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水(2)

作者: 李文乾
字体:
时间:2019-08-27
来源: 互联网
关注:12100

     夜色下,整个村子静悄悄的,微风轻轻吹过,遍地喷涌着浓郁的麦香,还夹杂着淡淡的草香。水珠觉得静得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她边走边看边想,这么熟悉的村子,怎么此刻会变得这么的陌生,又这么的美,为什么晚上与白天看到的村子会是两个样子呢?怪不得娘常常晚上一个人去担水呢,原来她是去享受村子的另一种美。444新疆文学网

远处的山,在夏夜朦胧的月光里,活像一个个怪物,有的正在沉睡,有的正在盯着他俩看。到底是什么怪物呢?水生自己也说不清,反正觉得挺恐怖的,但他不敢说,怕吓着了水珠,可自己心中确实又有点怕,就紧紧地跟在水珠的身后。不一会儿,他忍不住问,姐,你说这山为啥晚上和白天看上去不一样呢?其实,水珠这时也正在想这个问题。水珠说,大概是太阳喜欢光明,月亮喜欢朦胧吧。水生说,你太天才、太伟大了姐,你是怎么知道的?水珠只淡淡地一笑,并没有回答。因为她连自己也无法确定这个解释到底是对还是错。444新疆文学网

一阵轻风吹过,路边的树叶莎啦啦地直响,水生吓得心中一跳,一把抱住了水珠。水珠被水生的这一抱也吓了一跳。问道,怎么了?水生说,没什么,不小心脚拐了一下。水珠笑着说,是害怕了吧,真胆小,还男子汉大丈夫呢!水生说,谁说我害怕了?说着就向前大摇大摆地走了几步。惹得水珠咯咯直笑。这一笑不要紧,要紧的是对面沟沿上也有人在笑,笑声和水珠的笑声一模一样的,吓得水生连忙后退了几步。姐,你听,对面沟沿上有人在学你笑呢,我害怕。水珠说,刚还逞能呢,怎么说怕就怕了?人家还小嘛。水珠见水生害怕的样子,就拿出当姐的架子来,说,别怕,有姐呢。她又接着说,娘说那是崖娃娃,不是人。水生问,崖娃娃?崖娃娃是个啥?水珠说,我也不知道,这事得问娘,是娘告诉我的。崖娃娃就是崖娃娃,我们看不见他,他可能……能看见我们吧,反正不是人,也不是怪物。水生又问,那白天咋就看不见崖娃娃呢?水珠说,他可能……可能在睡觉吧。水生还是糊里糊涂的,不知道崖娃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444新疆文学网

为了减轻弟弟的紧张心理,水珠就问水生,你说爹和娘这会在干什么呢?一提起爹和娘,水生顿觉全身是胆,有了爹和娘做靠山和后盾,他就什么也不怕了。水生说,爹当然还在打呼噜,娘当然在睡觉,也许娘已被爹的呼噜声吵醒了,正在看院子里的画呢。水珠觉得弟弟的这个猜想很有意思,就问,你说娘在想啥心事呢?水生说,娘不是想割麦子的事,就是在想……想给你找女婿的事吧。水珠害羞地踢了水生一脚。哎吆,还没过门就打娘家人。水生说。水珠说,小声点!吵醒了泉子和海娃,我们不就白起这么早了。接着说,娘应该是在想水呢。水生问,为什么?水珠说,因为有了水,就能给你娶一个象嫦娥一样漂亮的媳妇了。水生说,你胡说,娘肯定是在想给你如何选个帅气女婿呢。抬头望了望月亮,心想,要是真能娶一个像嫦娥一样漂亮的媳妇,那还不把人美死?可大人们常常唠叨,这里没水,娃娃长大后连个媳妇都娶不上。如果长大后真象村里的牛二爷、柱子、王大牛,娶不上媳妇咋办?444新疆文学网

水珠说,娘说她的梦想除了看着咱俩健健康康地长大,就是大家天天能吃上干净的水。那你的梦想是个啥?水生一时被懵住了,抠了抠脑门后说,当一名科学家,给咱们村造水的科学家。水珠咯咯地笑了起来,随后说,你个瓜子,水能造吗?水生说,为什么不能造呢?水珠也真不知水能不能造,就什么也没有说。水生接着问水珠,那你的梦想是个啥?水珠说,让咱们的老泉变成一眼大喷泉。水生惊奇地问,这能吗?水珠说,我梦见老泉变成了一个大喷泉,喷出的水好甜好香的,沟沿上到处绿油油的。水珠说着,似乎又回到了梦中,心里甜甜的。水生也觉得如果真能这样,那该多好啊,就什么也没有说。水珠见水生不说话,就挑逗他说,不会是想媳妇了吧?444新疆文学网

