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水(1)

作者: 李文乾
字体:
时间:2019-08-25
来源: 互联网
关注:12100

     前一天傍晚时,水珠正忙着给猪喂草,水生疯头踉跄地跑来,急得眼珠子都快要憋出来了。姐,泉子和海娃商量着明早要去抢水。他喘了好几口气又接着说,水被他们抢光了,咱家咋办?水生感到这是一件比天还要大的事,就像世界末日来了似的。瞅着弟弟焦急无奈的样子,水珠感到既好笑又难过。她想,如果水真被抢光了,咱家咋办呢,我那知道呢?唉,水啊水,书上讲水占了地球表面的七分多,而陆地所占地球的表面还不到三分。按这个说法,世上就不应该缺水。为什么娘常说陈家沟是一个十年九旱的地方?爹常说南方发大水了,成灾了。可为什么陈家沟一年四季很少下雨,就这么缺水呢?为什么爹说有个外国人说这里是一块不毛之地。不毛之地,什么意思?难道他们外国的山上都长的是毛,不是草,那些毛又是什么样子的呢?水珠脑子里塞满了一个又一个谜团。她笑着对水生说,你个瓜子,水怎么会被抢光呢?娘说过,水是活物,是有灵性的,是养活人和万物的,是不会被抢光的。泉里的水舀完了还会冒出来的,只要冒眼不死。接着她又打趣地说,他们要抢就抢去呗,又不是抢你媳妇,急什么?姐,他们明天真的要去抢水呀,我没有骗你!水生一脸认真,严肃地说。YYY新疆文学网

水珠再没理会水生,只是认真地将他俩刚铲回的猪草,倒在地上,细心地抖掉泥土,再一把一把隔墙准确地扔到猪圈里的猪食槽里。接着又搬过来一个木墩,小心地站上去。水珠的眼睛刚好越过圈墙,看得到圈里的两头猪。她见那头大猪不停地用嘴咬、用屁股顶小猪,便找来一根小木棍,努力地去打大猪,还学着娘的样子,不停地说,你大,不能多吃多占,你个贪吃的东西。YYY新疆文学网

水生见姐姐对自己说的事无所谓的样子,急得直跺脚。他叹了好几口气后,无奈地跑过去一把抓住水珠的后衣襟,把她从木墩上拽了下来。姐,咋办啊?他们真的要去抢水。水珠看着水生着急的样子,一脸正经地说,过来,姐告诉你该咋办。二人蹲在墙角下,水珠靠近水生的耳朵轻声说,他们抢,咱们也抢。水生吃惊地问,咋抢啊?他们比咱俩都大,咱能打得过他们?娘是不允许咱们跟别人打架的,如果让娘知道了,不被她打死才怪呢。水珠说,你个瓜子,谁说要跟他们打架了。我们起早点、去早点,等他们醒来时,老泉里的水不就都到咱家水缸里了,不就抢到了嘛。水珠得意地笑了笑,接着说,这就是爹讲的“不战而屈人之兵”。顿了顿又说,应该叫以柔克刚吧。水生吃惊地看了水珠一眼,为什么自己就没有想到呢?姐姐真是太聪明了,不仅想出了对付泉子和海娃的妙招,还能将爹讲的道灵活运用了,她想出的这个招简直就跟她人一样的漂亮。水生不由地伸出大拇指,一连给水珠点了好几个赞。水珠也为自己能想出这样一个绝招妙计,心里美滋滋的。 YYY新疆文学网

不一会,水生又被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给难住了。如果把水都抬到自家的缸里,那泉子和海娃不就白去了吗?抬不到水,多可怜啊。村里其他人家里没水吃该咋办呢?这麦黄六月的,没水了会渴死人的。“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这是爹要他和姐姐背下的一句话,虽然他不太懂这些话的深意,但也知道个大概意思,就是做人要时时刻刻做善事好事,不与他人争抢,才会不犯错误。如果因为自己和姐姐的做法,泉子和海娃抬不到水,甚至全村人明天没水吃,那岂不是犯了一个大错?水珠好像猜到了弟弟的心思,就说,别担心,其实我们这样做不是抢,只是用比别人少睡点觉的代价去换,属爹说的以勤养家。况且娘还说过,咱们沟里的那眼老泉是眼神泉,是龙王爷专门安排到这儿养活咱们一村人的。再说了,咱俩起早点,把水缸添满了,娘也就晚上不用再去担水了。这几天爹和娘忙着割麦子,都累坏了,你听爹的那呼噜声就再清楚不过了。等泉子和海娃去时,老泉里又会冒出新水来的。YYY新疆文学网

