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铧]难得有你(1)

作者: 弋铧
字体:
时间:2019-03-15
来源: 互联网
关注:12100

      1uuu新疆文学网

群里热闹了两天,现在清净下来。刘春平摆弄手机,不停地看有没有新会话消息出来。现在是接近晚上九点,那边应该快到第二天的中午十二点,该是他们午饭前的放松时段。这个时间点,理应是朋友圈热闹的时辰,但,毫无动静。uuu新疆文学网

小鹤懒洋洋地下楼,随手在餐桌上拿个苹果啃起来。这段时间她刚怀上,精神明显有点懒怠,原本朝气蓬勃的脸,也尽显厌世的憔悴。她并不靠近他,在另一张单人沙发上歪着。楼上有卫生间哗哗的冲水声响起,过一会儿,听着清晰的开门关门声、笃笃笃的脚步声,好久,才终于复归平静。小鹤眉头皱紧,撇着嘴道:“真他妈讨厌!还以为是豪宅呢,原来是个乡村土坷垃,这什么破别墅,一点声响弄得整栋楼都听得见!”uuu新疆文学网

刘春平用眼神制止了小鹤的再次发泄。uuu新疆文学网

带小鹤来温哥华的时候,他就告诉过她,国人口中的别墅和这边的HOUSE不是一层意思。该怎么解释呢?也许区别在价位,国人的别墅是富人的标配,而这边的HOUSE虽说外表有点类似,但毕竟在字面意义上纯指一个“家”的意思。小鹤不理解。当时她蹦跶在两层楼的建筑里,有前院又有后院,还有独立的车库,错把生活理解成上了一个高端的档次,在朋友圈里不亦乐乎地秀了大半年,现在终于疲惫。特别是腾出两套独立空间租给两个留学生后,被打扰的生活眼见得由从前的姐妹淘羡慕的圈子里跌出来——因为租金可以补充还贷,她深恶痛绝刘春平的精打细算。uuu新疆文学网

刘春平没有理会小鹤的暗中较劲,他还在专注他的大学朋友圈信息。有消息蹦出来,老梁在喊话,让大家接龙参加三十年同学大聚会,现在的名字已经有七个了,五个男生,两个女生。uuu新疆文学网

定的是十一国庆节,说好大家都有空,再忙也把手头的事情全盘放下。毕业三十年必得团聚,当时二十年团聚时相约过的,谁都不能落下。uuu新疆文学网

刘春平把接龙名单复制,续上自己的大名,但犹豫很久,最终还是一字一字地删除,没有发送出去。他想再等等,总得有二三十个同学都报上名,特别是王凤妹签到后,他才能最后以点睛之笔亮相吧?怎么说他也是海外华人,该有归侨的待遇。uuu新疆文学网

小鹤问:“我不能总吃苹果吧?我还想吃老干妈呢!今天一天都没胃口,你回家来就摆弄你手机?你不管不顾我,也不管不顾我肚里的孩子吗?”uuu新疆文学网

刘春平在国内初见小鹤的时候,没觉着她有那么大的脾气。虽说是东北人,有飒爽之风,但她喜欢笑,嘴角老是弯成一只月牙儿,眼睛又大又妩媚,性格直爽。这点李凡和她不能比,你永远不用去揣摩她的心思,而且小鹤毕竟是做保险出身,晓得如何哄客户开心。现在把她迎娶上门,对客户的那份贴心全消散在祖国大地上了吗?只把戾气对着刘春平?uuu新疆文学网

老干妈在超市里有,现在这个时辰,大约只有华人的超市还在营业。刘春平拾了手机,起身,准备去给小鹤买她喜欢的中国食品,巴结她还没能适应过来的中国胃。uuu新疆文学网

“你就知道跑!你跑啥跑?你还是个男人吗?把老婆留在这破房子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发动了车,小鹤还能跑出来追着他叫唤,身影趴在门框上,像一只昼伏夜出的蝙蝠。邻居家有人探头探脑的,在帘子后面影影绰绰。素里这一带,还是西人住得多。刘春平有点怕,哪天物业管理的会不会找上他,说他干扰左邻右舍的宁静?uuu新疆文学网