水珠的这一句话,暂停了水生对梦想、造水、喷泉的思考。突然想起了陈刚哥。陈刚哥前几年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在县城上班,前几天还带着媳妇回来过。陈刚哥的媳妇可漂亮了,穿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扎一个马尾辫,蹬一双白色的高跟皮凉鞋,还涂了淡淡的口红、画了眉,大家都说她长得比戏里的旦角还好看呢。嗯,看来只要能考上大学,就不怕娶不到漂亮的媳妇。想着想着,水生突然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烧。这时,水珠问他在想什么。他却说,没什么。水珠笑着说,一定又是在想啥见不得人的馊主意吧。水生用脚踢了踢路边的一片草叶。444新疆文学网

这时,水珠和水生已到了沟底的老泉边。444新疆文学网

水生见泉边的土干干的,没有湿过的痕迹,高兴地对水珠说,咱们还真得了个第一名,赢了。这时,二面沟崖上也几乎同时发出赢了赢了的喊声。水珠忙说,别喊了,你想让全村人都知道吗?赶快来舀水,不然别人来了,咱们就只能抬回一桶水了。快来把桶扶住,我舀水。水生听话地扶住了水桶。444新疆文学网

水珠正要将舀子伸进泉里,见锅口大的水面上,不知是谁画了一幅特别美特别美的画。画中有月亮、云朵、山、树,还有她和水生的头,都在画中忽闪忽闪地晃动,活了似的。她憋住呼吸,不敢喘气。她想,这可能就是爹说的水墨画吧,没想到,水墨画竟然有这么的美。水生问,为啥不舀,在看啥呢?水珠说,你往泉里看。她生怕自己多说一个字,就会吓跑了泉中的这幅图画。水生往泉中一看,看到了与水珠眼中一模一样的画面。这一发现,简直把他美不行了。他俩谁都不敢喘气、不敢动,一动不动地望着泉中的美景,好像走进了另一个世界。444新疆文学网

 444新疆文学网

突然,谁家的狗叫了几声,才把他俩从陶醉中拉了回来。水生叹了口气说,还是舀吧,不然别人就来了。水珠抬头看水生时,水生也正一脸忧伤无奈地看着她。水珠狠心地将舀子伸进了泉中。舀子刚碰到水面,水面上的图画就碎了,月亮、云朵、山、树都不见了。水生想,为啥最美的东西最容易坏呢,或者最容易失去呢,或者很少见呢?比如这泉中的画,比如过年时的糖果,比如陈刚哥的媳妇?他想着想着,把目光再次移到泉中,却又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刚才被舀子撞了的美图,碎成了无数颗星星,在水面上争先恐后不停地闪烁。他把自己的这个发现告诉了水珠,水珠也被惊得停下了舀子,定定地盯着水面。水珠突然想起了爹说过的一句话——“海纳百川,有容乃大”,面前的这幅图画不正是这句话的最好解释吗?虽然只有锅口大的一点水面,与海相比,连九牛一毛也算不上,竟能容得下日月星辰、天地万物。水珠又想,水,应该是世界上最大、最重要的东西了。要不然,为啥什么都需要水,什么都离不开水,比如人、牛、羊、猪,没有水就活不了,粮食、树、草,没有水也就干枯了,怪不得爹说“水是生命之源,万物之本”。444新疆文学网

放抬水棍时,水珠将水桶放在了靠自己近的位置。因为她和娘抬东西时,娘常常这样做。可往起抬时,水珠却没有抬起。水生就对水珠说,把桶往这边移点。他俩推来让去,最终将桶置在了靠水珠的十分之三处,就很轻松地抬了起来。可没走几步,水桶就不听话地左右晃动,桶里的水也调皮地往外扑。这可怎么办呢?如果这样下去,等抬到家时,水就全洒在路上了。水珠急了,水生也急了。444新疆文学网

