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东霞]马兰开花二十一(3)

作者: 姜东霞
字体:
时间:2019-05-21
来源: 互联网
关注:12100

      3YYY新疆文学网

我们来到河边。李珍的二哥已经解开小船的绳子,他摇摇摆摆地踏进船里。我跟在李珍后面,她拉着我的手坐到船上。她的二哥用一把镰刀在河水里划着。她二哥的眼睛白多黑少,穿件黄色的军衣。他看我时,我可以看到他眼睛里天空中的白云。 他从来不说话,用镰刀划水半蹲在船上。我喜欢那样危险又安全的感觉,将一只手放入水中,另一只手紧张地抓住船沿。YYY新疆文学网

天大亮了,空气中湿乎乎的,河水的味道和风的味道里都粘着草的气味,那是马蹄踩碎青草的味道。YYY新疆文学网

涂矮子和他的马。我们老远就看见了马脖颈上系着一条鲜红的布带子。我将身体朝船里猫下去,心就呯呯乱跳。李珍的二哥跳到岸上,将船绳拉到一根树桩上停稳了船。YYY新疆文学网

李珍不理我跳下船自顾自地走,我跟在她后面,缩进她可以挡住我的视线里。李珍回头看了我一眼,轻蔑地说:“ 难道他会吃人?”YYY新疆文学网

“我怕他打我们。”YYY新疆文学网

我把紧缩的身体放松下来,紧走一步蹩到李珍可以挡着我的侧面。YYY新疆文学网

“他?不会的。”李珍将背箩提到手上,慢慢悠悠地走着说:“他虽然长成那样,实际上他是正常的,再说我爸爸跟他爸爸以前是伙计。”YYY新疆文学网

我知道李珍说的伙计,就是类似于弟兄一样的关系,我还是害怕,磨蹭着将一只脚踩进地里。YYY新疆文学网

李珍远远地喊了他一声:“哎!”YYY新疆文学网

李珍没有喊他涂矮子。这样让我怀疑同学们说她跟涂矮子好是对的。YYY新疆文学网

他笑了起来,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他的牙齿太白了,让我不得不想起自己的牙而抿了一下嘴,我的嘴巴里有一种苦涩的味道。我顺手抽了一根青草放到嘴巴里嚼着。YYY新疆文学网

李珍在她的裤兜里掏了很久,掏出了两颗子弹壳,捏在手里,丢下背箩朝涂矮子走去。一只蛤蟆从土坎上跳到草丛里,我看着留在草尖上的雨水,想着那些在草丛里跳来钻去的蛤蟆、虫,还有蛇,它们整天在湿漉漉的草里湿着身体,蛇极易在这样的天气里深藏在被草盖住的洞里。YYY新疆文学网

李珍站在涂矮子面前时,她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我怯生生地站在距他们不远的土坎上,嘴巴里充满了青草的味道。YYY新疆文学网

李珍举起捏着子弹壳的手递过去说:“他们抢了你的,我找他们抢回来还给你。”李珍有三个哥哥,她可以在学校里横行,想找哪个男同学的麻烦都行。YYY新疆文学网

砖窑冒出的浓烟遮住了树林后面的路,涂矮子走在滚滚烟雾里,几个男同学用弹弓瞄准他,等他走出烟雾,他们拉动弹弓。涂矮子用手挡了一下,他怎么挡得住飞来的石子的速度。他朝着树林里跑了几步。他摔倒了,这是打弹弓的人希望看到的。YYY新疆文学网

他们抢走了他的子弹壳。他们在地上用小刀刨出一个又一个的洞窝,然后将子弹壳弹进洞窝里。他们玩这样的游戏,将赢来的弹壳或抢来的弹壳擦得锃亮。YYY新疆文学网

李珍踩进土田里,手里的镰刀划下去,碰着草时咯哧咯哧响。我踩进长满肥田草的旱田,感觉到身体的重量压碎脚下的草,正在抽茎打苞的肥田草,迷迷糊糊的透出紫花的肥田草,就这样被我踩碎了。飞来飞去的蝴蝶很小,我用手驱赶着它们, 害怕它们翅膀上的粉扑进我的鼻子。YYY新疆文学网

有人在吆喝我们:哪个在田里割猪草?快出来!不然抓你们到公社去。YYY新疆文学网

他们站在地里,拄着锄头朝着我们喊话。我问李珍他们说什么,我是知道他们说什么的,我故意问她是希望她说不要怕。可是她没有说出我想听的话,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与我一样的慌张。我知道她也害怕了。我想到了偷,为什么要带我来偷别人的草。这回好了,他们会把我们当成小偷抓到公社去,然后再到学校去示众。天哪,学校那帮弹弓手非把我当成活靶子打烂不可。YYY新疆文学网