水生听了水珠的解释后,完全放心了,高兴地活蹦乱跳:抢水了,抢水了。水珠急忙拉住水生,慌张地说,你悄着,如果被泉子和海娃知道了,我们还能抬到水吗?你真是个瓜怂!水珠将“抢”字换成“抬”字,觉得舒服了好多,也顺听了好多。水生鬼头鬼脑、满脸兴奋地蹲到墙角下,双手捂着嘴偷笑。又不是过大年,也不是给你娶媳妇,看把你个瓜子乐的。水珠笑着说。水生见水珠微微出汗后的脸颊,像两朵快要绽放的山桃花,不断地溢出粉色的清流,或者是别的什么。到底是什么呢?他又说不清楚,反正很美很美的。YYY新疆文学网

姐,明早我们真的也去抢水吗?水生一脸严肃的样子。嗯,真的,但你要早早的起来。记住,不是抢,是抬,抢不就成了娘说的匪盗行为了吗?多难听。水生连连点头。他接着问,如果你不去咋办?水珠说,咱们拉勾。水生高兴极了。因为他认为只要一拉勾,就成了板上钉钉的事了,水珠肯定就不会变卦了。水生用右手的无名指勾住水珠右手的无名指,左右摇晃着齐声说,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了,是小狗。水珠说,这回总该放心了吧?但这件事,你不许告诉任何人,包括爹和娘。水珠一是怕这事被泉子和海娃知道了,他们的计划就黄了,抬不到水;二是怕被爹和娘知道了,说不定还要遭他们的责怪。虽然是为了解决自家的吃水问题,但毕竟还是有与泉子和海娃对着干的意思,还是有抢的意思在其中。好,一定。水生觉得他与水珠将要干一件比后山还要大百倍或者千倍的事。这事在他心中到底有多大呢?他觉得好大好大,要多大就有多大……YYY新疆文学网

水珠摇了摇沉睡的水生。轻声叫道,水生、水生,醒醒,快醒醒,天都大亮了。水生边翻身边嘟嚷,还早呢。这瓜子,真是个懒虫。水珠想。水生、水生,泉子和海娃把水抢光了!水生一听泉子和海娃把水抢光了,就一骨碌爬了起来,边揉眼睛边问,真的?满脸痛苦懊恼的样子。水珠说,真的,你瓜子就睡着,说话不算数,小心变成小狗。水生连连问了几声真的吗,声音中布满了哭音,而且一句比一句强。这时,水珠才笑着说,骗你瓜子的,他们那能比你姐我起得早呢?快点,再磨蹭可就成真的了。YYY新疆文学网

悄悄推开屋门,满院子的月光。清凉的夜风柔柔地吹过,水一样地荡漾着。月亮高高地挂在门外大柳树的树梢上,熟透了的一颗仙果似的,亮晶晶、水灵灵的,美极了。水生怕自己的脚一动就会糟蹋或者破坏了这幅美丽的画面,迟迟不愿将脚伸出门槛。水珠在他身后小声地催促道,快。后悔了?水生说,谁后悔了?大丈夫一言既出……水珠紧接着道,驷马难追。水生见水珠抢了自己的台词,就不高兴地转过头来。水珠蹑手蹑脚地向上房的方向指了指,撅了一下小嘴,嘘,嘘。水生便什么也没说。两人轻轻地走出屋,来到灶房里。水生在灶房门前扛起一根不粗不细、不长也不短的棍子。这棍子是他与水珠前一天晚上就为抬水而准备好的。水珠进屋提起一只水桶。二人悄悄地推开大门,出门,回头,又小心地关上大门,向沟底的老泉方向走去。YYY新疆文学网

出门后,水珠问水生为什么刚才磨磨蹭蹭。水生说他怕踩坏院子里美丽的画。水珠心中一笑,这瓜子还在做梦呢,嘴里全是梦话。就接着问,哪有美丽的画,你说的是什么画?水生摇头晃脑,学着爹说话说到兴奋时的样子说,皓月当空,遍地水波,微风轻拂,树影荡漾,岂不是一幅极美的画吗?水珠被水生的话惊得站住了。其实,这句话是爹曾经说过的,只是被水生记下了,而水珠却忘记了。这瓜子,还真有点爹的味道,竟能出口成章,自己怎么就没有看到,也没有想到呢?心中不由地泛起了一丝不服气。不服归不服,但自己就是没有想到嘛,又能怎样呢,只能等下次比他先想到就是了。YYY新疆文学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939号

 技术:果树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