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频]狮子的恩典(3)

作者: 孙频
字体:
时间:2019-11-21
来源: 互联网
关注:12100

     3vvv新疆文学网

李建红骑着自行车心急火燎地赶来了,脖子里的那块粉红色纱巾,老远就看到了。她以前纹的眉毛慢慢褪成蓝色的了,远远地,人还没到,两条镰刀似的蓝眉毛就先到了。她让我快回家去吃饭,说饭都扣在锅里,凉了就热一下再吃。我恍惚又回到了上中学的时候,每天中午放学回到家,看到锅盖得严严实实的,揭开一看,里面却扣着满满一碗饭,像是这锅自己生出来的。李建红每天要在一点前去倒班,上班的路上,李建红最希望能碰到我同学的家长,这样就能停下自行车站在大街上谈论我的学习。人家急着要走了,她还是拖着不放,恳请人家再和她聊几句关于上次期末考试的事。她还有一大嗜好是开家长会。每次开家长会她都是第一个到教室,佘老太君一样端端正正地坐在中间的那把椅子上。然后微笑着等着家长们依次凑过去向她询问是怎么教育孩子的,成绩怎么这么好。她大腿一拍,皱着眉头表示不解,唉,我从来都不管人家,谁知道人家是怎么考的。vvv新疆文学网

我从店里出来路过郑黑小喜寿店的时候,又在那黑洞洞的门口停留了一下。我从小最怕的就是喜寿店,晚上走路的时候,为了躲一个喜寿店情愿绕过半个县城。现在我仍然害怕,却觉得还有比害怕更深的东西吸引着我,我走进了喜寿店。眼睛适应了最初的昏暗之后还是被吓了一跳,里面的世界简直可以算得上是富丽堂皇,各种颜色的花圈挂满四壁,各种为死人准备的纸扎都栩栩如生,像工艺品一样,纸扎的院子里有亭台楼阁,有枣树有牡丹花有汽车,纸做的名牌包包猛一看,简直像真的一样。我目不暇接地参观了一圈,末了,目光忽然停留在摆在中间的一个庞然大物上。黑色的,漆得油光水滑,一头绘着血红的牡丹花图案。再定睛一看,是一具待售的棺材摆在那里。vvv新疆文学网

这时,从后门里飘进一个人影,幽灵一般,背着光,看不见脸面,来人问了我一句,看棺材还是看花圈?原来是店里的老板。我忙说,随便看看,就是随便看看。我壮起胆子绕着那棺材看了半天,忍不住问了老板一句,你每天做这个不害怕吗?老板伸手拍了拍棺材盖,很得意地说,看看这木料,这做工,好东西吧?有什么害怕的?这和一件家具有什么区别嘛,有的老人准备棺材早了,十年八年都死不了,就在里面储存麦子啊豆子啊,当柜子用,哎,实用得很。vvv新疆文学网

我忍不住也走到跟前用手拍了拍,果然,摸上去和一件家具是没什么区别。我说,嗯,好像是挺实用,卖得还挺贵吧?他点头,可不,最少两万。vvv新疆文学网

晚上,吃过晚饭之后,我和李建红窝在客厅的沙发里一起看电视。房子三室一厅,我们俩一人一间,另一间空出来做客房。这套房子是我在几年前买的准备将来养老用的,县城里房价便宜。装修好之后就让她先搬进来了,以前我们家住的那片儿胡同在八十年代曾经是县里最好的宿舍区之一,只有像百货公司、果品公司之类单位的职工们才能分到。现在已经被列入拆迁范围,人渐渐都搬空了。有一次我走进去一看,胡同里早已是荒草没人头,胡同深处住着两只流浪狗,还生了一窝小狗,个个皮包骨头,那小狗们奶声奶气地对我叫着讨要吃的。此后我隔几天就过去给它们送几根火腿肠,像去看亲戚一样。vvv新疆文学网

我歪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多少年不看电视,几乎忘了世上还有电视这种东西的存在。回家往电视机前一坐,居然还挺高兴,像是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电视机。但是在那么一两个瞬间里,我心里还是难免诧异于自己这种过分的快乐。vvv新疆文学网

以往我回家匆匆呆几天,李建红都要追在我后面不停地问,你怎么还不结婚啊?是不是要等到七老八十了再结婚?这次回来她却一个字都没提,反而让我很是忐忑,觉得好像有什么圈套正等着我一样。李建红坐在我旁边,两只手搭在腹部的赘肉上。几年前她就开始拼命嫌弃自己发福的身材,电话里总问我怎么能减肥。我说你又不是大姑娘忙着找对象,胖就胖一点嘛。她说,人胖了穿什么衣服都不顺眼。我说,要那么顺眼干吗。她忽然在电话里说,我自己看着自己都不顺眼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vvv新疆文学网

电视里正播一个什么现场调解的节目,主持人对女儿说,那你愿意抱抱你妈妈吗?于是女儿和母亲痛哭流涕地抱在了一起。我把目光挪开,无聊地看着桌子上的那本台历。李建红开始小声跟着电视里的母女啜泣起来,后来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全身都浮在啜泣声里一耸一耸。我说,假的,别信,还有什么电视销售,千万别信,都是骗人的。她一边啜泣一边不满地说,什么都是假的,上了电视还能是假的。我只好转而哄她,真的,都是真的,你觉得是真的那就都是真的。vvv新疆文学网