水珠突然叫水生先站住,说由她喊开始后两人再同时起步走,先迈左脚,再迈右脚,接着她就喊一二一,喊一时出左脚,喊二时迈右脚,水桶就不会晃动了。水生不解其意,只是按水珠说的做。结果,水桶还真的就变乖了,不再晃动了。水生想,这个一二一是不是水珠念给水桶的咒语呢,如果不是,那为什么她喊了一二一后,水桶就再不敢晃动了呢?444新疆文学网

他们走上沟沿后,水珠怕水生累,就说停下歇会再走。这时,水生突然问,姐,爹说他半辈子没有见过爷爷用清水洗过一回脸,你说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那爷爷的脸该有多脏呢?爷爷奶奶去世的早,老两口走时水生还没有出生,水珠也不到两岁,所以他俩根本就记不得爷爷奶奶的模样。水珠说,当然是真的了。我想爷爷的脸一定是干净的,咱们清水少,脏水总还是有的。爹不是常说一水洗百净嘛,他只说水,并没有说是清水还是脏水,这就是说,只要是水,不管脏与净,都能把脏的洗干净。现在咱们家,娘就把你宠着让你用清水洗脸,我和娘都是用你洗过脸的脏水洗脸,你不是不知道,可我和娘的脸还都不是比你的干净。水生听后,心中不由地泛起一股说不出的难过,就说,姐,以后你和娘就用清水洗脸吧,等你们洗完后我再用你们洗过的水洗脸,行不?当然行啊,水珠说,那咱们可就说定了。水生说,说定了。水珠接着问,你为什么不想用清水洗脸了呢?水生说,爹说“大丈夫处其实,不居其华”,我是男子汉大丈夫嘛。水珠说,哎吆吆,好你个碎子子的男子汉大丈夫吆。不过,能想到让我和娘用清水洗脸,还真有点男子汉的样子。水珠说着,就拥抱了一下水生。水生顿觉一股男子汉的感觉、温暖幸福的感觉,在他的五脏六腑中升起。水珠又说,那你洗完脸后,一定要记着把水倒到猪圈门口的那个桶里,我还要用它给猪和食呢。水生说,放心吧,记住了。444新疆文学网

水生问,你说猪为啥就不怕脏呢,吃脏水和的食也不恶心?水珠说,猪生下来后一直就这么吃,怎么会恶心呢?陈婶前几天给娘说,陈刚的媳妇回家来不敢喝家里的水,一喝就肚子疼。这也许是城里人的习惯吧,不过,这个习惯好像有点太娇气了吧。那我长大后,如果像陈刚哥一样找一个城里的媳妇,还不把娘给整死了?回家时也得像陈刚哥一样从城里扛一桶矿泉水,多麻烦。不过,现在村里的人都知道矿泉水了,到时王大爷、张大叔、二狗等就不会再追着问给你爹买了这么多酒啊的话了,村里的娃娃也不会看怪物似的追前赶后地看裙子了,自己也不会像陈刚哥那样的尴尬了。444新疆文学网

水珠和水生把水悄悄地抬进灶房。水生急着要把水往水缸里倒,水珠急忙拦住他说,刚抬回的水,里面有好多泥沙呢,不能立马往水缸里倒,要等泥沙澄下去后才能倒。她边说边提起缸边的另一只水桶。水生问,还去?水珠说,当然了。缸里只有半缸水了,估计还得抬两桶才能添满呢。将食指竖到嘴前,嘘了几下,就蹑手蹑脚地走出了大门。这时,爹的呼噜声打雷似的正在上房炕上翻滚着。444新疆文学网

姐,你说爹的呼噜声咋就这么响呢,娘能睡着吗?水生问。能。水珠说。水生又问,为什么?水珠说,习惯了。水生问,为什么习惯了就不嘈了呢,就能睡着呢?水珠说,习惯了就是习惯了,要不你去问娘吧,我也不知道。444新疆文学网

突然,水生慌里慌张地跑到水珠身边,头一个劲地往水珠怀中钻,一句话也不说。水珠感到他全身都在颤抖的同时,自己也不由地打了一个寒战。便问水生怎么了?水生只朝沟沿方向指了指,一句话也不说。水珠顺着水生指的方向看去,见沟沿上一个红色的火球一闪一闪的,好吓人!她猛然就记起了王大爷讲过的一个关于鬼火的故事。那滚动的火球,是不是就是传说中说的鬼火呢?水珠感到自己的两条腿像被抽掉了骨头,失去了所有的支撑,一个劲地直往下坠。水生紧紧地抱着她,她也紧紧地抱着水生。444新疆文学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939号

 技术:果树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