了半个柜子,要找一张,得拔翻好几遍才能找到需要的角、分。只见双珠沾一点口水、点一下钱,沾一下口水、点一下钱,动作很娴熟。阿九觉得双珠管家里那点小账确是委屈了她,当初要不是他爹娘相迫,他们俩也没缘分走到一块。年轻时万分不愿意,老了老了越来越觉得还是自己的双珠好。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一边抽烟,一边忆当年结婚的情景。突然想起什么,问双珠:“你说育仔搞什么名堂?都走了那么些日子了,还不回来。他前阵子还愿意在家里呆一阵子,不会是和那姑娘闹了意见吧?可千万别,好事就近了,再出个岔,那就惨了。” 接着又说:“你不是给他钱了,他当时怎么说的?”JJJ新疆文学网

“没给钱,不是你让我把存折给他么?我给他时,这小子翻开折子数了数,就张大嘴巴说,娘‘六位数’啊?”JJJ新疆文学网

“什么六位数?”JJJ新疆文学网

“这你都不明白,他不敢相信我们有这些钱。他也没想到我们磨粉能挣下那么多的钱。”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说对了,育强确实没想到爹娘每天干得灰头土脸,没个清爽时,以为只谋得两餐一宿,就没有想到过爹娘存下这个数目的钱。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说:“难怪这小子开初还是勉强同意。突然就转了性,热衷起来了,原来是拿了钱跑得比贼快。”想想,阿九又说:“给他点盼头好,要不他的心老不在这,就是留住了人,也留不住他的心。得过且过有什么意思,要磨粉就得有磨粉的样,要保持我们家的信誉才行。”双珠觉得阿九说得极是,只是一时半刻不知道说什么,便无话找话说:“育儿的媳妇若是也愿意磨粉就好了,像你我,天天在一起磨粉。”JJJ新疆文学网

“好是好,但这个你甭想了,育儿他说了,将来还是让媳妇在农业局上班,他一个人磨粉。忙不过来时,媳妇再辞职也不晚。”JJJ新疆文学网

“娶一个愿意和他一起干的,夫唱妻和才有合力。”双珠不满地说。JJJ新疆文学网

“爹,娘,你们感情没啥不好,但吵闹不断,是吧?在一起并不一定是好事。”育强不知什么时候回来,听到爹娘的对话,便抢答。阿九一听,觉有道理,心想这乳臭未干的小子,没心没肝,溜一眼心里就有数了。阿九心中有点佩服,但不动声色,故作不屑,说:“就你的眼珠子会看?好的没看到,净看这些乱七八糟的。”JJJ新疆文学网

其实阿九也是到了耳顺之年,才悟出这点的。 这些年他仔细观察过,这黎寨啊!做切粉的小作坊,都是夫妻搭档,感情归感情,但没几对是不吵架的。好好的,老天一不小心下了场雨,就相互埋怨对方不听自己的,一来二去的,就争执起来。常常是因为昨天浸米还是不浸米听了谁的意见。浸了米,第二天阳光灿烂,皆大欢喜。若连着下了两天雨,这做出来的粉就要倒到猪槽了。于是,便各自责怪对方。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决定磨粉与不磨粉这里面有赌的成分,谁能猜到明天是雨天还是晴天,那年月,人们只能靠猜,只能听天由命。JJJ新疆文学网

“爹,这可不是乱七八糟的事,如果连这个也不懂,那您枉活那么大年纪了。您看不是么,就拿您和娘来说,只是猛干,没时间沟通,辛辛苦苦不说,除了生活改善了,有什么呢?每天天不亮就干,天不黑就停不下手来,活着总得寻个好活法。”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听着有点悲怆,老泪在眼圈打转。是啊!谁曾想到,阿九的爹娘一辈子不曾歇过,突然有一天,说没就没了。但干活人就得有干活的样,享受的想法断然不敢。阿九便对儿子说:“你后生,就尽想着享受,好好干出个样子再说。”JJJ新疆文学网

“爹,我答应您不在外头找工作了,在家磨粉,但您得答应我,我接手了,我来负责改进,您不能干涉。”“你……”阿九下面的话不敢再说了,好不容易儿子才答应磨粉,再生出个旁枝杂叶的,怕他反悔。JJJ新疆文学网

朝起红云晚落雨,晚起红云天大旱。这些年,阿九凭经验观天色知阴晴雨。这天,天边的晚霞一片红,阿九想,明天又是个大晴天了。他扛一大袋米到石磨边的水泵旁,准备明天一早起来泡浸磨粉。他要趁天气好多磨点,一来自己娶儿媳要答谢亲友用,二来下半年婚嫁喜事多,切粉销量会随之增加。阿九把准备工作做好,便坐下来,看着三个石磨发呆。JJJ新疆文学网

