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东霞]马兰开花二十一(5)

作者: 姜东霞
字体:
时间:2019-05-29
来源: 互联网
关注:12100

      5QQQ新疆文学网

同学跑开,在远处拍着手喊:涂矮子,涂矮子。QQQ新疆文学网

我和李珍在胡豆地的坎子下面用棍子挖茅草根。上课钟响了,这一次是用铁锤敲的,所以那种钢音很震耳,回声很大,连远处的树林都能接应这种声音,把它传出很远。我们丢下泥棍朝教室跑。在踏上教室走廊石阶时,涂矮子歪歪扭扭地走过来。李珍停了下来,我回过头去看她,她拦住涂矮子说:“他们爱打你,你就不要来学校了好不好。”QQQ新疆文学网

涂矮子不说话。我朝着教室跑去。QQQ新疆文学网

老师叫我的名字,我没有听见。潘小梅在我的后排捅了我一下。我溜号溜得太远了。我感觉到所有的目光都涌向一处。我被淹没了。黑板颤动起来,老师用手中的木棍使劲地戳着黑板,眼睛盯着我,示意我赶快跟着读,每一棍都像是打在我的头上。QQQ新疆文学网

走廊上的破钟终于响了起来,值日老师用一块砖头敲打它 ,那个声音在我的心里戳下一个一个的印迹。QQQ新疆文学网

那口破钟,它甚至戳破了下午的时光。QQQ新疆文学网

我被一股热浪和破烂的钟声推了出来。同学疯笑着跑向坝子,绕过正在垒砌的两个乒乓球台,朝着远处开着花的田野跑。QQQ新疆文学网

躲在墙的拐角处拉直弹弓瞄准我的,都是住在公社街道上的几个男同学。他们给李珍说谁让你是居民户口呢?谁叫你整天能吃大米白面呢?QQQ新疆文学网

这是他们要用弹弓瞄准我的毫无余地的理由。QQQ新疆文学网

一颗、两颗、三颗,弹无虚发,打在我的腿上。我忍着痛,快快地跑。我不想哭,咬着牙埋着头往前跑。接二连三地举着弹弓,闭上一只眼迅速地转换位置,像电影里的狙击手,随着我的身体移动的速度射击。QQQ新疆文学网

一颗石子打在我的脚踝上,我本能地跳了起来,然后我蹲下去,听见嗖嗖的声音从耳边穿过去。QQQ新疆文学网

我们朝着饭堂跑。如果去晚了,饭盒里的饭就会被先爬上饭甑的人,在慌乱中打翻在地。有时候他们是故意要打翻别人的饭,拿起一个饭盒盖子,将所有的饭盒翻个底朝天。急了就把上面的饭盒从甑子里丢出来砸在地上。拿了自己的跳下灶台,大摇大摆地吃着饭走了。QQQ新疆文学网

饭堂在学校后面的一家院子里,这是旧社会大户人家的住宅。我一直以为那是一座旧庙,被高高的皂角树挡着,皂角树的树枝伸进院子。伙房就在一座拱形圆门旁边,我们冲进没有灯光的屋子,阴湿的气味被热腾腾的蒸汽盖住了,耳朵里是磕哩哐啷翻找饭盒的声音。QQQ新疆文学网

我看见我的饭盒“呼”地从甑子里飞出来,甩饭盒的人整个地弯进了甑子里,像是搭在甑子上的一块浸了水的湿麻袋。灶台上找到自己饭盒的人跳下灶台,一脚踩上来,我的米饭变成了黑色的。QQQ新疆文学网

饭是不能吃了,我蹲下去把它们刨进饭盒,想着带回家喂鸡。我抱着饭盒爬上高高的皂角树。姐姐也爬上树,她从她的饭盒里拨了一点饭给我,我不忍心吃她的饭,她每天下午要打篮球。QQQ新疆文学网

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照在我的脸上。我躺在树上等待着回家吃饭的李珍,能如往常一样给我带来炒苞谷花。QQQ新疆文学网

我在树上睡了一会儿。李珍从远处的树林走来,这个时候的我已经饿过了。看到她我还是来了精神,不等她走近,就从树上跳下来,堵在她的面前。QQQ新疆文学网

她看着我,我伸出手。她很抱歉地将两只手插进衣兜,然后将之翻了个转抖出来。QQQ新疆文学网

她说她中午忙着煮猪草,没有时间炒苞谷花。QQQ新疆文学网

我像一只球突然泄漏了一样,连骨头都发软了。我朝着树林后面的村庄看去,小路上涂矮子正朝着我们走来。小路上那座砖窑正冒着青烟,一缕一缕地往外冒,变成滚滚浓烟。我们都喜欢在浓烟突起时,故意从那儿路过。跑慢了就会被浓烟裹住,呛得透不过气来。我们把这个当成游戏,在放学的时候用来惩罚同学。QQQ新疆文学网

浓烟出来了,涂矮子跑不及被烟尘裹住。QQQ新疆文学网

李珍也回过头朝树林里看,她说他早晚要被烧砖的烟呛死。我们转头往学校走,我的肚子叽咕叽咕地叫。QQQ新疆文学网

坝子里跳皮筋的同学,三五成堆地各占一个地盘。我和李珍叉进去,跟着同学一起跳。我们在阳光下,从这边穿到那边,跳出不同的花样,不断地升级,难度也在增加。QQQ新疆文学网

马兰花、马兰花、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QQQ新疆文学网

李珍用劲抬腿,她飞跳起来的时候,一张带血的纸从她胯里掉了出来。大家都停下来,顿时那张带血的纸,成了让所有动作停止下来的根由。QQQ新疆文学网

几个跟李珍一起跳着的人不动了,她们是想证明自己与那张纸保持的距离。李珍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胫根,她还想假装纸不是从她身上出来的,准备继续跳。QQQ新疆文学网

我们笑,她不笑。然后在她勾脚的时候,将那张方格作业本,写满了铅笔字的带血的纸,踢到皮筋外面。QQQ新疆文学网

我不知道那是月经。难怪李珍有一天拿着语文课本,指着几个地方让我读。“暖洋洋的太阳照过来”,她让我把“暖”字读重点,我读了,她哧哧地笑。我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又读她指着的另一处:“月经天地”,她笑得更加厉害。她说你再读,我有点开始怀疑她不怀好意,就关上书。我问她为什么笑。她不说话捂住肚子笑红了脸。QQQ新疆文学网

事后,我们对李珍胯下掉出来的纸说三道四。猜想她已经结婚了。我们说她的乳房说她的臀部,说她晚上睡觉留在脸上的迹印。连她走路的样子我们也不放过。说来说去就是为了说明她不再是个姑娘。她身上埋藏着的所有不为人知的秘密,都是我们跟她继续玩下去的理由。总之,她的秘密越多,我们就越想跟她玩。QQQ新疆文学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