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月]地理课(1)

作者: 胡月
字体:
时间:2019-01-09
来源: 互联网
关注:12100

      GGG新疆文学网

我死死抓着刚抢来的布袋仓皇逃跑,要不是为了父亲的手术费,我绝不会去打一个上了年纪女人的主意。我看见那个女人走进孟买古鲁帕尔医院旁边的自助银行,出来时手里拿着一个鼓鼓的布袋,她环视着四周,用头上垂下的沙丽将布袋盖住。当时,我无意识地站在古鲁帕尔医院门口,正为巨额手术费发愁,痛苦与无奈占领了我的皮囊,将我吞噬在黑暗里,离父亲手术的最后期限还有几天,不,或许只有几个小时,再这样拖着,父亲可能连一分钟都挨不下去,我不敢再想。此时,那个女人已经走到了离我只有一两米的地方,就在那一瞬间,我恍惚看见藏在沙丽下的那个布袋里,很多卢比挤在一起发出的迷人的光,那光迅速扩散,毫不掩饰地荡进了我的身体里,还没等反应过来,我的手和腿就接到了预先指令,迅速偷袭了她,闪电般将布袋抢走。现在,我正疯狂地在一条并没有事先设计好或熟悉的路线上奔跑着,耳朵里除了奔跑而大量灌进的风,就是那个女人奋力追赶我的咒骂声,那声音不断在空气中撕扯,引来了路边的执勤警察,随即更多的警察抡着棍棒代替了那个女人竭力地追赶我,我就像一只被狼群锁定的羊,我想我快完了。GGG新疆文学网

仓皇不觉的奔跑将我带进了贫民窟附近狭窄的老街,供奉迦梨女神的信徒们整片地坐在庙宇前,等待接受翌日的净洗;道路两旁猫着腰的穷人正热烈地和地摊老板就某件二手物品讨价还价,流浪狗成群结伙地流窜在人群之间,为各自所需而奔波。半空中,一根根简易的竹竿毫无秩序地从街道两旁的居民家中伸出,晾晒着床单、衣裤抑或女人的隐私物品,我好几次在奔跑中差点跌倒,还不小心踢翻了地上一筐正在贩卖的释迦果。果子散发出的清甜气夹杂着贫民窟的骚臭味,迅速随着热空气弥漫在鼎沸的人语中,很快,我的整个胸腔也被这股气味占领,呼吸道犹如一块腌制熏肉,每次呼吸都撒一层盐。我被警察追了四个巷子,双腿就如木偶般机械运动,似乎一个踉跄我就会栽倒在地。GGG新疆文学网

我张着嘴大口地呼吸,实在跑不动了,连脖子上的指挥中枢都跟拨浪鼓一样左右不停地晃动,我用余光扫视着周围,发现前方靠左十米处有一家店铺,也许我可以暂时钻进去避避险,然后找一个隐蔽的地下室或直接从后门溜出去。对于一个筋疲力尽的小偷来说,这也许是最好的安排了,但很快我就发现,除了暂避,其他想法好像并不现实。这是一家不足十平方米的正方形店铺,既没有套间也没有后门,甚至连窗户都没有,在店铺门被我突然撞开又瞬间关上后,喧嚣被一同阻隔在门外。黑暗和幽静让我一下子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根冒着微弱火光的蜡烛被放置在店的一角,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奇异的物件,美洲象的乳牙、高原狼的指甲以及猕猴的胃,还有几个人类的头骨以及一些我根本认不出的东西。正在我气喘吁吁急于寻找脱身的办法时,一直坐在角落里的店主走了过来,她浑身裹着黑色沙丽,向前弓曲的脊柱让头纱直接垂在了地毯上,透过暗淡的烛光,我隐约看见了一双与其朽滞身躯完全相反的充满渴望的眼睛。GGG新疆文学网

那双眼睛似乎可以洞察一切,它微微紧缩又猛地睁大,目光立刻落在了一个挂在墙上的头骨那里,她颤颤巍巍地走过去将头骨取下,从里面拿出了七个色彩斑斓的玻璃瓶。此时,烛火似乎瞬间收起了自己的光芒,变得若有若无微微弱弱,暗黑中,我甚至始终没有看见她的手。GGG新疆文学网