最近阿九心烦意乱,上次儿子回来后又出去,有好些日子不回家了,眼看大婚吉日就到了。阿九心想:难道儿子后悔结婚?若这两天再不回来,那我这张老脸往哪放呢?都六十多的人了,娶儿媳这事岂能当儿戏?虽然阿九天天还在忙着准备婚宴的那些食材,可一停下来,心里就慌。这臭小子,无心肝,不知跑到那个天涯海角了。JJJ新疆文学网

这天,阿九把冬菇、干笋等买回来放厨房后。便走到村口地堂,蹲在矮石条上抽闷烟。天色愈发暗淡起来,阿九心越来越慌,看着寨口那条通向外面的小路,幻想突然就现出儿子育强的身影。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发什么呆?好日子近了,要帮手说一声,我叫儿子媳妇过去帮帮忙。”本家大叔公从阿九背后走过来打招呼说。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正想得入神,冷不防被大叔公在后面叫一声,真真就吓了一跳:“哦,哦,是大叔公。”边说边掏出香烟来递过去。JJJ新疆文学网

大叔公家本来也是世代磨粉人家,直到他七十岁磨不动了,儿子也不愿意接手,大叔公无可奈何,只好停磨了,磨粉这手艺在他手里也就算断了。为这事他气得好些年不理睬儿子。后来儿子自己另辟门路,在山上种起沙塘桔,这几年小桔子买得价高量大,儿子赚了大钱,他这才没那么揪心。但还是惋惜弃了磨粉这门手艺。闲时,大叔公到磨房洗擦一下自己推了几十年的磨,看看蒸粉锅,怀旧一下。前些日子,大叔公听说阿九儿子也像自己的儿子一样不肯接手磨粉,也很替阿九难过。今天看到阿九在村口发呆,就过来安慰阿九来了。JJJ新疆文学网

“育仔还未回来了?”JJJ新疆文学网

“嗯。”JJJ新疆文学网

“找过?”JJJ新疆文学网

“嗯。”JJJ新疆文学网

先前儿子答应磨粉,阿九还偷偷乐了很长时间。因为自己的儿子至少比大叔公的儿子听话听教。这下丢人丢大了,人家儿子虽然不磨粉,但至少不离家出走。这臭小子,跑一个多月了,眼看吉日就到了,还没见个人影,也不捎个信回来,让自己在大叔公跟前低了一头。阿九不想多说什么,只管抽烟递烟。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等育仔回来,就不要再迫他了,随他性子好了,该干什么干什么?我们老了,我没记错的话你都六十甲子了,一闭眼,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管他呢?”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不说话,他心里火烧火烧的,空气疾息了一般。JJJ新疆文学网

见阿九不答话,大叔又继续劝:“你看你啊!天天起早摸黑的,熬着熬着就把自己熬成个秃头了。得服老哦!唉!现在的年轻人啊,都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你看这几年,乡下多了些不务正业的懒汉,我们家的后生哥不行差踏错就好了,其他管不了了。”JJJ新疆文学网

其实阿九可不这么想,这祖先流传下来的手艺,不能说丢掉就丢掉,更不能到了自己这一代就失传了。谋生啊!失去什么也不能失去手艺,特别是这祖传手艺,世世代代都用得着,有了这手艺,子子孙孙都饿不着。JJJ新疆文学网

大叔公见阿九还是不说话,便替他出主意说:“要不,学我那小子,在后山种沙塘桔,我们村是块宝地啊,种的沙塘桔又甜成数又高。”JJJ新疆文学网

“大叔公,这哪能呢?沙塘桔在南方哪儿不能种?哪些人不会种?但切粉哪个地方能做?哪些人会做?即便能做,又有谁能做出像我们做出来的那种风味,做得出比我们黎寨人做得地道好吃?磨粉在我们寨有可长的历史了,那可是祖先留给我们的,这可万万不能丢的啊!这个万万使不得,容我想个方法好好劝劝他。”阿九说得激动,声音大,还加上手势动作过猛,人一歪,失去平衡,就从石条上跌了下来。大叔公赶紧拼尽全身力气把他扶了起来。JJJ新疆文学网

“好好的,都已答应了,怎么人就不见了,真是莫名其妙”阿九一边站起来一边自言自语。JJJ新疆文学网

大叔公见阿九话说到这份上,也不好再劝什么。其实他心里很赞同阿九的话。他无奈地长长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家了。JJJ新疆文学网

