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频]狮子的恩典(2)

作者: 孙频
字体:
时间:2019-11-19
来源: 互联网
关注:12100

     2FFF新疆文学网

卞振国见我进来,大声和我打了个招呼,大学生回来了?他永远讲着一口鹤立鸡群的普通话,也听不出是哪里人。FFF新疆文学网

当年在县里读书的时候,我是全县比较有名的学生,因为从小喜欢看书,每次考试基本都考第一名,后来考上了北京的一所重点大学,在县城里也是人尽皆知的事。但那毕竟已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再说了,后来的大学生贬值如农民工,上大学早已不是什么荣耀的事。四十岁了还被人叫大学生,听着倒像陈年的尸跳。FFF新疆文学网

走了一上午,我稍微有些疲倦,便凑过去轻轻坐在了李建红旁边,这次回家后,有事没事我总想坐得离她近点,甚至想在她身上靠一会儿,但一直没有这么做,我不敢,或者说,不习惯。她大概也觉得坐得太近了,有点不好意思,便往里挪了挪,尽量把那点阳光让给我,嘴里嗔怪了一句,你来干什么。她敞着脖子,脖子里系了一条粉色的纱巾,还斜斜打了个蝴蝶结。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不愿意让我进来,大概是还记得当年我带着同学目不斜视地从玻璃窗前走过的那个下午。我坐在她让出来的一束阳光里,阳光斑驳,苍老安静。FFF新疆文学网

卞振国把保温杯放在嘴边慢慢呷了一口茶,又看了我一眼,忽然吃惊地说,大学生你什么时候把头发染成红色了?李建红一边把足有小猪大小的罐头瓶塞给我让我喝水,一边数落我,你看看,还有人觉得你染成一头红毛好看的?我扭头看着窗户上浑浊的玻璃,阳光从那里进来,被截成一只粗糙的湖面,我们三人的影子影影绰绰都落入其中。看不到脸,只能看到一顶酒红色的头发明亮地浮动着,是挺艳的。我说,不好看吗?这是今年最流行的颜色。卞振国又抱起杯子呷了一口,慢慢说,不过大学生的头发倒是比以前好了不少,又多又厚实,头发还放光呢,一看就是气血足。李建红诧异道,还气血足?要我说你还是把头发染回去吧,还是黑的像头发,染成其他颜色都不太像头发。FFF新疆文学网

回家后的这几天里,我感觉李建红和我说话总是小心翼翼的,像用瓷壶一样轻拿轻放,这点轻拿轻放让我感觉自己时常手脚悬空,不知道该搁到哪里。听她这么说,我便温驯地说,那我明天就染回去。FFF新疆文学网

她好像吓了一跳,忽然就不说话了,也不看我,整个人呆坐着。我觉得我们俩中间似乎夹了点什么,好像有个看不见的小孩正硬挤在我们中间。FFF新疆文学网

回老家之前我一口气买了两顶假发,一顶是正戴在头上的酒红色这顶,另外一顶是黑色同款,都是长发。从前为了洗头发方便,又怕长了会掉头发,便一直留着齐耳短发,买假发的时候却无论如何都要买成长发了,心想总不能等成了老太太了再留一头披肩长发。FFF新疆文学网

化纤材料的假发多是短发,因为容易打结,我就买了两顶真人头发做的假发。买回假发的那晚,我把它们供在桌上久久看着,却不敢戴。因为是从真人身上下来的东西,我疑心它们其实还活着,也许还会不停长下去、长下去。后来我终于拿起一顶放在手中,却也只是慢慢抚摸着它。一种只能是属于生命和生命间的气息细若游丝地在发梢间与我的指尖间来回流淌。想到把另一个人的头发戴在自己头上做了它新的主人,竟觉得悚然而惊。FFF新疆文学网

我考上大学的那年是一九九九年,李建红也是在那年与人合伙承包下了沙河街的二门市部,我父亲也是在那年突然失踪的。按照基督教历法,以一千年为单位,在一个千年结束的时候,整个人类处境将有一次末世救赎的转化。但等时间到了二零零零年,我看一切照旧,并没有任何末世转化的迹象。倒是在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二日的《参考消息》上有这样一段话:“1999年开始,中国推动高等院校每年扩招30%,我国的国有工厂正面临改制,高校扩招有助于中国从一个主要出口推动的低工资制造业经济体转变成一个更加平衡的经济体。”FFF新疆文学网

