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东霞]马兰开花二十一(6)

作者: 姜东霞
字体:
时间:2019-06-13
来源: 互联网
关注:12100

      6bbb新疆文学网

年复一年的冬天,风雪遮住上学的路。河水结了冰,过河不用踩进水里,石墩上也结了冰,早上和放学过河都要非常小心。矿部修的桥还没有完全建成,河面上只打下了几根石头垒起的墩子,施工因为凝冻而停了下来。看来桥是要等到来年的春天才会接着修了。bbb新疆文学网

雪铺天盖地地下,路变得更远更寂寥。飞鸟在雪雾里的声音,像是一道闪过的寒光。雪盖住了道路也盖住了道路两边的田野,白茫茫的大地白茫茫的山川河流,白茫茫奔跑着的我们,迎着风雪,寒气呼进胸腔隐隐地痛,嘴巴也木了。bbb新疆文学网

汽车,来了一辆汽车。轰隆轰隆来了。每一次我们像是得救了一样兴奋。有汽车扒我们到家里天就不会黑。我们做好准备,等汽车爬坡时,拉着汽车的后车厢跑一段路,借着司机换挡的时候,我们就扒上车去。站在车上迎着风,我们高兴极了,叉着手站在车厢中间唱着歌。司机从背座的小窗口看我们一眼,继续开他的车。bbb新疆文学网

汽车上完坡,穿过山谷中的那座桥,我们准备着,准备着汽车减速时,到达我们要拐过去的小路口,一个个从车上爬下来。一般的司机上完坡,会缓慢地开一段路,然后再加速向前。而现在,我们能感觉到车速越来越快,我们忘了车轮是加了铁链条的,所以司机不怕。我们的手抓住的每一个地方都结着冰。如果我们在那样的速度里跳到地上,根本不可能如以往那样,在惯性中跑上一段路。我们只要脚一着地,就会摔倒。bbb新疆文学网

怎么办?我们不再敢发出声音,一定是我们疯闹的声音惹恼了司机。没有司机会故意不让我们跳下车去的。来往于此路的司机,对于我们扒车早已经习以为常。如果司机把我们拖到城里,或者把我们拖得远远的再放下来,天就要黑了,那么冷的天,我们怎么办?bbb新疆文学网

我们一起高声地喊叫着,用手拍打着驾驶室的蓬顶:“停车!停车!呜呜……”bbb新疆文学网

我们真的哭起来。几个孩子一起哭起来的声音,在冰天雪地里飘扬。是不是有过这样惊慌的教训,我们就会停止扒车?我们不会停下来,昨日的记忆到了第二天,就被我们一起抛到九霄云外去了。bbb新疆文学网

潘小梅从来不扒车,每当汽车经过她身边的时候,我们都会有一种居高得胜的胜利感,把唱歌的声音扬得像天那么高。bbb新疆文学网

这些冬天昏暗的记忆,总会在来年的春天里被我们忘掉。不扒车的时候,我又满山满野地采食各种可以吃的东西。bbb新疆文学网

没有汽车就扒马车,连自行车也不会放过。雪天路滑,我们一路小跑着,跟在自行车的后面。我们跑呀跑,我们迎着寒冷的风。骑自行车的人被我们拽着,他被迫跳下车来。我们围向前去,见他无可奈何地朝着我们笑,我们就更得寸进尺,拦住他不让他走了。我们问他从哪里来?他说他从城里来?我们问他来公社做什么?他说就想骑车到处转转。bbb新疆文学网

有人跳到他的自行车后面坐着,车身歪斜到他的身上。他用身体支住自行车。我们问他是干什么的?他说他是城里京剧团的。我们问他京剧团是做什么用的?他对着我们唱:“栽什么树苗,结什么果,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bbb新疆文学网

这个我们都知道。我们让他继续唱。他唱了一遍又一遍。雪花簌簌地飘落下来,落在我们的头发上。他被我们推搡着,一路跑一路叫着。bbb新疆文学网

我总想问他,那么在雪地里撒下马兰花的种子呢?这个他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我想起李珍的肚子,潘小梅说李珍的肚子要暴出来了。李珍穿着厚厚的花棉袄,她不再跳皮筋,她只愿意给我们绷着皮筋。我们还是一边跳一边唱:马兰花、马兰花开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bbb新疆文学网

我们跑着跳,绕开绷皮筋的人,在每一句起落的时候腾跃而起,穿梭在皮筋不断升高的跨度里,以示我们的灵敏和技巧。bbb新疆文学网

马兰花、马兰花,请你马上就开花……bbb新疆文学网

潘小梅双脚飞起来,可是她在落地时没有站稳,猛地撞到李珍身上。bbb新疆文学网

李珍倒下去时用手肘着地撑了一下。她摔得很重。我们以为没有什么,停下来等着她起来,她将头伏在手臂上,缩收两条腿,使之与整个身体的距离更近一点。我们静静地等了一会儿,然后我走到她身边,我发现她的身体在抽搐。bbb新疆文学网

她的身体出血了,血是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出来,渗到了她裸露在外的脚踝上。她没有穿袜子,她的脚上长着几个红红的冻疮。bbb新疆文学网

上课钟响了,同学抛下李珍朝教室跑去。我也转身就跑,可是我回头来,就在我回过头的一瞬间,我看见李珍在地上挣扎了一下,她想爬起来。我反身回去,我蹲下身去目的是挡住不远处走来的老师。老师没有走向我们,而是走进了教室。bbb新疆文学网

学校一下子安静下来。我和李珍像掉在潮水中的两块石头,现在潮水退去了,我们被搁浅在岸滩上。冬天的风真冷,风里夹着冻雨淅沥淅沥地打在树叶上。bbb新疆文学网

我扶起李珍,不敢往教室里走,我们朝着学校外面的树林走。我们找到一堆草垛,我扒开被雪盖住的稻草,让李珍躺进去。血顺着她的腿淌进鞋里,寒风吹过树梢呼呼地地响着。bbb新疆文学网

李珍哭起来。我靠在草垛上束手无策地听着李珍的声音变成沙子,冰冷坚硬的沙子灌进我的耳朵。bbb新疆文学网

漫天的雪飘落下来。我仰着脸,静静地等待着。我不会知道李珍是小产,我怎么会知道这是要出人命的。更不会知道这在个寒冷的冬天,在郊外的树林里的草垛上,是我与她同学一场的最后情分。bbb新疆文学网

她拉住我的手,像是拉住一根稻草那样,紧紧地紧紧地攥着。bbb新疆文学网

马兰花、马兰花,请你马上就开花。bbb新疆文学网

马兰花开在冰天雪地里,蝴蝶花不是马兰花,我的固执的想象现在变得苍白。这是那个骑自行车的人跑累了停下来告诉我们的,马兰花是红色的。bbb新疆文学网

马兰花、马兰花开二十一……bbb新疆文学网

我们再唱马兰花的时候,马兰花已经变了颜色。bbb新疆文学网

马兰花怎么是红色的?bbb新疆文学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939号

 技术:果树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