“哎!你发什么傻呢?快过来搭把手。”远远地,双珠对着正发呆的阿九说。阿九磨磨蹭蹭地往家走。双珠见阿九不说话,问:“想什么呢?这两天天晴,抓时间再磨几天粉。吉日一近,就没时间再磨,到时也好有货卖。” 阿九听了,不以为然,说:“这粉有得卖无得卖事不大,儿子不回来事就大了,你就目光短浅。”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被阿九数落,委屈极了。其实双珠心里也很迷茫,儿子走了那么长时间没个音信,她也急啊!阿九还那样,她便责怪阿九:“都怪你,钱全给他了,有钱花就不愿意回家呗。”阿九一听,说:“归根结底,就是因为你老想让他媳妇也回家磨粉,这下好了,可能真吓着他们了,都不敢回家了。”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指责对方。JJJ新疆文学网

夏末秋初,早晚开始转凉,切粉特别好卖。阿九双珠天天早起晚睡,就为多磨粉。秋天有风有阳光,日晒风吹粉更容易干。日头晒得地堂热烘烘的,不待太阳下岗,粉就脆干了,阿九吃力地收粉栅,正在他两板一趟两板一趟往回收时,育强蹑手蹑脚走进厨房,揭 开锅盖,取出捂在锅里的蒸粉,“呼啦呼拉”狼吞虎咽起来,吃得大汗淋漓。“哎呀,我的祖宗,你可回家了。”双珠跨进厨房,高兴地大声叫了起来。阿九从地堂跑进来,拉长脸责怪说:“年纪不小了,也没个谱的,这才回来。” 阿九口是这样说,可脸上表露出欣慰。JJJ新疆文学网

“爹,您听我说,我这些日子都没好好吃过一顿饭,在外面忙着订购机器呢。唔,爹蒸的粉特别香……”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打断育强的话:“哎,你停停,你刚才说什么机器?”这时,育强已把一盅粉吃完,边擦嘴边说:“爹,娘,机器都在村口的地堂里放着,等会我们一起过去看看。”JJJ新疆文学网

一头雾水的爹娘一前一后跟着儿子育强,走过两条窄窄的巷子来到地堂。只见地堂上垒着一大堆笨重的箱子和铁疙瘩。阿九问:“你从哪弄来的这么一大堆东西?”“爹,这可是宝贝啊!”“啥宝贝?”“做切粉的宝贝。” 阿九一听,急了,脖子上的青筋突了出来:“臭小子,你别不是把我和你娘这些年熬出来的那点家当都贴赔进去了吧?”JJJ新疆文学网

“爹,全买机器了。爹,投资肯定是要钱的,这些机器正常运转后,很快会挣回来的。”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盯着儿子问:“钱全花光了?”育强老实答:“花了。”阿九眼前突然一黑,身子倒了下来,双珠被吓得大叫起来,赶紧地和育强把他扶起坐下。阿九是火急攻心,双珠捏了一会他的人中,便醒了过来。他大口喘着气,伸手拍拍隐隐作痛的胸口。几十年的积蓄,一转眼就不见了,这可要了他的命啊!老俩口没想到,辛辛苦苦供儿子读了大学,有知识了,跑外面去把这几十年来老俩口起早摸黑磨粉挣来的钱买了这堆铁疙瘩。他指着儿子说:“你翅膀还没羽毛,就学人家硬了,这一堆疙瘩,家里连放的地方都没有,挣钱、挣钱,挣啥钱?你……你……你……你把你娘给你置新房的钱弄没了,还嘴硬。”JJJ新疆文学网

育强见爹气成那样子, 忙又解释说:“爹,您别急,我不是快结婚了么?您未来的媳妇已拿出她父母给的那笔嫁妆钱在我们家自留地上建简易厂房,边建厂边安装机器。”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气得说不出话来,用脚“砰砰”地踢了几下前面的包装箱,脚痛得脸上起满皱纹,闭着眼睛说:“你赶紧的,这些东西哪里弄来的,你送回哪里去,别怪我不跟你说。”育强见爹不理解,就解释说:“爹,您现在这种传统的生产工艺已不适应时代了,我们得改进,不断从质量、产量、销量上提升,这才是出路。再说我们家的卫生条件也得改善改善了,新厂房建好后,无论规模上、质量都提升了档次。”JJJ新疆文学网

“你说啥?我们家卫生不好?我这臭气熏天了还是苍蝇成群了?我磨的粉好吃,买的人多着呢。你不见西村那家磨粉的,卫生搞得不错,但他们家磨的粉卖得动么?你不懂,老拿书上的那一套来说事,我走桥比你走路多,我有几十年的经验,还怕比不过你肚子里的那一点点墨水,你别把自己当根葱了。”JJJ新疆文学网

“爹,您错了,您没有把几十年的经验总结,只是一条经验用了几十年,死抱经验,经验成了您的习惯。您也不看看,现在都是机器取代手工,电脑取代机器了。要我接替做,我就要用机器化来生产。”育强坚定地说。JJJ新疆文学网