快二十年过去了。FFF新疆文学网

在回家乡的前几天,我在北京街头闲逛,不知怎么就走进了一条从没有来过的巷子。在巷子里七拐八拐渐渐迷路,忽然看到路边有一家很小的咖啡店,刷成白色的门窗,店门口摆着一张白色的长椅,进去里面也只有一张白色长条桌子,几把椅子。店主是个二十多岁的男孩,看上去极其干净,染着一头酒红色的头发,穿一条短裤,上身是一件薄薄的咖啡色风衣。他用过于干净的指甲指着一款咖啡向我推荐,我点了一杯,然后端着咖啡坐到门外的长椅上看着人来人往。这之前我已经决定要离开北京了。FFF新疆文学网

对面矮矮的白墙内探出一截柿子树,我最喜欢看北京深秋挂在光树枝上的大红柿子,一种能把时间瞬间就点亮的喜气洋洋。还有那些巨大的黑色乌鸦,长着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特别喜欢站在窗户对面的树上与我长时间对视。我在那条长椅上坐了整整一个下午,形形色色的人们从我面前经过。有坐轮椅的老人,有刚放学的小孩,有穿西装打领带的男人,有卖糖葫芦的女人,有扫地的老妇人,有扛着行李的农民工。FFF新疆文学网

已经是黄昏了,这是一天当中我最喜欢的时刻,残阳西斜,暮云柔软,光线正向幽冥处滑翔,像是长着翅膀一般,轻盈安静,又带着一种黑夜即将登场的庄严。在半透明的暮色中,万物浮游于其中,不复有自身在白天的重量。然后在这种飘忽莫测中,万物又渐渐隐遁、蛰伏、休养,等待新的一天的开始。因为黄昏的缘故,我看到每一张脸上都涂抹着一层金色的蕴光,这层蕴光被渐渐落山的夕阳所折射,于是所有的面目开始变得模糊,变得弯曲,像要兀自燃烧起来了。这些蜉蝣般的人们散发出一种奇怪的力量在我面前无声爆裂。FFF新疆文学网

那时我有一个刚认识两个月的男朋友,坐在那条长椅上我给他发了条微信,以后我们就不要再联系了。他以最快的速度回过来三个字,为什么?我努力回忆了一下他的样子,竟然都想不起来他的脸长什么样,只记得他已经开始谢顶,肚子也起来了,终日加班,以能记住各种饭店的名字为豪。还算个老实人,刚刚在六环买了套八十多平米的房子,认识一个月的时候就问过我什么时候打算结婚。平时不敢细想,仔细一想方才觉出其中的残忍。不见我回,他又投掷过来三个字,后面紧追着三个问号,为什么???我略一犹豫,还是果断把他删掉了。过了一分钟,他的电话打过来了,我因为已经删了他的微信,就像杀过人一样,竟变得异常冷静和熟练,咣当把电话挂掉,然后拉黑然后删除,一气呵成。想到与此人再不会见面,竟无端松了口气。FFF新疆文学网

这时候看店的男孩忽然探出头来问,请问还需要点别的吗?我摇头。他把头缩回去,然后整个人都出来了,风衣、短裤,居然也不怕冷,手里抱着一只滑板。他把店锁上说有事得先走,我可以继续坐着,我点头。然后,他踩着滑板飞驰而去,风衣的下摆飘了起来,像大鸟的两只翅膀。直到他快在巷子前方消失了,我还能辨认出燃烧在晚风之上的是他那一头酒红色的头发。FFF新疆文学网

于是,我学他的样子,也买了一顶酒红色的假发。我头顶少了一片头发,亮出了一块白花花的头皮,很难看。但奇怪的是,无论如何,我都想不起这片头发是怎么没有的。FFF新疆文学网