回来后,给小鹤下点方便面,多搁点老干妈,人吃饱后估计就能听得进话了,让她在家里怎么闹腾都行,千万别影响到邻居家。来加拿大二十多年了,刘春平还是不习惯和西人打交道,那是种有理说不清的状况。uuu新疆文学网

王凤妹现在是院里的副院长,主管行政和招生。谁能想到当初唯一一个从农村考进来的妹子,现在按身份来说,比他们当年的一班同学都要混得强?uuu新疆文学网

8403班属计算机应用系,当年计算机是尊贵的,考入大学的一众同学,五十二个学生里有五十个在此之前都没见过真正的计算机。十个女生中,七个来自大城市,两个来自县城,只有王凤妹,来自湖南穷乡僻壤的山里,却以当年他们全县第二名的成绩进入了这所大学。当年的王凤妹得意洋洋地说过,县里派了一辆小车到他们村,进不去;又借了几辆自行车,再徒步好几里到她家门,爆竹、红绸带、带镜框的光荣奖状,张灯结彩地喧闹到她家。uuu新疆文学网

王凤妹后来改了名字,优雅地叫作王彤,她对着一众同学说:“我爸没一点重男轻女的思想,我爸很为我自豪,说,你能读出来,国家就供你了,我给国家做贡献了!”她用手腕擦擦衣袖,完全没有一点羞涩和不出头的乡下妹样。她从来是好学生做惯了,所以在大城市、大学校、大讲堂也是一副出人头地的模样。但她知道吗?当年坐在下面的那些女同学们,那些和她一道度过四个春夏秋冬、和她一道挤在六人一间的宿舍里的姑娘,在背地里,在表面上,都是多么地瞧不上她,多么地毫不掩饰地冷嘲热讽过她。uuu新疆文学网

李凡是最咄咄逼人的一个,刘春平亲耳听她取笑过王凤妹:“她身上那味儿啊……”李凡的声调拖下去,像青衣出场前甩的水袖,迤逦而绵长,女生们全都笑得人仰马翻,好不热闹,似当年马拉多纳的横空出世,那个上帝之手对王凤妹的召唤,赢了世界杯,却到底也还是假球。uuu新疆文学网

李凡一直是刻薄的,刘春平怎么能没感觉到。但当年他是那么地爱慕她,痴心妄想地暗恋着她。她是他的神,而神的一切就是毫无理由地受人朝拜和臣服。他深深地拜倒在李凡的脚下,那个脸庞美丽、身材苗条、体态端庄的大城市女孩子,她的一颦一笑都能牵扯他的五脏六腑。uuu新疆文学网

刘春平叹了口气。同学群里,有几个人没有加进去,李凡是其中之一。她冷笑着说过:“那种热闹有什么好凑的?你以为你混得挺牛吗?我才不要和他们联系,我想活成传奇!可惜因为你,我竟然成了一粒尘,灰扑扑的尘埃……”她怨恨恶毒地直逼着他,像剜着他的心……uuu新疆文学网

“嚓”,右边好像碰到了什么,刘春平忙靠边停车。uuu新疆文学网

这条路本不该有多少车的,今天这么晚了,怎么偏碰着这事?刘春平有点气恼,诸事不顺的连锁反应,墨菲定律吗?uuu新疆文学网

后面的车也已经靠边停了,打着双闪,人却没出来。车里的灯亮着,驾驶位上是个戴眼镜的白种人。他朝着走过来的刘春平打手势,示意自己在打电话,让他先等一下。旁边副驾驶位坐着个白种女人,在阴暗的车灯下,打个呵欠。uuu新疆文学网