听到阿九一家人在争论,村里的人陆陆续续聚到地堂来看热闹起来。双珠见状扯了一下儿子,让他回家再说。又使劲推着阿九往家走。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一边走一边对双珠说:“都是你宠坏的,钱都给了他,这下好了,全丢咸水沟了。”双珠一边小声说:“不是怕他不愿意结婚才给的嘛,还是你的主张。”阿九气得接着便说:“结婚是他自个的事,还讨价还价,不结就拉倒,我这辈有儿有女,他这辈是他自己的事,我们都不管了。”双珠听了,眼泪潸潸而落:“你给点耐心不行么?想想你当初不也这样……“双珠不再往下说,怕扯远了,更不好收场。JJJ新疆文学网

到家后,阿九便钻进房,跳上床蒙头闭眼,唉声叹气说,“你想想,用啥法子让这小子把这些铁疙瘩退回去?至多是赔损一点,还能捞回一点点。放那,锈了,就等于白白把钱丢了。”JJJ新疆文学网

“打发这比打发瘟神还难,请神容易送神难哪!”双珠哑着声音说,像说给自己听。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倒是听得清清楚楚,他狠狠地抡起胳膊, “砰砰、砰砰”地把床板拍得声声山响,说“我们这个家早晚会被你的宝贝仔败个精光的。”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被阿九这么一拍,吓得不敢说话了。JJJ新疆文学网

深秋了,到了切粉旺季,去路走亲戚的,办喜宴的,送礼的大多都在下半年。可这一年,雨水多得怪了,好好的秋天也会毫无预兆地冒出一场雨来。JJJ新疆文学网

灰蒙蒙的瓦沿,还不停地滴着水。看来这几天还会有雨,不会有晴天。阿九光着脚,习惯地到柴房拖一袋炭出来烤粉,他是担心磨好的粉因阴雨连绵会发霉。工夫虽多了点,但至少可以减少损失。JJJ新疆文学网

黎寨人看天吃饭,天开,做的粉好,有韧性,有嚼劲,粉味重;雨天,粉不干,霉了,就得倒猪舍喂猪。一些刚干身的粉,烤一烤,勉强能成品,却会有点酸味儿,卖不出好价钱,所以阿九历来小心经营,也不敢以次充好卖出去。JJJ新疆文学网

停下手头上的工夫,阿九想,祖祖辈辈都这样磨粉下来,也没啥不好,这个小子识了几个字,倒腾起来想变天,真不知天高地厚,总有一天会倒霉的。阿九因为担心这堆铁疙瘩,心痛买这些疙瘩去了的钱,这两天火气攻心,牙齿疼得 “丝、丝、丝”地直抽,也管不了儿子在倒腾什么了。JJJ新疆文学网

自从上次后,阿九只要一起床,就要摸摸裤头吊着的那串铜锁匙,还好,吊在那里呢。那次两父子赌气以后,阿九便向双珠要回钱抽屉的钥匙。他谁也不相信了,要自己管钱。他不搭理双珠,也不跟儿子沟通,天天死劲地干活。JJJ新疆文学网

中午,阿九趿着胶拖鞋慢悠悠地要到茅房撒尿,脚未跨进,猪舍那边便传来姑娘甜美的声音。他一听,知道是未来的媳妇,上次来过一回,他能听出这声音。于是,阿九侧着耳朵悄悄地听那边说什么?虽然他还气在心头,可仍忍不住伸出头来偷偷往外看,见只儿子育强拿着一壶茶,朝自己的房间走来,走几步,回头咧一咧嘴,耸耸肩,两手对着女朋友一摊,一脸高难度的表情。育强的女朋友见了,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不要这样,跟爹好好说。”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赶紧回到睡房,跳上床,用被子捂着头,“咕噜、咕噜”的装睡。育强轻轻走近看看,转过身就走了出去。过一会,育强又转回来,看爹睡醒没有,见爹未醒,又走了出去。如此来回几次,都没惊动他爹。倒是阿九忍不住了,等育强再次进来时,他已坐在床沿等在那里了。JJJ新疆文学网

“爹,醒了?来,先喝杯茶润润喉。”育强给爹倒了一杯茶,双手递了过去。阿九不接,眼睛瞄了一下旁边的桌子,示意儿子放那,育强知道爹还生气,轻轻放下茶杯后说:“爹,我知道您心疼钱,但这钱再生钱不是很好么?您和娘都辛苦了几十年,应该好好改善磨粉条件了,机器正常运转后,您很快就能看到成效了,您若不信,您和娘那些钱就算是我借的,过几年我保准能还给你们。”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见儿子说得诚恳,就说:“育仔,不是爹吝啬那些钱,爹是怕你不懂事栽倒了。你连磨粉这眼见功夫都学不来,做不好,还弄这些铁家伙来?弄啥呢?能弄好么?”JJJ新疆文学网

