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东霞]马兰开花二十一(1)

作者: 姜东霞
字体:
时间:2019-05-15
来源: 互联网
关注:12100

     1PPP新疆文学网

马兰花、马兰花、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PPP新疆文学网

下课了,老师用一块破砖头敲打房檐下挂着的钟。“当当当”像是把时间的某个地方敲出个破洞,发出来的声音旋即又被吞噬进洞里。PPP新疆文学网

“啪!”敲钟的砖头碎了,一半掉到地上,一半留在老师的手里。他朝空中挥了一下,扔下砖头。PPP新疆文学网

马兰花、马兰花,马兰开花二十一……我们唱我们跑。PPP新疆文学网

我们不跳皮筋时,走在路上也唱这支歌。PPP新疆文学网

马兰花是神花。PPP新疆文学网

马兰花开遍了原野。PPP新疆文学网

所有紫色的花都是马兰花,我的脑子里开满了马兰花。PPP新疆文学网

操场上,打陀螺的男同学,他们的声音飞翔在天空中。紫桐树上开满了花,坠落下来随风飘了一地。美丽的紫桐树花不是马兰花,妈妈做的蜡花也不是。PPP新疆文学网

远处的同学喊着:“涂矮子!涂矮子!……”PPP新疆文学网

打陀螺的同学停下来,他们朝着涂矮子追过去。涂矮子转身就跑,他们跑过操场跨过马路跳进胡豆地。男同学扑上去,先是一个人扑上去,涂矮子倒下去。人一个一个地压下去,他们的叫声挡住了上课的钟声。PPP新疆文学网

我们唱我们的马兰花,踩着节拍跳皮筋。我跳得不好,李珍也跳得不好,同学不愿跟我们做一家,跟我们做一家就总是会被牵皮筋。皮筋是我从书包里拿出来的,是牛皮筋弹性好,跳起来不易断。这样她们才愿意跟我跳。我跳得不好是因为手脚协调能力太差,李珍跳不好是因为她的胸太大。她已经发育了,同学说她二十岁,她说她只有十六岁。我们一起在小学四年级上课。她跳起来的时候,总是要用手捂一下她的胸。她没有穿胸衣,两个乳房起伏时会牵扯到她的身体。PPP新疆文学网

语文老师从木楼梯上走下来,老师在叫我们。她叫了很多声,我收起橡皮筋朝教室跑。PPP新疆文学网

语文老师站在讲台上,用一根粗树枝指认着拼音和词语,全班同学咿哩哇啦地读着。老师手上的木棍,在黑板上突突地有节奏地杵着,震得黑板砰砰响。PPP新疆文学网

我看着窗外,脑子里想的还是马兰花。那一节怎么就没有跳上去,如果不是皮筋绊在我的鞋邦上,我就跳过去了。PPP新疆文学网

厕所后面大片的油菜花已经开了。涂矮子跟在数学老师后面,走在开满油菜花的小路上。他们一前一后,晃晃荡荡地走在那片明丽的花色里。PPP新疆文学网

涂矮子是侏儒,同学都叫他涂矮子。不知道他是姓涂,还是说他粗短。同学说校长不准数学老师把他带到学校来,数学老师说我没有要带他,是他自己总是跟在我身后。PPP新疆文学网

他们住在一个村子里。数学老师背着黄书包,牙齿也是黄的,讲的算术题,我总是听不懂。先乘除后加减,那么有大括弧和小括弧连在一起的算式呢?或者他讲了,我没有听。或者他没有讲。但是如果他没有讲,潘小梅怎么每一道题都会做。PPP新疆文学网

我们做作业时,数学老师半坐在我的桌子上,背对着我。我用橡皮擦破了本子,我拿过潘小梅的本子,抄了两道大题,老师转过身来就像没有看见。他朝前教室半开着的门走去,他用手拉门“哗啦”,撮箕和扫把劈头盖脸地打下来。这一次他没有躲闪得开,就算他早有准备,他也没有躲开。扫把上有灰渣,扑了他一头,全班哄堂大笑。PPP新疆文学网

我听着他走过走廊,他的狼狈是通过他越来越快的脚步传出来的。男同学一起喊:王明学,王明学,一天无事到处撮,找个老婆昏撮撮。PPP新疆文学网

同学们敲击桌面,教室里热闹的气氛,使我忘记了放学后,躲在教室后面的那些弹弓手对我的射击。PPP新疆文学网

数学老师不是班主任,他是临时招来的老师。班主任是语文老师给我们讲黄帅,那个下午她刚睡完午睡,她的脸上印着睡觉的痕迹。她拿着报纸站在教室门口,一缕阳光照在她慵懒的脸上。同学不敢在门上放扫把打她,尽管她告诉我们要像黄帅学习。PPP新疆文学网

我的头脑长久地映射着午后阳光的昏糊,我将李珍给我的苞谷花悄悄地放进嘴巴里,趁老师走上讲台弯腰找粉笔的时候,大口地嚼起来。PPP新疆文学网

黄帅大概不会跳马兰花开,她把时间用到写日记上了。除了跳皮筋,人与人之间也还有另外的区别。比如做算术题,比如打倒老师,往教室门上放撮箕。可是这些我都不会,我天生就缺少点什么?比如跟同学一样的思考。我的怯懦不是表现在坚强的意志上,而是与同学的区别上。我的隐忍和野蛮怯懦与坚硬都是并行的。PPP新疆文学网

数学老师换了,算术题并没有变得简单。他在讲台上用一根棍子,指着一道文字题说:“地主家有一亩地……”我的脑子里映出的是教室外面冰冻了的水田,被凝冻砸伤的宽阔的胡豆地,我慢慢发现伤害我的并不是老师嘴巴里的数字,而是那些荒凉的冬天和土地里的植物。PPP新疆文学网

在阴冷的时间里,这个破砖窑离我们的家还很远,什么时候才能到家?地主家的一亩地和满山遍野的结了冻的地,有什么关系。PPP新疆文学网

从化肥厂的石子坡上跑下去,就到酒厂了。酒厂里拉出来的酒醩冒着热气,黄澄澄的马牙苞谷,抓一把吃了暖和身体填饱肚子,回家还有那么远的路。马牙苞谷也是“一亩” 地里产出来的,这才是有意义的“亩产”多少斤。PPP新疆文学网

冬天树林是挡不住风的,反而增加了寒冷的程度。风过树梢时尖厉的声音总是会挡住天边的光亮,让天比平时暗得更快更早。逃过学校里那些讨厌的“弹弓手”,背着书包走在寒风中,走过烧砖的土窑,就会生出一些无关的想象。妈妈说十八年老了“薜平贵”。薜平贵是谁?薜平贵对我来说就是住在破砖窑里的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和他的故事,让我对脚下的漫漫长路的畏惧减少了一些。PPP新疆文学网

在教室后面的胡豆地里烧一堆火,轮起小火盆,用破茶缸做的,在两边捁上铁丝,迎着风挥舞。呜呜呜……柴火在风中燃起来,伸过手捂在火盆边上。手暖了身体也暖和起来。涂矮子跑过胡豆地,追着他跑的男同学像散落在地里的石头,他们的叫声在风中扬起。PPP新疆文学网

满身柴烟跑进教室。教室里也有一股烟味,同学将火盆放在桌子下面。 李珍咬着笔头认真思考算术题,将我的本子涂了一次又一次。同学在扫地教室里灰尘里有一股尿的味道,李珍用一只手捂住鼻子,一只手写下那些算式。PPP新疆文学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939号

 技术:果树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