我进了自己房间关好门,小心翼翼地取下那顶酒红色的假发挂在了墙上。也不照镜子,关灯睡下,窗户里钻进来的晚风轻轻吹动着那顶假发,看起来好像墙上正挂着一颗女人的头颅。vvv新疆文学网

第二天上午,我到了店铺里,李建红、卞振国还有游承恩正各自霸占在一条长椅上,或坐或卧地聊天。李建红有些不高兴地说,你怎么又来了。我没吭声,在她身边坐下。只听她接着说,要不我们也把柜台改了吧,改成超市的那种货架,现在这种老式的柜台已经都被淘汰了。卞振国不同意,他说,好像听人说这条街将来也要被拆的,老房子太多影响县城形象。游承恩大惊,历史文化街也能拆?就沙河街上那只石狮子,知道吗?唐朝的。vvv新疆文学网

三个人中间是那把弥勒佛一样的大茶壶,笑眯眯地蹲着。vvv新疆文学网

我让李建红先回去歇着去,吃过午饭后再来替我。李建红看着我的头发,忽然惊叫道,你的头发怎么一下就变成黑色了?我不动声色地说,刚才出去染成黑色了。vvv新疆文学网

今天出门的时候我戴了那顶黑色的假发。那三个人都有些畏惧地盯着我的头发,我也有些心虚,尽量坐得离他们远一点,好像这样他们就无法看清楚我了。卞振国还是那个固定的姿势架着二郎腿,黑皮鞋,白袜子,看起来和昨天一模一样,好像整晚上他都以这个姿势坐在这里,根本没动过。他抽了口烟,忽然说道,大学生你的头发真是好,黑得都发亮,看起来就像假的一样。我说,刚染成黑色,不黑才怪。他又眯起眼睛说,大学生,我觉得你还是留昨天那个红色头发好看,洋气,这黑头发让人变老气了。我微微一笑,说,哪天一生气再把它染成红的。卞振国干巴巴地笑了一声,似乎也有些害怕,只是抽烟,不再说话。李建红也不说话,一直瞪着我看,我心里发毛,催促她道,你快回去吧。她像刚刚反应过来一样冲我喊道,谁让你又来了,早说不让你来不让你来。vvv新疆文学网

李建红骑着自行车渐渐远去,游承恩缩回自己的柜台后面研究百家姓去了,他昨天刚刚又考古出了一个从没有见过的姓“馬馬馬馬”,他认为这些从没有见过的姓氏就像文物一样宝贵,应该申报给国家有关部门。我和卞振国一人抱着一大杯水,门神一般相对而坐。深秋的阳光迟钝悠长,一寸一寸慢慢从我身上爬过去。vvv新疆文学网

再睁开眼睛,卞振国正坐在对面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我说,你还在研究我的头发吗?他眼睛很明亮,显得有些过于聪明,他稳稳跷着那副二郎腿说,大学生,说说你到底为什么不想在北京呆了?vvv新疆文学网

我咧嘴一笑,说,你猜是为什么呢。vvv新疆文学网

我忽然想起遥远的十几年前,还在读本科的时候,我和一个叫闫静的女生终日形影不离,有时候连睡觉都挤在一张上铺的单人床上。有一次她的日记本摊开在桌子上,我不小心看到上面一句话:“她的家庭出身和我相似,也像我一样,长得不算漂亮,我们两个都热爱读书,读书弥补了我们所有的尊严。我们分开的时候都很弱小,但我们只要在一起就会变得强大而骄傲。”有一度我们都沉迷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看遍了他所有的书,做了厚厚的摘抄笔记。有阵子连说话都是陀思妥耶夫斯基腔,张口就是“如果没有上帝,人就什么都可以做”。以至于在一次大学的新年聚会上我一个师兄悄悄对我说,以后快不要这样说话了,你这样会把人都吓跑的。本科毕业后闫静去了上海,后来又去了深圳。毕业后她一直给我写信,那时候人们都已经开始用电子邮箱了,她却从不给我发电子邮件,只寄手写的信。我把她的每封信都工工整整地抄在一个本子上,后来居然抄了厚厚一大本。十几年过去了,回家前夕,收拾东西,在箱底找出了那个厚厚的本子。她写给我的信,我大部分都能背得下来,却还是随手翻开本子,满纸蓝黑色的钢笔字,“……如果我们拒绝在这个世界上沉沦下去,就必须得摸索出自己的信念,这种信念应该是与那些传统信念不同的新信念,这个信念不再是家国,不再是理想,也不是生存。就像基尔克果说的那样,如果一个人从不曾仰望过什么,只是把自己交给浮云,急匆匆地让自己成为过眼烟云,那就和动物无异。还是得有一种更高的东西,通过它,人们可以走向高处……”vvv新疆文学网