我试探着走过去,她没有看我,而是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这里一共有七个瓶子,红色让你拥有世间最美的容颜,蓝色给你长生不老的体魄,黄色为你带来无穷无尽的财富,紫色赋予你永生不死的灵魂,绿色将你变成无所不晓的先知,黑色赐你力大无比的能量。”她每说一句都离我越来越近,似乎马上要贴到了我的脸上,她接着说:“红色和蓝色的药水已经换出,现在里面装着交换者觉得自己不再需要之物,而你,我想还是最需要这个透明瓶子里的药水。”说着,她又拿出了一个盛满药水的透明瓶子,并正好将其塞插在了我的领口里,“因为这瓶药水可以让你拥有透明之身,没有人能看见你,比如门口那些正在找你麻烦的警察。”说着,她的眼睛睁得更大了,像一不小心便会坠入的时空深渊。GGG新疆文学网

正在我浑身汗毛像卫兵一样在皮肤上整齐站立时,门外警察的砸门声再一次让我陷入恐慌,店主又一次提醒我,与其说是提醒,我想当时更像是一场精心设计的引诱……她说,只要我愿意,只要我愿意,我就会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逃过这一劫,她还反复说,世间有许多我所不知之物,它们和人类近似,正站在时间和空间的交叉口,等待人类不需要的东西,比如一个实实在在的躯体。说着,她眼中除了渴望又加了一层贪婪,此时,警察已经破门而入,一束刺眼的阳光直射到我的脸上,我完全暴露在了他们面前,我不能被关进去,父亲还在等着手术,我怎么能被他们带走,我真的不能,此刻,我唯一的选择,也许那只是哄人的话,但也是我不得不尝试的办法,我迅速拿起夹在领口的药水,一口喝了下去。瞬时,我的脚底轻了起来,一下子感觉不到了身体的重量,还看见了很多站在时空里的透明人,他们好像也很轻,有的飘在空中,有的躺在地上,而面前呈现的,是一屋子满脸不可思议神情的警察,他们仿佛有五秒钟被时间定住一样愣在那里,然后又迅速分布在了这个狭小的店铺里,翻着地毯和墙壁的每个角落,和我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个裹着黑色沙丽的店主……GGG新疆文学网

我走出店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来到了对面的飞饼摊子,并在几个年轻美丽的正在等待飞饼的姑娘面前做了个鬼脸,在发现她们全部无动于衷后,我坚信,别人真的看不见我了。我为自己新的变化而欣喜,当务之急,便是赶紧回古鲁帕尔医院为父亲的手术费跑一趟。我大摇大摆地走进医院财务室,先是走到每个财务工作人员面前晃了几圈,然后在背对着他们的电脑前坐下,用刚刚瞟见的财务人员登录信息进入收费系统,很快,父亲卡普的住院信息表格里出现了缴费完成的界面。我终于长舒一口气,堵在心口近三个月的巨石似乎也从这口气里呼出来,我趴在财务室的桌子上,看见窗外的树叶闪着光,让人心醉,趴在那里,我几乎马上就要睡着了。突然,我想起一件事,我要把抢来的钱还给那个女人,我是在医院门口抢的,如果那也是救人命的手术费呢。GGG新疆文学网

细思极恐,我立刻奔跑起来,轻盈的身体似乎毫无阻力,我以比平时快十倍的速度向警察局奔去,里里外外找了三圈,我在一个走廊的角落里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哭泣声,我循声走过去,我认得那个被我突袭的苍老身躯,此时,她已经摘下面纱,全身心投入突如其来的悲伤中,泪水顺着深凹的皱纹向下滴淌,流进了我的心里,我默默地将抢来的钱袋放在了她身边,希望没有耽误这些钱的用处,如果因为钱被我偷了而影响到一个生命的生与死,那我真是谋财害命了。GGG新疆文学网

接下来的一周,父亲顺利地进行了手术,他的整个肝脏被重新移植,正在进行免疫抑制药物治疗,我每天都在他的病床旁守候着,期待他顺利度过移植排斥期。然而,当父亲醒来后,我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和从前处于两条毫无瓜葛的平行轨道上,我站在父亲面前,他看不见我,我双手握着他的手,他感受不到,我对着父亲大声说话,他仿佛只听见了空气流过的声音,我咆哮着在整个医院呼喊,没有人表现出一点不同。此时,我深刻地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可以感知我的存在,我完完全全变成了空气,一团透明的还有思维的空气……GGG新疆文学网