“我学机械的,机械的原理我懂,擅长机修,爹,您就看我的吧!”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不吭声,他还是不服。但一想,自己供儿子上大学,不就是想将来让他胜过自己,难道真让他读完大学也像自己那样下苦力死做?JJJ新疆文学网

“爹,您磨粉一辈子,只是一味做不改进,还不如春婆婆有见地,她倒是让我长了不少见识,她是一位真正的美食家,会品我们家的切粉。”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一听又来了气:“这又怎样了?她一孤老婆子会做么?能做么?识弹不识唱。”JJJ新疆文学网

“爹,她不会做,不能做,我们可以借助她的品赏水平、饮食习惯去改善、开拓更好的产品来。还有,我们要建切粉烘房,既卫生又高效,改变看天吃饭的现状。”JJJ新疆文学网

“我会看天气,八九不离十。还用花那冤枉钱?”阿九气愤地说。JJJ新疆文学网

“爹,您是看得八九不离十,天气预报更精准,可还是有偏差的。我们家不是因为坏天气磨粉,浪费了很多么?这看似天灾,实为人祸,得吸取教训啊!再说了,有了烘房,就算下雨了,也可以不停产的。”育强继续说,“以前我们大家伙都是成也切粉,败也切粉,现在关键是观念了,成也观念,败也观念,观念不改变,死守那一点点手艺,迟早会被淘汰的。 您也看到了,我们黎寨家家户户都得看老天爷的脸色吃饭,都什么年代了,还抱守老规矩”。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在他们父子俩说话当儿走了进来,对育强说:“你也别说你爹,你爹干得最多,这家当都是他挣下来的,就有发言权。你爹他就认死理,一个“勤”字,什么事自己动手,苦的、难的都自己扛了下来。如今爹还能干活,有一天干不了了,才好由着你们的性子来。”JJJ新疆文学网

“娘,您把自己的功劳也给了爹,太伟大了。”育强不失时机地夸娘。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听这母子一唱一和的,就顺水推舟说:“都别说了,这东西买也买回来了,退也退不回去,这两天我也想通了,就试试吧!成不成就看老天保佑不保佑了。”JJJ新疆文学网

“爹,应该说成不成就看我的了,关老天爷什么事?”育强故意逗他爹。JJJ新疆文学网

“去,你这小子,别再气你爹,什么东西?得了便宜还卖乖。去,媳妇儿在等着你呢?”双珠见阿九松口了,生怕他又反悔,便让儿子赶紧离开。JJJ新疆文学网

育强拔腿跑几步,就听阿九说:“你回来。”育强头“嗡”的一声,想,这回糟了,爹要变卦?他木偶般地,慢慢地转过身来,停在门外看着爹,像等待爹最后的判决。JJJ新疆文学网

“你结婚吉日就到了,这事由不得你了,按期举行。”阿九语气铿锵。JJJ新疆文学网

育强喉结动了几下,最终还是忍住不敢抗拒,嘴巴吐出“唔、唔、唔”几声。虽然有点勉强,但还是接受了。JJJ新疆文学网

站在一旁的双珠,紧张的神情终于松弛了下来,脸上有了久违的笑容。JJJ新疆文学网

……JJJ新疆文学网

育强的婚礼,前后办了三天。阿九喝足了三天,也醉了三天。面对那么多的亲戚,阿九高兴,高兴啊!JJJ新疆文学网

婚后,育强又从外面拉回一大货车的机器,随行的还有好几位工程人员,有搭厂房的,有安装机器的,钉钉当当地干起来,这段时间,黎寨可热闹了。JJJ新疆文学网

一天晚上,阿九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想了许多许多,恐怕是他这辈子想的都没这一晚上多。想着想着,他从床上起来,摸黑向在建的新厂棚走去。怕儿子知道,他猫着腰,做贼似的趔趔趄趄摸着向前。那天机器买回时他在地堂当着村里人大骂儿子,可最终还是让儿子说服了。白天,他碍于情面,不好意思去看,装着不问不闻,趁三更半夜黑咕隆咚没人,他想去看看儿子那些花大价钱买回来的铁疙瘩安装得怎样了。JJJ新疆文学网

借着月光,阿九看到厂棚里已安装起两条长长的机器来,全不锈钢的,闪着亮光。侧边有十来把电切刀,把把闪着亮光。以前切粉,要手握铡刀,一下一下地把粉切好,每天得费好些功夫。看到这电切刀,阿九心里一阵窃喜,这铁疙瘩一定能省下很多功夫,还不会伤手,切得大小也均称。阿九小心翼翼地上前细看,谁知越是小心,就越出差池,他被脚下横着的木头绊了个趔趄,身子一歪又碰到身旁的一条长铁管,“咣当”一声响,在静谧的夜晚显得特别的刺耳。他赶紧扶起铁管。JJJ新疆文学网