李建红前脚刚走,龙龙后脚来了,他来接游承恩的班,游承恩好回家吃口午饭,而不至于耽误了买卖。我从窗户里看到游承恩佝偻着背,骑着一辆破自行车慢慢远去,满头飘雪,倒与我这一头红发相映成趣。龙龙提着一大袋包子晃着膀子来到了我们跟前,我感觉一堵厚厚的墙正朝我压过来,把落在我身上的那点阳光也遮住了。我立刻觉出了冷,打了个哆嗦。我又往窗户那边挪了挪,半个屁股挂在椅子上,龙龙就在我身边轰然坐了下来,我感觉屁股下的长椅暗暗往他那边一歪,差点成了跷跷板。FFF新疆文学网

龙龙打开手里的塑料袋,抬头瞅了卞振国一眼,又瞅了我一眼,小眼睛镶嵌在一堆肉里,显然是在考虑要不要让让我们,思忖片刻之后他显然觉得没有这个客套的必要,便兀自抓起一个包子塞进了嘴里。他嘴里嚼得无声无息,好像正当着我们的面在偷吃,麻油和青菜的香味蛮横地晃荡在我们三个人中间,我和卞振国都扭过头去,避免看他的吃相。这时候已是正午时分,更多的阳光从那扇腐朽的雕花木窗里爬进来,还有一束阳光从窄窄的天窗里漏进来,落在刻着莲花的方砖上。我盯着那束光柱,忽然发现阳光真的是金色的,细小的灰尘像游鱼一样正游动在这光柱里,慢慢向上盘旋,向那天窗游去,似乎即将从那里汇入大海之中。FFF新疆文学网

这次回到家乡之后,我发现自己的身上好像开了另一只眼睛,忽然看到了很多以前不曾见到的东西,尽管这些东西也不过就是司空见惯的,我却好像忽然看到了它们背部的那些纹理,那些幽暗、诡秘、美丽的纹路就在它们的背面或翼下。FFF新疆文学网

这时忽听见卞振国问道,龙龙你这是吃过午饭没有?龙龙从包子里挣扎出来,含混地说,吃是吃了,这是零食。卞振国说,少吃点,你不是还想着娶媳妇吗?龙龙犹豫了一下,很快便又抓起一个包子塞进了嘴里。我觉出饿来,问了一句,卞叔你不去吃午饭吗?他放下杯子点了根烟,抽了一口才说,我从来不吃午饭,早饭吃得多,中午就不用吃了,古人就是一天吃两顿,脑袋反而清醒。然后指了指我,对龙龙说,这个姐姐认识吧,高材生,人家上的可是北京的重点大学。我羞得无地自容,不敢看他们。龙龙把脸从包子堆里拔出来,飞快地瞟了我一眼,冷静地问道,《三侠五义》看过吗?我说,没。他又问,《笑傲江湖》看过吗?我羞愧地说,没。龙龙鼻子里嗤地长笑了一声,又拎起一只包子细细端详,不屑于再搭理我。FFF新疆文学网

卞振国换了一条二郎腿,一只手拄着保温杯,另一只戴戒指的手夹着一根烟,嘴里不时喷出几个青色的烟圈。我暗想,难道是他以前的老板就是这副样子,他才故意要学成这样?倒不是他学得不像,就是因为学得太逼真,反倒让人不忍直视。FFF新疆文学网

这时候有人进来要买手套,手套这种寻常物什,自然三家的柜台里都有,龙龙听闻有人买手套,忙扔下包子要站起来,但卞振国已经抢先一步叼着烟站起来,走进幽深的柜台里翻找手套。那沉在暗处的柜台看起来辽阔遥远,他走进去竟至于要迷失于其中了。他要十块,来人砍价非要八块,我隐约听见他叹口气说,八块就八块吧,以后多来照顾生意,现在什么都不好干。FFF新疆文学网

卖完手套他又坐回来,重新把那副二郎腿架起来,龙龙狠狠盯了他一眼,把包子重新叼在嘴上。他若无其事地点了根烟,用一只手往后拢了拢油光光的头发,自语道,我当年在山上开煤矿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赚小钱的。看来他有时候会真把自己当成那个煤老板。我不敢看他的脸,只是透过玻璃装模作样地张望着外面。对面正好是郑黑小喜寿店,店门大开着,窗户却都用木板封死了,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到,有一种异域的神秘。我忽然想到,我活到如今,其实大半的生命已经泅渡到了对面,已经脱离了这个坐在椅子上的我。而剩下的这部分,秩序和重量都不似从前。我扭头对他笑了一下,说,可不是,做什么都不如开煤矿来钱快,每一铲子下去都是钱。FFF新疆文学网