我流着眼泪,飞速向那天逃离的贫民区老街奔跑,迦梨女神庙前的信徒已经净洗完毕,这次我没有踢翻路边的释迦果摊,也没有差点被路边伸出的晾着床单、衣裤抑或女人的隐私物品的竹竿绊倒,第一次奔跑的汗水变成了泪水弥散在空气中,依旧夹杂着特有的骚臭味。我跑了四条巷子,来到了一个飞饼摊面前,几个年轻美丽的姑娘正在等着新的飞饼出炉,一切都以不变的面貌出现,除了那家店。GGG新疆文学网

飞饼摊已经是贫民窟老街的尽头,对面除了废墟什么都没有,我在四周慌忙地寻找,一直到天黑了下来,似乎也都是徒劳的,我一块一块地翻动废墟上的瓦砾,鸡蛋大的石块已经耗尽了我的浑身力气,一钩弯月高高悬在黑夜中,绝望和无助成了我的影子,我坐在废墟上,痛哭流涕。倏时,一个貌若天仙的姑娘走了过来,她似乎和我一样沮丧,让我出乎意料的是,她竟然走过来坐在了我身边,并对我说道:“你是那个喝了透明药水的可怜人吧,不要惊讶我为什么能看见你,因为我是喝了那瓶红药水,换来世间最美容颜的人,那个可恶的店主用我身边所有的真爱换给了我这副无用的皮囊。”说着,姑娘掩面哭泣起来,“我找那个店主很久很久了,她本是个透明人,我想她一定是换走了你的躯体……”我诧异地看着眼前惊为天人的面庞,说:“那么,喝了蓝色药水的人也在寻找她吗?”姑娘悲伤地说:“他已经死了,那个喝了长生不老蓝色药水的人,得到了健壮的体魄和不老的容颜,却被换走了神志,他也许没有想到神志对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他在走出这条街后就被汽车轧死了……”GGG新疆文学网

“他不是应当不死吗?”GGG新疆文学网

“不死,是说他不会被衰老夺去生命。”GGG新疆文学网

“那……”此时的我昏昏涨涨。我不知是悲伤还是愤怒,还是掺杂了别的什么,反正,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还该做什么。GGG新疆文学网

就在这时,我觉得看到我从对面的飞饼摊前走过来,在经过飞饼摊的时候我还抽了抽鼻子。——怎么会是我呢?我不是在这里吗?GGG新疆文学网

下意识,我的手伸向自己的脸。不,是我,对面走过的是我的身体!现在,它归那个该死的店主所有啦!也就是说,现在走在我面前的是我的身体,而占有它的却是那个该死的店主!GGG新疆文学网

“把身体还给我!”我冲到“我”的身后,“我不要什么透明,我要我的身体,把我的身体还给我!”GGG新疆文学网

我抓住他,或许可以说我抓住了我。你当然能明白我的意思,只是我抓住他的时候感觉怪怪的。GGG新疆文学网

“不,不能。你没有反悔的条件。”被我抓住的“我”竟然想挣脱我,“而且你因为透明而躲过了警察。无论是什么原因,透明都是救了你的命的。”GGG新疆文学网

“不,不,不行……把我的身体还给我……”我死死地抓住“我”,泪流满面。GGG新疆文学网

突然间,我听见一声莫名的脆响,是纸片被猛然抖动的声响:“印度,是一个充满神秘的国度,下课。”GGG新疆文学网

同学们纷纷收拾书本,兴致勃勃地想着放学后的美味午餐,我走上前去,帮着老师收拾着尚未折叠好的印度地图。GGG新疆文学网

“老师,下节课您要给我们讲非洲了吧?我在电视上看过。老师,那里真有成群的斑马吗?真有淘不尽的黄金吗?真有很多的金字塔吗?老师,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去非洲旅行。”GGG新疆文学网

有怪癖的地理老师显得不耐烦,他从我手中夺回地图,抖了抖,“小同学,和一个不能出远门的地理老师说这……”他把那张地图弄得哗哗地响,“我不喜欢地理。” GGG新疆文学网
GGG新疆文学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939号

 技术:果树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