这时,一束强光突然照射过来,照得阿九睁不开眼睛,阿九眯起眼睛用手臂挡着强光。JJJ新疆文学网

“死鬼,是你啊!吓我一跳。”双珠打着手电筒说,“你来干啥?”JJJ新疆文学网

“那你也来干啥?”阿九放下手臂反问。JJJ新疆文学网

“我睡不着过来巡巡。”JJJ新疆文学网

“就兴你巡?不许我巡?”JJJ新疆文学网

“你巡啥?不就想看看儿子做得怎样?白天不看晚上能看到个啥东西?犟脾气, 看你犟到啥时候?”双珠揶揄阿九。JJJ新疆文学网

“你大声啰嗦什么呢?怕他们听不到?”阿九发火了。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不再说了,两人就打着手电筒在那一排排的厂棚里转来转去。阿九这里摸摸,那里瞧瞧。他怎么也想不通,这些机器就能把米变成为切粉?双珠像看透了他的心思,对他说:“儿子做事,有他的一套想法,你甭再管了。”JJJ新疆文学网

“我才懒得管。变龙变凤就看他们的造化了。”阿九嘴硬。JJJ新疆文学网

……JJJ新疆文学网

技术员天天在安装机器、调试机器,做得很精细。这些日子阿九心急,觉得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慢长,心火烧火燎的,后来也不再顾忌什么了,天天跑到新厂棚看进度,还帮手抬抬杠杠的。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过来帮忙后,日子好像转得快了起来,不经意间,机器就试验成功了。自动磨浆,自动出浆,自动蒸粉,一张张长长白白的粉不断地被机器送出来,送入烘烤车间,软硬适宜时,取出来切粉,切好的粉再回炉入烘干车间,只需一天的功夫,齐刷刷的切粉就做成了。阿九在一旁看傻了眼,好家伙,真真的,他不敢相信这一切。JJJ新疆文学网

儿子也不知从哪里招来了好些人,一本正经的先培训后上岗。儿媳是理论培训师,儿子是实践指导师,搞得似模似样。这架势,阿九从来没见过,他也像学生般在一旁听着,虔诚而虚心。偶尔,儿子会对培训的新人说:“这些大家可以多听听我们厂的顾问黎天宝的,他比我经验丰富。”于是,下面那些新人就鼓掌。还真有些人向阿九问这问那的,阿九有点不好意思,暗地里却沾沾自喜。便“唔”、“啊”地清清嗓子,毫不保留地对那些人一一讲解。双珠站在一侧,偷笑。晚上阿九问双珠笑什么?双珠说你这回威水了,当师傅了,有徒弟了,那个神气样看着好笑。阿九就问,怎么?我磨粉几十年了,还当不了师傅?双珠就拍他的马屁说,你当绰绰有余,绰绰有余。阿九更高兴了。JJJ新疆文学网

进入正式生产阶段了,工人们热火朝天干着。儿子不让爹娘上生产线,老俩口闲不住,就在厂里拾头拾尾看看走走。JJJ新疆文学网

几天后,阿九正好经过包装车间,工人都带着口罩手套在包装,忙着包装一斤的两斤的,五斤十斤的。仓库门虚掩着,阿九朝里看,好家伙,仓库里满满的全是切粉。阿九张大的嘴巴合不拢,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就这一大仓的切粉,搁在以前,他得干多长时间,起码也得干好几个月呢,他暗地里不得不承认这些铁疙瘩的威力。JJJ新疆文学网

第二天,正好圩日,阿九心花怒放,便一早骑着他的摩托车去趁圩了。长久以来,阿九每回出趁圩都是超负荷驮着切粉去卖的,今天轻装上阵,好不愉快。到了圩上,还找来平时卖粉时一起下棋的莫爷,哥俩痛快地杀了好几盘。也许人逢喜事,阿九棋下得出奇的好,杀得莫爷落花流水。到了傍晚,阿九才哼着走了调的《禅院钟声》回家。JJJ新疆文学网

刚进村,大叔公就迎了上来:“阿九,你整天不见影子跑哪去了?你家今天可热闹了,客人来了一拔又一拔,有些学校老师整车整车的来拉切粉呢!哦,对了,圩上的春婆婆也来了,是育强接来的,还派人送了回去,热闹闹的刚消停下来。”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有点疑惑,撇下大叔公快步走。他径自走到仓库,嗨,还真是的,昨天还一堆堆的切粉垒到天花板,才一天功夫,全销出去了。阿九习惯地想,这要让我卖,得卖上三头几个月呢。阿九不得不承认这小子有点意思,有点头脑。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高兴得摇头晃脑的走,“咚”的一声,就撞到女人双珠的身上。双珠开口便骂他:“你一整天死哪去了?回来了也不吱声,傻笑什么呢?也不看路,幸好撞我了,撞墙上、石头上还不痛死你。”阿九“嘻、嘻、嘻”一味笑,说:“撞哪了?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双珠没来好气地说:“走,走,走,别嬉皮笑脸的。”阿九见女人这般不待见自己,就问,你今天吃火药了?高兴才对啊!这一大仓的切粉卖了,还不高兴?这小子,够可以的了。”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不说还好,一说,双珠便发火:“卖卖卖,卖你个头!”JJJ新疆文学网