他默默抽了几口烟,好像在消化我刚才说的话,沉默片刻之后他忽然像想起了什么,哎,大学生,你这次回来要住几天?我看你一年到头在家里也住不了几天吧。我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说,这次回来可能就不走了。他大惊,上身忽地直了起来,看起来竟一下蹿高了好多。他看着我不相信地说,你不回北京了?为什么不回去了?你不回北京留在这小地方干什么?我想了想,说,其实在哪都一样。他似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问了一句,你结婚了吗?我老老实实地回答,没。他又是一惊,你怎么还不结婚?那么大个首都就连个男人也找不下?我使劲眨巴着眼睛说,现在好多女人都不结婚啊。他有些狐疑地看着我,半天没说话。FFF新疆文学网

我想起在北京的一家公司里打工的时候,公司里新来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不到三天就被人预订走了。午饭期间,坐在旁边的一个女同事悄悄问我,你说,现在城市里的单身女人为什么这么多,是不是西方的女权主义这回真的传到中国来了?我看着自己的盘子,疑惑地说,不大像吧。她想了想,说,确实不像,当年美国的女权主义运动因为时装界没有设计超短裙都要上街游行的,我们国家的女人怎么可能这样。我忽然想到,连这么无聊久远的细节我都能想起来,却怎么也想不起自己的头发为什么会少了一片。FFF新疆文学网

龙龙忽然从包子堆里清醒过来,异常机敏地问我,北京的女的都没结婚?卞振国怂恿道,哎,龙龙,你不是担心自己娶不到老婆吗?快去北京找啊。龙龙忽然之间看起来又聪明又清醒,他抓起一个包子反问了卞振国一句,卞叔啊,你不是也还没老婆吗?要不你先去找一个回来。FFF新疆文学网

卞振国眯起眼睛深吸了一口烟,然后像龙王一样从鼻子里喷出两道长长的青烟,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很有一种威严的气势。他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我连个老婆都娶不到?这县城里想和我好的女人多得得排队,我在街上往过走的时候女人们都要盯住我看半天。我刚到你们县的时候,一时半会找不到个事情做,就在一个饭店里做厨师,那段时间啊,每次只要我去上班,就能看到有两个女人正守在那饭店门口等我,她们也不吃饭,进去都不进去,就是为了等在那里看我一眼。还有个十九岁的在商城卖衣服的小姑娘,为了能看见我,天天中午去我在的那家饭店吃一碗面,有一次我把面给她端出来,你猜她对我说什么?人家这两天来那个了,不能吃辣椒,你还给人家放了这么多辣椒。一个姑娘家告诉我她来那个了,你说这不是故意挑逗是什么?我才不上当,假装听不懂。还有那些在街上跳舞扭秧歌的女人们,我早发现了,我要是不往过走,她们跳得也没那么带劲,只要我往边上一站,她们跳得那个带劲啊,腰都要扭折了,一个个还都描了眉毛抹了口红,脖子里围着花丝巾,手里抓着扇子,就想让你看见她。FFF新疆文学网

我开始感到腹中饥饿,只是敷衍地笑笑,说,是吗?不料,卞振国忽然把烟头往鞋底上一抿,指着我正色问道,大学生,你这么多年就连个追求者都没有吗?我认真地说,小时候还是有过的吧。他有些怜悯还有些惊惧地看着我,说,大学生你今年到底多大了?我刚才在心里算了半天,就是不敢问你。我更加认真地说,四十了,怎么了?他忽然不说话了,整个人无声无息地沉没到什么地方去了,空气里略有些悲怆的味道。只听龙龙的喉咙里发出咕咚一声巨大的咽包子声,他嘴里含混不清地咕哝了一句,太老了,我今年虚岁才二十,我妈说最多找比我大五岁的。FFF新疆文学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939号

 技术:果树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