卞振国不紧不慢地又掏出一根烟点上,点烟的姿势很是漂亮,大大抽了两口,又朝游承恩坐的方向瞅了一眼,这才躲在烟雾后面,目光炯炯地看着我说,我估计有几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你处对象出了什么问题,感情受伤暂时回来缓一缓。另一种可能是你借钱做什么生意赔了,欠了债还不起躲回来了。还有一种可能是你手里犯了什么事了,不敢再去北京了。vvv新疆文学网

我一听,顿时感到一阵快乐,我忍住笑,压低声音对他说,卞叔你好眼力啊,实话告诉你吧,我是因为不小心杀了个人,手上有条人命才躲回老家来了,你可千万别和别人说。vvv新疆文学网

他一怔,手里的烟跟着抖了一下,掉下齐齐一截烟灰。然后他警惕地看了看游承恩的柜台,又环顾了一圈四周,看他的样子,若是这店里有窗帘,他一定会立刻起身把所有的窗帘都拉得严严实实。他把整张脸向我压过来,一嘴烟味还有酒气喷在我脸上,他低声说了一句,我不会和别人说的,和我说了之后你也不要再和别人说了。vvv新疆文学网

我见他还真信了,忍不住一愣,觉得好玩,又一阵心酸。我往后躲了一下他脸上的烟气和酒气。他也缩回去狠狠抽了两口烟,两颊都凹进去了,把烟徐徐吐完之后,他微微有些得意地说,我就说嘛,你不会平白无故就跑回老家来的,回老家来肯定是有原因的。vvv新疆文学网

忽见他又把脸凑过来,声音竟有些激动,他悄悄说,和我说说,你为什么要杀人?他的眼睛直直钉在我身上,香烟叼在嘴角一明一灭,见他这么认真,我反倒不好意思起来,我说,卞叔,逗你的,你还真信啊?他看上去有些失望,叼着烟独自愣怔了半天,忽然又凑过脑袋悄悄问了我一句,咱都没杀过人,不过你说,杀人到底是个什么感觉?我想了想,说,主要是没杀过人也不好想象,杀人的时候,脑子里应该是空的,不然肯定会害怕嘛,一刀下去,应该是砍到南瓜或西瓜上的感觉。他又盯着我说,那你说,被砍的人会是什么感觉。我说,脖子上要是忽然被砍了一刀,第一反应肯定不是疼,是觉得那里凉飕飕的,怎么脖子上忽然开了个口子,凉风直往里灌。vvv新疆文学网

他又呆呆抽下去半支烟才问我,你觉得杀人这件事,到底有多可怕?我说,杀只小动物都难过好几天,何况是人呢。我倒是在梦里杀过一次人,不过在梦里就后悔得死去活来,我在梦里还一直后悔,为什么要杀人,为什么为什么。醒来后发现是场梦,心里特高兴。还上网查了查,梦见杀人一般是因为生活压力大,精神太紧张。vvv新疆文学网

我研究生毕业之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北京的一所大学里做行政工作,因为没能当老师,我逢人就解释,留在大学里好啊,能安静看书,还能做点学术方面的研究。每天上班下班过天桥等公交的时候,我手里都拿着本书。晚上下班后同事们都走了,我还一个人在办公室里亮着灯。有时候觉得困了便把三把椅子拼起来眯一会儿,醒来继续看书。一年下来工资的大半都交了房租,我开始动摇,想换份工作。我不记得当时我给闫静的信中写了什么,只记得她在二零零五年给我的信中写道,“……我们以为我们无需乞求神灵,我们依靠自己知识的力量或是依靠自己的理性,便可以维护自己的尊严,我们通过精神秩序使自己平静,不需要救赎,勉强得到一种知足感。但我发现尽管我们在本质上仍然是最传统的儒家信念的追随者,我们却不曾有过一种真正的平和有序,我们也无法把个人的情感和悲伤转化成深邃神圣的慈悲,像上帝一样……”vvv新疆文学网

虽然只在那所大学做了一年行政工作,但李建红在老家对我的宣传语已经是,在大学里当老师。后来我出国学习了一段时间,李建红就对别人说我出国去留学了,这自然也是全县人尽皆知的事。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疑心我在老家的形象可能已经变成教授了,回来一看,果不其然,真成教授了。我曾愤怒地阻止过她,她口头答应一下,一转身我还是那个传说中的大学老师。vvv新疆文学网

回国之后,我在北京一家小公司找了份工作,后来又不断跳槽。后来的十几年里,很多事情我都忘记了,却牢牢记住了十几年里那些最微小的乐趣,比如我喜欢坐在阳台上看暮云。那些血红色的暮云铺满整个西边的天空,形状诡谲奇幻,如马群奔腾而过,如繁花盛开,辽阔、壮美,会有一两架飞机像小鸟一样极高极轻盈地穿过巨大的云堡,渐渐消失在天尽头。当金色的霞光从那些洞开的巨型云堡中射出来的一瞬间,我怀疑那云堡的后面是不是真的藏着一种超自然的、至高无上的力量,类似于一个上帝正住在那里。我曾目送着那些金红色的霞光一点点褪色,直到最后完全沉没于黑暗之海。而与此同时,已经有北斗神秘地高悬于人世之上。vvv新疆文学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939号

 技术:果树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