有人放下锄头朝我们走来。我将身体埋伏在草丛里,我离我的心脏好近,它快跳出来了。怎么办?快念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马兰花请你马上就开花。马兰花来救我。YYY新疆文学网

我听到了那个人的脚步声,他走了过来,他走得很快,声音是从土地里发出来的。YYY新疆文学网

他说:“哪个允许你们在这里打猪草的?”YYY新疆文学网

我不敢抬头,马兰花在我的脑子里消失了,只剩下泥巴的气味。YYY新疆文学网

涂矮子的声音,涂矮子说话了。他迎着风走过来,马身上的铃铛哗啦地响了一声,他说:“她们是公社的,我爸爸叫她们给公社打猪草。”YYY新疆文学网

那个人不说话,从我身边走了过去。我感觉得到他的身上燃着火。YYY新疆文学网

我扯了一抱猪草,走到李珍身边。涂矮子仰着脸看太阳。太阳被云层挡住了。YYY新疆文学网

“指腹为亲”,我不可能知道是什么意思。李珍说她爸爸跟涂矮子的爸爸是伙计。这是真的,同学中的传言也是真的。李珍到底会嫁给谁?牛儿?涂矮子?YYY新疆文学网

李珍直起腰来将手中的草与镰刀拢在一起,她看了一眼涂矮子脸就涨红了。然后她坐在土坎上,捡一块石头朝着远处扔出去。她的鞋邦炸了线,大脚趾拇从鞋子里露出来,她有意往鞋里蜷了蜷那只拇指。YYY新疆文学网

马兰花开在山崖上。YYY新疆文学网

马兰花是蝴蝶花。不是,马兰花是神花。不,马兰花就是蝴蝶花。我们总是争论不休。我从田埂的石缝里摘下一朵蝴蝶花。这样的花化肥厂后面的山坡上石缝里开得到处都是,走在马路上一抬头就能看到。山岩上拦腰写上的“农业学大寨”,红字映在日光里,就在开满蝴蝶花的半山腰上。那些花开得好紫。YYY新疆文学网

陈永贵要来我们上学的公社。陈永贵是谁?潘小梅轻蔑地笑,连这个都不知道,她指着开满蝴蝶花的山坡说,看见了农业学大寨。大寨不是个村子吗?YYY新疆文学网

李珍说:“在山上挖梯田的那个人。”YYY新疆文学网

我在报纸上看到过一张梯田的黑白照片,好像是夜色中的梯田弯弯曲曲。YYY新疆文学网

陈永贵来了。人山人海公社的道路被堵住了。我也挤在人群里。我们都站在公社的那条路上,人群一直排到化肥厂往下的公路。化肥厂的烟囱没有往外冒烟,看不到往日遮天蔽日的浓烟。YYY新疆文学网

酒厂的板车正在往外拉酒醩。香喷喷的酒醩,我们跟在板车后面抓一把放在嘴巴里,吃着醩气,头闷是因为酒酿。爸爸也来了,他推着自行车,很远我就看见了他,他穿着白色的民警制服,红色的领章在人群里格外耀眼。YYY新疆文学网

我慢慢靠近他。小路上也挤满了人。水井,几个男同学在井边喝水,他们空着手,他们的弹弓呢?我故意从他们看得到的地方走过,如果他们敢举起弹弓,我就让他们看看爸爸腰上别着的那支手枪。我要让他们亲眼看看枪是什么样子的,看看枪厉害还是弹弓厉害。如果陈永贵天天来就好了,起码这些弹弓手们不敢用弹弓瞄准我。YYY新疆文学网

他们忙着跳过沟坎,看都不看我一眼。YYY新疆文学网

马路的另一头开来了一辆吉普车,人群如潮水一样涌动,我夹在人群里,幸亏有爸爸的自行车,爸爸又穿着警服,涌动的人群有所避讳。吉普车上下来的人说陈永贵还没有到。人群又退回到路的边上列队站好。YYY新疆文学网

学校派了宣传队手拿花环站在陈永贵来的路口,潘小梅头上扎了一朵大大的花。她要代表学生给陈永贵献花,那一整天她的头抬得老高老高。YYY新疆文学网

爸爸有事,我们没有等到陈永贵来就离开了。我知道的陈永贵是潘小梅嘴里的陈永贵很高很高,起码有毛主席那么高,头上包了一块白毛巾。我不知道陈永贵是农民,如果是农民怎么会是个大人物呢?YYY新疆文学网

潘小梅自从给陈永贵献过花之后,她走起路来像是要飞翔似的。飞跳过河水飞跳过田埂和山路,身轻如燕。她早把潘二妹的死抛到九霄云外去了。YYY新疆文学网

我不会懂得潘小梅的世界。YYY新疆文学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