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瑞芸]金博士

作者: 王瑞芸
字体:
时间:2018-07-25
来源: 互联网
关注:12100

      “金博士”的闯入,使得晓稚的生活发生了彻底的变化。呆板的穿着、了无生气的婚姻、囿于世俗形成并固化到自我内心的偏见统统被动摇、打破,晓稚才发现了真正的自己和人应有的人生。她如一只蝴蝶,蜕掉笨重的壳,开始飞翔于自我的美丽天空下。而施行魔法的“金博士”,却也有着他的故事。vvv新疆文学网

1vvv新疆文学网

“穿什么去呢?”晓稚站在衣帽间想。vvv新疆文学网

衣帽间很大,照样堆得很满,上班用的各种西服套装有一整排,甚至多年前从大陆带来的对襟毛衣都在……“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她手掌划拉着那些呆板的衣服,最靠墙的地方露出了那条黑色裙子。她眼睛一亮,一伸手就把它拽出来了。“对啊,怎么把它给忘了。”裙子是几年前买的,长袖,领口和后背都开着很深的V字形,下摆只到膝盖,零装饰,当时要命地喜欢上了那种简洁。可王辉不乐意她穿,会朝她说:“啧啧……看看年纪啊!我们这样的人,这么打扮可不合适!”裙子因此一次没有穿过。vvv新疆文学网

她迅速果断地把裙子穿上,心里生出了顶撞。vvv新疆文学网

穿衣镜里露出她吃惊的面相。哇,这裙子的好处就是退缩到最不起眼的位置上,竭尽全力去勾勒烘托它包裹的身体。那身体从年轻时得分就远比脸蛋高,又因为没有生孩子,腰臀都没向外扩张,腿和胳膊都很颀长,与苗条的身体搭配得正好……镜子里的人笑了,又停住,眨了眨眼睛,一下把束在脑后的头发散开,从抽屉里翻出一条红色的发带,系上。vvv新疆文学网

她甚至举起双臂,踮起脚尖转了一圈,感觉轻盈飘逸,感觉那条裙子让自己像换了个人。vvv新疆文学网

Excellent”(太棒了),她朝镜子说。vvv新疆文学网

……vvv新疆文学网

顺着酒吧砖砌的台阶缓缓走下设在地下的舞厅时,晓稚明显感到空气被什么东西绷紧了,向她射过来的视线几乎像子弹……但没有退路了。幸好舞厅里灯光幽暗,她暗中咬着牙叫自己一步步尽量从容地走到熟悉的同事们面前,身上竟然渗出了细细的汗。等她能在暗暗的灯光中分辨出同事脸上魂飞魄散的表情时,她突然乐了。vvv新疆文学网

同事们纷纷朝她围过来,有笑的,有叫的……恭维话像雨点直淋到她头上。克莱尔干脆拨开她身边的人,凑着她耳朵叫道: “……真不敢相信这个美人儿会是你!头儿,你今儿这一下子,把我打趴下了,这比你什么完美的电路设计都要漂亮一百倍!”vvv新疆文学网

“这就对了,你这个推着不走打着走的东西!”晓稚笑眯眯地在心里骂他,心情大好。这个比她大几岁的白人男性,一向吊儿郎当,经常不肯服从她这个亚裔女性的指挥。今天来对了,裙子也穿对了,平时全公司上下的男人们,没有一个肯对她这个勤勉而认真的课题组负责人多看上一眼的。他们愿意看的亚裔女性是来自韩国的Amy,公司上下都叫她“亚洲美人”。vvv新疆文学网

“亚洲美人今天穿了什么来?”她张眼四处寻找。可这时灯光更暗,音乐响起,人往四处散开,摇摆,不再顾得上说话。晓稚抖擞起来,混迹其中扭摆,虽不擅跳,但刚才“一炮打响”的效果,给了她很多自信。扭摆到开始喘了,她正欲退下,却斜刺里有人伸手拉了她一把,跟着就听见一个浑厚的低音:“继续跳,只管跟着节奏,你会越跳越好的。”在搅拌机般上下起伏的缭乱光点中,晓稚只依稀辨得出一个门板似的厚大人形,晓稚冲那方向一笑,突然有了力气,直扭摆到灯光大亮,舞者四散开来,人流往供应酒水的吧台方向拥。vvv新疆文学网