“你干嘛呢?好好的,发什么火呢?”阿九问。JJJ新疆文学网

“白忙不说,还倒贴了本钱,是够可以的了。”双珠小声说,但话刚出口,便觉不妥。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听出味道来,盯着双珠问她出啥事?一辈子口齿伶俐的双珠,结巴起来,说:“没事,没事,我……”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问:“粉都卖了?”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不敢看阿九的眼睛:“我不知道,没看见,哦,倒喂猪了。”JJJ新疆文学网

“你说大话,你当我是三岁小孩?这垒得山一样高的切粉,猪吃了?你有几只猪?撑死了都吃不完。”JJJ新疆文学网

“都,都送人了。”JJJ新疆文学网

“都送谁了?”JJJ新疆文学网

“就今天来的那些人。”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突然伸手,指着双珠骂起来:“我说是吧!这小子就是让人捉摸不透。还有你那城里的媳妇,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育强就是被这个城里媳妇带坏的。” 阿九手指指,急得脚也跳了起来。又说:“都像他们这样,送,送,送,还叫做生意?不如做慈善好了。”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怕闹出事端来,说:“罢了罢了。不送也送了,他们说这是试吃,是促销,是改进质量。唉,如今我们都不懂那一套,就少管点,少管点好了。”阿九听了,举起手来要打人,可不敢打女人双珠,便把那一掌砸到自己的腿上,因为用力太猛,痛得他咧着嘴巴“嗷、嗷”叫。双珠就说:“你何必呢?心疼归心疼,莫拿自已出气哦!”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气得脸黑黑的,“噔、噔、噔”三步并作两步跑去拍儿子的房门。门上“囍”字还未褪色,红彤彤的,映照得阿九黑黑的脸红红的,显得有点挣拧。门没开,阿九更用力拍了。JJJ新疆文学网

“爹,你找我?”突然,儿子儿媳从阿九的身后走过来。阿九反倒不自在起来,刚才那股火爆气也消了一半。他半天没喝水,口正渴,他扬起公鹅般的沙哑音问:“你小子钱多烧身不自在了么?本钱没拿回来还贷着款呢!却学人大方送大礼了!你神经出毛病了?这才第一茬粉出来,一个钱仔没挣回,都白花花地流走了,有你们这样做生意的?”阿九把儿子媳妇带着一起骂。JJJ新疆文学网

“爹,我当什么事呢?这是我们销售的方案,也是一种策略。” 送走一大仓库切粉,那小子像没事似的说得轻松。阿九可不,这就像割了他的肉,他咆哮着:“什么狗屁方案?我在黎寨干几十年了,没送过人,粉照样卖精光。祖祖辈辈都这样干下来了,我就不信了,到了你手上,就得送个精光才能卖?啥歪理?别以为我不懂。我们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个败家仔?”JJJ新疆文学网

“爹,您听我说,我们家此前一直是小作坊操作,您那一套行得通,但现在我们家是生产厂家了,有了规模,就得有大厂经营的方式,您传统那一套行不通了。如果我们还像以前那样锱铢必较,那就误事了。经营一个工厂,不能再像您那样,一辈子苦干死干,节俭再节俭,厂子就能生存下来的。我们接下来就是按客人的季节性需求,搞季节性销售。淡季多检修,多创新,多创卫,旺季多生产、多销售。降低成本,提高质量也是我们下一步的重点,您就放心好了。”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哪有那么容易听得进去,生生地说:“您小子是嫌我抠门了?我告诉你,我可是全副身家搭进去的了,你大方啊!先把我和你娘的辛苦钱还上了,由你小子大方去。”JJJ新疆文学网

那天晚上,阿九是怎么被女人双珠拖回来的他不知道。不过从那时起,阿九就病了。病来如山倒,阿九病得一塌糊涂不止,还病了好长时间。JJJ新疆文学网

春天来了,他的病才随着天气的转暖慢慢好了起来。这好几个月里,他躺在病床上,决计再也不管那败家仔了,就当前世欠他的,钱全给他糟蹋丢掉好了,财去人平安。这不,自己不想这钱了,病就无端端地慢慢好了起来。JJJ新疆文学网