刘春平没有停下来,他走过去,对着打电话的白人说:“先生,你违规超车了,你把我的车撞了。”uuu新疆文学网

白人司机挂掉电话,看见刘春平靠近,就把本来开着的车窗摇上去了。uuu新疆文学网

2uuu新疆文学网

末末很久才回复,问有什么事。uuu新疆文学网

刘春平用语音说:找你一直没回应,在QQ上闪你也不理,打电话也没接,是接了活儿吗?uuu新疆文学网

又过了许久,末末才回过来:要不在上课,要不在上班,不能接手机。uuu新疆文学网

还没等刘春平的语音发过去,又过来一句:不要给我发语音。uuu新疆文学网

刘春平只好磕磕绊绊慢慢打出一行字:这周日中午有空吗?来我这儿吃餐饭。uuu新疆文学网

末末回复:周日没空,现在有时间,约吗?uuu新疆文学网

刘春平赶紧到末末指定的一家上海餐馆去等儿子。uuu新疆文学网

末末是上世纪末出生的,从小在加拿大长大,李凡当时没强行让他学习中文,所以这孩子只会说汉语,却不会写也不会认中国字,是个真正的黄皮白心的香蕉人。刘春平想,末末老是不喜欢他发语音信息给他,是不是也因为他的同学都是西方人,不想在同辈面前有“少数民族”的感觉?有时候刘春平也拿不定主意,到底该怎么教育他。uuu新疆文学网

“你的根是中国,你是彻彻底底的中国人!”uuu新疆文学网

但懵懂的末末睁着惊异的大眼睛,用流利的英文反问父亲:“我不是加拿大人吗?怎么成了中国人?”uuu新疆文学网

那会儿李凡有点不耐烦地走过来,微笑地表示接受末末的疑问:“对的,你是加拿大人,我和爸爸也是加拿大人,但我们的祖先是华人,我们的血液是华人,我们的皮肤是华人,我们全都是华人!”uuu新疆文学网

李凡反过身来瞪着刘春平:“没必要老是怕忘祖,而时时刻刻数着典吧?”李凡摸摸胸口,嘲讽地对着刘春平,“看我们这皮肤,到哪里也没人把我们不当华人的。”uuu新疆文学网

刘春平不知道说什么好。uuu新疆文学网

末末的外语是法语。当初想给他报国文的,但那会儿国文班在温哥华没多少,把这孩子的国语就给耽误了。所以刘春平有时候想想也觉得可笑,一个华人,最擅长的语言却是英语和法语,反而中国文字不识几个。uuu新疆文学网

但末末还是习惯吃中国餐,胃也一直固执地长成了个中国胃,对粤菜和本帮菜情有独钟,这还是李凡从小喂养的功劳。uuu新疆文学网

末末准时到餐馆,和刘春平打过招呼,坐下来翻看菜谱,老到地点过一笼汤包和三鲜烩,便把菜谱移给了老爸,又专注在手机上。uuu新疆文学网

刘春平给儿子倒茶水,问:“学业还能应付吧?难不难?”uuu新疆文学网

末末选的是考古学,这个专业不知以后的就业方向好不好。现在加拿大经济不景气,但即便拿最低薪水也有生活保障,社会福利还是不错的,但到底人生的方向还是越早明了越好。uuu新疆文学网

末末抬头:“还行吧,我喜欢这个专业。以后还想学个架子鼓。”uuu新疆文学网

刘春平饶有兴趣地问:“怎么又想弄架子鼓了?不弄弦乐了?你的大提琴不是拉得不错吗?”uuu新疆文学网

大提琴是从小的童子功。当时李凡赋闲在家,带着儿子学这学那,把毫无音乐基础的刘春平都唬着了。刚过十岁,末末就能拉一首马奥蒂欧的《摇篮曲》。一整间房端坐着的全是衣袂齐整光鲜亮丽的白人,神情向往地幻梦般地欣赏儿子的表演。那大提琴比末末还大些,看他悬着双脚煞有介事地拉弓紧弦,刘春平仿佛身在世外,完全不能理解怎么生出了这么个值得骄傲的儿子。uuu新疆文学网

“我喜欢架子鼓,挺够劲的,刚加入一个乐队,有时候会忙一下。”末末淡然地道。刘春平紧张起来,乐队?这些年轻人组的乐队?他一贯把搞音乐的和堕落的青春联系在一起,摇头丸、大麻、乱淫,飞扬跋扈的青春。他的青春不是这样的,他的青春不是堕落和沉沦的,他的青春全部用来拼刺高考、过独木桥、成为天之骄子、从农村到大城市,再从大城市到海外。uuu新疆文学网