“橙汁。”vvv新疆文学网

吧台里的年轻侍者身形细瘦,脸白得像面具,一绺涂了油的深色头发落在他窄窄的脑门上。他面无表情地拿起装果汁的玻璃瓶,那个低音却又在晓稚身后响起:“把果汁放下吧……你不觉得今天不来点酒是说不过去的?”vvv新疆文学网

她转过身去。vvv新疆文学网

是个有了些年纪的男人,足足比她高出一个头,身体宽得像半堵墙,起码有一半的黑人血统,鬓角发根整齐得几乎扎眼,藏青色的西服,暗红色的领带,高出西装领口半寸的白色衣领……很标准的绅士打扮。vvv新疆文学网

事情要开始可笑了吗?晓稚想。不过今天过节,谁不想在节日期间放松一下,任性一把。那么好吧!vvv新疆文学网

笑眯眯地跟了他走到旁边供酒的吧台前,看着他从侍者那里接过两杯红酒,递了一杯给她,还把她往吧台的顶端领——那里人少,又从柜台前挪过来一张高椅,请她坐。他呢,却站着,倚着柜台,一手端着酒杯,一边侧过头来,向她介绍了自己的名字,然后笑着问她叫什么名字。vvv新疆文学网

音乐依然响着,到处是人的说话声,她压根没有听清楚他的名字——主要是没打算要听清楚。“哦,叫我Lucy。”晓稚一带而过地说。vvv新疆文学网

“如果我叫你的中国名字,你会不会觉得更亲切些?”为了让她在喧闹中能听清楚他的话,他的身体微微朝她倾过去。vvv新疆文学网

晓稚朝他一笑,明白地露出了揶揄的神气。(他怎么知道自己从中国来?)vvv新疆文学网

“试试看嘛。”他不迁就。vvv新疆文学网

晓稚故意用纯正的普通话把“晓稚”念了给他,她知道,所有的美国人都会被那个“稚”的卷舌音绊倒,没有人愿意叫她的中国名字,公司上下全叫她Lucy。果然,他跟着重复一遍,舌头在“稚”上绊住。vvv新疆文学网

晓稚慢慢地抿着酒,眼睛从酒杯上方看着他,欣赏着这个庞然大物的困窘。“OK……还是Lucy吧。”晓稚说着把手里的酒杯朝他晃了晃,从坐着的高脚椅子上起身,没打算跟他多搭讪。vvv新疆文学网

他不回答,探身把手中的酒杯放在柜台角落上,左手撩开西服的前襟,右手从西服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一支笔和一张小卡片,递给晓稚,“喏,你写下来,这样对我会容易些。你不觉得,对父母起的名字要认真尊重才对,为什么Lucy!这里遍地的Lucy,美国不缺Lucy。”vvv新疆文学网

这话听着顺耳,晓稚接过笔纸,写的时候,留意到那笔手感极好,想是名牌,纸也不是随便的一片纸,而是印有一圈金边,左上角有AJK几个缩写字母的精制空白留言卡,而晓稚已经注意到他伸过来的手腕露出的衬衣袖口上也同样绣着AJK。“那该是他的姓氏缩写了,什么来路——这个家伙。”她想。vvv新疆文学网

他接过卡片,又央晓稚读了一次,然后很仔细地在下面注音,自己又看着念了两遍(发音勉强合格),才把笔和卡片放进西装胸前内侧的袋子里一贴近他心脏的位置,脸上是一副郑重其事的表情。vvv新疆文学网

晓稚已经把杯子里的酒喝完,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在她面前做这个弄那个——仿佛在旁观一只猫正在打算缓慢地一点一点接近它的目标,她突然渴想打击一下这只硕大的黑猫,一种喜剧的心情升了起来。vvv新疆文学网