这天早上,他从床上起来想到处蹓跶蹓跶。慢慢走了几圈后,不知不觉便蹓到了切粉厂。他心里骂自己不争气,命犯贱,刚能走就想着这切粉厂来。唉,自己一辈子磨粉过来的,哪能说停下手来就停下手呢?哪能说不看就不看呢?这样想时,他干脆仔细看个够。JJJ新疆文学网

厂里工人正热火朝天干呢?阿九一打听,原来是厂里正赶货,还新招了批工人,日夜加班赶货。厨房不够人手,双珠也去帮个忙。阿九心想,难怪这段日子双珠忙得不见影。JJJ新疆文学网

其实双珠是怕男人阿九那个犟脾气又来,病更重,便不跟他说厂里的事,自己偷偷抽空到厨房帮忙的。阿九看到这场面,心里想知道个明白,便转到仓库那边。仓库里包装好的切粉堆积如山,比上次更多。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望着仓库的切粉堆着,心里一沉,怎么了?这好好的粉,怎么就卖不动了呢?阿九的热血又涌上心头。脑袋晕晕沉沉的,怕自己真摔倒,便转身扶着菜园篱笆回到自己屋里上床躺下。突然,阿九便诅咒自己老糊涂了,责怪自己心水不清。怎么就没想到清明节快到了,这节气一到,切粉立马就能清空。往年自己磨粉时不也这样?怎么到了儿子那,自己就犯晕了呢?这样想时,他悬着的心便落地了。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中午回来时,阿九故意装着什么也不知道,问她:“都开工那么长时间了,这小子还那样?”“你指哪样?”双珠知道阿九每样都想关心,都想知道,便故意吊他胃口。阿九不得不说:“仓库有存货?”“有,很多呢!”“为啥不卖?”“这小俩口说先压着,等那个什么优质产品证评定出来时再出货也不晚。”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一听就来气:“这小子,这货能等么?命里一线,难求一丈,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争得来么?卖了就是卖了,钱放进口袋才是最稳当的。卖粉就卖粉,搞什么假花样?若卖不出去变质了,那就等着丢沟渠吧!最后不就是大损?”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看了他一眼,撇撇嘴说:“你看你,又生气了,不是说好了不管,又管了?”阿九见女人双珠这个态度,气得拉起被子蒙过头睡去,连午饭也不起来吃。又回复病人状态,天天要双珠送饭到房里。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又开始为那一仓库的切粉犯愁了,他每天焦虑得茶饭不思,就盼着节气快来,客人把切粉抢购一空。JJJ新疆文学网

有道是猫有猫道,狗有狗道。媳妇有个同学开网店,优质产品证还未拿下来,切粉便给全部推销出去了,厂子又开始赶新一轮的货了。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知道切粉全卖走了的那天,非要喝点酒,双珠说:“你这老头,才知道这一茬货,你病在床上时,大批量出货都交易了好几十批,每出一批货你就喝,那还不得喝死你?”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死活要喝。双珠无奈,给他倒了一小杯。这一小杯下肚子后,阿九对女人说:“你说我命贱不,好好的有福不享,尽操这些我不该操的心,从今天开始,我就真真做老爷子了,享儿女福了。我再也不管了,不管了,还是这小俩口说得对。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70大寿时,儿子媳妇大办宴席,高朋满座,阿九第一回认识了好些大客户,一高兴便喝高了。宴席散后,双珠扶着半醉的阿九回家,经过旧磨房时,不知真醉还是假醉,阿九一屁股坐在石磨上不愿意进房,粗糙的双手抚着磨柄,说:“这磨柄我握了几十年,我歇下了磨也歇下,退休了,都退休了。”JJJ新疆文学网

“老头子,你也别说,你不想想,这十几年,我们家这个变化多大,村里通镇的公路不是他们小俩口捐助修建的?新厂房不是他们小俩口倒腾出的?我们家的高楼不是他们小俩口建的?这几十号工人不也是他们小俩口请过来的?眼前这好事哪一茬不是他们置办的,知足了。”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说:“这小子,就天生是个玩机器的料子,这铁疙瘩也能听他的。我们老了,真老了。”JJJ新疆文学网

双珠说:“按我说,我们这媳妇儿,就天生是个销售的料,这一仓一仓的切粉,我们担心卖不动,可她每次才几天功夫,便买个精光了。兜里的电话还响个不停,催货呢,嗨,我们真的是老了,是老了。”JJJ新疆文学网

阿九轻轻地握着双珠的手,脸上笑眯眯。俩人轻轻地站了起来走出旧磨房,两人眼睛都没看对方,只看远处那崭新耀眼的高大厂房。JJJ新疆文学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新疆文学网《新疆人物》杂志编辑部 宣 站长主编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技术支持:数字西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