他按下自己的紧张,问末末的工作。这孩子自从到大学后便独立起来,离家搬走,和西人一样,自己为自己攒学费。uuu新疆文学网

“在一家很火的中餐馆做帮厨,前两天才从学徒转正,一小时的薪水是十七加。”末末漫不经心地答道,说完想起什么,又加一句,“挺好的一点是可以免费在那里吃饭,香港人开的店,食材和味道都不错,现在为了应对大陆过来的人的胃口,也有麻辣的菜,顾客多得要翻几次台,每天忙到晚上十点才下班。”uuu新疆文学网

刘春平真不知说什么好,想着以前自己考上大学前,家里跟着紧张。妈妈把最好的菜都给他补给营养了,盼着他将来能拜相封侯、光宗耀祖,连农忙的时候都不让他插一手,把他养得白白嫩嫩的,比城里的后生还娇惯。而现在,到了资本主义的国土,过着父母做梦都无法理解的生活,自己的儿子却下厨当着帮徒,曾经拉大提琴弓弦的手,舞弄的是一张张白案红案的边角配料,那流利的法语英语只是被支配着成为中式侍者的翻译,痛快淋漓地摆弄着西人的语言,拗口成一道道塑胶纸上的菜名。uuu新疆文学网

“你妈妈最近还好吧?”终于忍不住问一句,刘春平盯着上来的一盘东坡肉说道。uuu新疆文学网

“挺好的,每天忙她的超市生意,过得挺充实。”末末平淡地回复道,低着眼,不看父亲的表情。刘春平嘴里的那口肥肉腻在嗓间,半天吞咽不下去。uuu新疆文学网

“你给谁打电话?是给保险公司吗?你知道你错了吗?你超我的车了。”刘春平在白人的车旁停下,大着嗓门试着跟对方说话。如果对方只能讲法语,那还真麻烦了。uuu新疆文学网

有一辆车也靠边停过来。他们正好处在变道的一个三岔路口,刘春平想,会不会是自己的车挡了人家的道?他眯着眼,冲着强烈的车灯光看过去。uuu新疆文学网

那车摇下窗,也是白人,单身一个,欠着身体问:“需要帮忙吗?”uuu新疆文学网

刘春平耸着肩膀,摆摆手。身后的那部车突然开窗,戴眼镜的白种人大声叫道:“我得报警!他把我逼停了,还冲着我大叫大嚷!”uuu新疆文学网

刘春平生起气来,转头向肇事的司机叫道:“你没弄错吧?明明是你超车,你把我的车剐了,你没看到吗?”uuu新疆文学网

想帮忙的那白人也对刘春平说:“你先安静,先安静下来,可以吗?我现在打给警察,让他们赶快过来处理就可以了。”uuu新疆文学网

有一部敞篷车过来了,三四个像末末那样大小的男孩子女孩子不知是磕嗨了还是喝高了,一声尖厉的刹车音,车停下了。刘春平想,太他妈的混蛋了,怎么这大晚上的,都约着跑出来?uuu新疆文学网

一个白种男孩高叫道:“滚回你的国家去!”旁边的男孩女孩大声附和起来。刘春平这时怒火中烧:“F!”他骂了一句,“我他妈就是加拿大人!”uuu新疆文学网

管闲事的白人还在叫他安静,肇事的却被唬住了,发动车子准备离开。刘春平突然挡在他的车前,扑在整个车前身上。uuu新疆文学网

他实在太生气了,好多天的委屈,好多年的委屈,大学分配,娶李凡,移民加拿大,生下末末,二十年来如一日的毫无进取,和李凡的离异,回国后和小鹤的速战速决的婚姻,小鹤的孕期反应,同学会,林局长,刘董事长,老梁的公司上市了,王凤妹都混成副院长了……这帮磕嗨了的青年还在大叫着让他滚回自己的国家去!他的国家在哪里?uuu新疆文学网

马达在剧烈地吼叫,车身在剧烈地蠢蠢欲动,他感受得到驾驶员那恐怖和矛盾的心理博弈。他死盯着那张戴着眼镜的白人的脸,那完全是一张末日降临前的惊恐到变形了的面孔。他听到一声恐惧的女音的叫唤,像被五马分尸的商鞅那种撕裂般的极致的痛彻心扉。uuu新疆文学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939号

 技术:果树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