“别为我的中国名字费心了,我来告诉你我的两个孩子的中国名字,很萌的名字哦!一个叫大毛,一个叫二毛……”vvv新疆文学网

那人很响地大笑起来,同时把手伸给她,“……就知道你根本当我是个陌生人了,我是公司新来的保安经理安德烈,安德烈·金……刚才你没听清楚我的介绍吧,这么吵的地方。嗯,公司里每个成员的基本信息我那里都有。”vvv新疆文学网

不等他话音落下,晓稚连忙伸手给他,笑容也亲热了:“听说保安部换人,惭愧,年底前赶项目忙得我连餐厅都不去了,更别说……想不到竟是你!安德烈,你好。”vvv新疆文学网

“为了和你同事!”他探身把放在柜台上的酒杯拿起来,伸过来跟她的杯子碰了碰,见她的酒杯已空,笑起来,回过身去到吧台上替她又要了一杯,递给她,重新和她碰了杯,开口就说:“不过我要诅咒自己的疏忽,倒像没长眼睛,一个已经工作了十天的男人,竟然没有发现公司里的美丽女人,那是不可原谅的。”vvv新疆文学网

这么露骨的调情,在同事之间是罕见的。晓稚却马上听见了自己的流畅回答:“确实是你的问题,而且问题很严重!”她被自己吓了一跳——那句话好像是自动跑出来的,她今天轻飘飘的真有点儿管不住自己了。vvv新疆文学网

他又哈哈大笑起来。vvv新疆文学网

灯光再度转暗,又一轮舞曲响了起来,可他和晓稚都没有要跳舞的意思,他们高高兴兴地聊起来。晓稚注意到,无论自己瞎扯什么,他都听得非常着迷,一双眼睛一直欣赏地看着她。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说,“一个女人得有多傻才会在这种俗套里中招啊,韩晓稚博士!”可她同时分明感到自己并不想马上摆脱这种俗套。他看她的眼神让她平生头一次觉得自己是个美丽的女人,天哪!vvv新疆文学网

从小到大晓稚因不漂亮,把力气都往另一个方向使,做好学生,好雇员,好负责人……她在自己四十年的人生中极少想到自己的性别。十九年前,比她高一届的王辉毕业了,有一天在大学图书馆门前叫住她,突然向她表示要跟她交朋友。晓稚吃惊:她和他彼此从无单独来往,既有此念,为什么不早些开口,却在马上要离开学校时才来找她?他说没有关系,他对她已经完全了解(晓稚是年级中功课最好的学生),为了做到公平,他会给她一年时间,让她去了解他。他就分配在市内另一所高校工作,两人可以每个周末会面。他甚至算清楚了,一年五十四周,去掉四周可能会有其他事情打岔,那么晓稚至少有五十天的时间去了解他,应该足够了。结果没有花掉五十天,晓稚就觉得该嫁给他了,不是出于强烈的感情,差不多是因为做事的效率。好像他给了她五十天时间完成一件功课——而这件事正像功课,晓稚向来是提前完成功课的。只是,她和他确定关系之后,无论是王辉的家人,还是在周围朋友们眼里,是王辉“亏”着点儿。王辉一米八五,眉眼周正,皮肤白皙,是系里的帅哥,谁都觉得他的身边将会配上一个漂亮妻子。他与晓稚结婚,一度引起系里师生的小小骚动。实在因为晓稚不够漂亮,个子虽不矮,身材也不赖,可那张脸很难让她得分,眼睛小,单眼皮,鼻子不挺,甚至连皮肤都不及王辉白。要找优点,也就是嘴和牙齿长得不错,笑起来嘴角上还出现两个小小的酒窝,让人觉得有几分甜,其他就一无可取了。谁都知道她会念书,却不擅打扮,走在王辉身边,真的一点都不给分。vvv新疆文学网

晓稚的话稀落下来,面对眼前这个美国人不加掩饰的欣赏眼神,她觉得有点儿过意不去。他很及时地放下酒杯,不容置疑地对晓稚说:“听见吗,换成探戈了,探戈是我最爱的!” 晓稚都来不及想,就发现自己已经很听话地从高脚的椅子上下来了——哪怕她根本不会跳什么探戈!vvv新疆文学网

真是新鲜的经验,被他领着,甚至可以说是被他“载”着——像坐在一条船上,晃啊,晃啊,是很舒服的绝对不会翻船的那种幅度。想不到那么厚大笨重的人,跳起舞来,简直浑身都是节奏。不过,跟年轻人不同的是,他的节奏藏而不露,既不张扬,也不夸张,看上去他的上身几乎不动,只有挨着他的人才可以感觉到他一身的节奏是通过他的每一个关节默默传递的,并具有电流般的穿透力。晓稚即使不擅跳舞,可是只要跟着他,服从他通过手、肩发出的准确的暗示就行了。她悄悄地看他,他陶醉在音乐的节奏里,眼睛几乎闭着,可一只手始终稳稳地托着她的腰,另一只把她的手满把抓住,在那只手里,她真觉得自己成了一个柔软无骨、袅娜纤细的淑女。其实,王辉也高大,可是他从来没有让晓稚有过这种感觉。不过,王辉不跳舞,还有,王辉从来没有用像这个人的那种眼神看过她,从谈恋爱起直到现在,一次也没有。vvv新疆文学网

瞧,事情就是像这样开头的……那个声音又在晓稚的耳边开始说话了。她甩一甩头发,有意识地撑了撑胳膊,让自己和他的距离可以稍稍远一些,他立刻毫不犹豫地把她拉近,她再撑开,他再拉近……晓稚慌了,喜剧的心情倏然消失。vvv新疆文学网

在换舞曲的间隙,晓稚借口和别的同事去搭讪而摆脱了他。她兴奋地找各种话题,跟别人聊得又密又急,听亚洲美人说的荤段子笑得直不起腰来……可还是挡不住她心里升起的一份好奇:这个显得很特别的安德烈,应该也会向公司里别的女同事套套近乎吧?这惹得她有意无意之间在人堆里寻找他,可她发现,他没有再跳舞,大部分时间一直稳稳地站在吧台边上,哪怕是在跟别人说话,也会接收到晓稚的视线,一次都不错过地朝她一笑。vvv新疆文学网

她马上把眼睛转开,在心中很严厉地责备自己:“什么东西!只喝了两杯红酒而已……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吗?!罢了,胡闹得也够了!”vvv新疆文学网

她离开得比其他人都早。他并不像别的同事在口头上挽留她,只问“你能确认那两杯葡萄酒已经消化了,开车完全没有问题吗?”vvv新疆文学网

“没问题。”晓稚让自己直视着他,毫无怯意。vvv新疆文学网

“你知道这个停车场出口处有个铁桩,设计得有些问题,你开出去时要小心才好。我该找酒店老板说一说这个事,放上个记号才对,免得擦着谁的车,天又黑。”他照这样说着很自然地和晓稚一起往外走。在门口柜台上拿长外套和围巾时,他个子高,也就先从前台小姐手里接过外套,在晓稚身后展开,让晓稚伸胳膊套上,在晓稚扣外套扣子时,还顺手拿起围巾给她围在脖子上。晓稚浑身发热,用佯装的轻松口吻说,“哎呀,你的工作责任心都辐射到公司之外的地盘了,你就照这样对待公司里的每个女同事吗……我一定要到老板跟前去夸夸你,我说到做到!”vvv新疆文学网

“单身的和丈夫没有陪着一起来的,我会,这是一位绅士的义务……出于安全考虑,请让我陪你到车上才是。”vvv新疆文学网

晓稚觉得血全涌到脸上去了,她把脸半藏进围巾里,不再说话。走到车边,上去坐好,冷冷地谢了他,半分钟都不耽误,马上启动引擎……他敲了敲她的车窗,她只好摇下车窗玻璃,不耐烦地等着他补说“今天晚上真高兴”。vvv新疆文学网

“铁桩在左边,你出去时别贴着左边太近就好。你真的确定,现在开车回去没有问题吗?你能确定吗?”vvv新疆文学网

“没问题。”晓稚迅速回答,甚至没有再说声谢谢,一踩油门车朝前滑出去,车窗玻璃还没摇上去,冷风扑到她变得滚烫的脸上,她觉得自己在生气,可是不知道自己在生谁的气。vvv新疆文学网

到了家,在车库门缓缓上升时,她强烈希望王辉已经回家。车库当然空着,因为还不到12点,他当然还没有回家。每周六晚间去朋友家打牌至午夜,是王辉雷打不动的周末娱乐,今天也不能叫他例外。vvv新疆文学网

晓稚很落寞地进门,心里甚至后悔回来早了——王辉又不会领情。冬夜里这个接近五千平方英尺,只住了两个人的大房子,空旷得叫人不快。晓稚进门后一路开灯,并调高暖气的温度,也不脱外套,只是从楼下走到楼上,又从楼上走到楼下,摸摸这个,动动那个,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其实她什么都没法想,脑子里一团乱麻。 她下意识地把散在沙发上的报纸归拢来,那是《华尔街日报》,王辉每日必读。他们这个家的经济是由王辉管理的,因为他热衷做股票投资,而且做得业绩不错。vvv新疆文学网

“……是的,干得不错,那样稳当的人,一切中规中矩,规规矩矩地交朋友结婚,规规矩矩地留学拿到博士学位,规规矩矩地上班挣钱……而且,他相貌堂堂,不喝酒,不抽烟,这个那个的坏习气一概没有,每一分钱都拿回家,像筑巢似的编织起一个家,一个巨大而簇新的家。”晓稚在心里对自己说。可另一个声音也在朝她说:vvv新疆文学网

他怎么还不回家?整个晚上连个电话都没有,就是外人都知道嘱咐她小心开车,嘱咐了又嘱咐,生怕她有闪失……好嘛,他觉得一切顺顺当当,嗯,那是的,老婆不光好使,高效,而且安全系数极高(他肯定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今天照打牌不误)。瞧把他给惯的!他那种随随便便的神气,那种身量、体格和大脸……真好像他什么都见过似的。他究竟见过什么?一份工程师职业、他的股票、七八个惯熟的中国朋友……全在这里了,就这么多!在他的世界里甚至放不进一条稍微性感一点的裙子!他所有关注的焦点,就是给自己建立一个窝,这个事情原是不必操心的,只是他努力要把这个窝的空间扩大,越大越好,于是,现在这个两口之家的房子有六个卧房,五个浴室,大部分房间常年完全空着。至于这个“窝”里的两个活物,他和她,就不在他操心的范围里了。vvv新疆文学网

后背像生出很多细小的刺,有了搔痒感,大概是室内气温升高了罢。晓稚脱了外套,摘下围巾,迅速把已经收成一叠的报纸放到沙发边上的藤篮里,动作快得不大自然。vvv新疆文学网

“慌什么呢,” 晓稚朝自己冷笑,“……那种环境,那种灯光……跟给人吃迷药也差不多,人人都在逢场作戏……这些年下来,自己在美国也是过五关斩六将的,难道还能怕了什么不成!”vvv新疆文学网

2vvv新疆文学网

过了圣诞节,又过了元旦。重新去上班的晓稚穿了一身深色的西服套装,一双平跟黑皮鞋,头发又照原样在脑后一把束起来,除了稍稍涂点颜色很收敛的口红,没有化妆。中午在公司的餐厅里,她选了靠墙的餐桌坐下,看见安德烈进了餐厅。vvv新疆文学网

一上班她就在公司的网站上查了,保安主任,Andrew J. King55岁,单身。(哼!)vvv新疆文学网

安德烈拿了食物,巡视了一遍餐厅,视线漫不经心地扫过她,甚至隔着一排桌子经过了她坐的地方,却像完全不认识她一样。vvv新疆文学网

晓稚觉得胸口像是被人打了一拳,口中的食物差点儿没有呛出来。身体的这种自然反应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恨不得暗中抽自己两嘴巴才好。vvv新疆文学网

亚洲美人施施然走过来,坐到了她对面,放下食盘,皱着眉朝她笑道:“哈……瞧你,干吗又做回韩博士了?那天舞会上的Lucy怎么说没有就没有了?看看你那天把那些老男人们惊的,连我们女人都被你惊到了!跟你同事这些年了,都没有注意到你有那样的魔鬼身材,你为什么要把自己穿成眼下这副模样……弄得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