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沙漠上的英雄树

作者: 孤岛
字体:
时间:2011-03-13
来源: hlw
关注:[10]

 xxx新疆文学网

0016eca176f60cb8d9704d.jpg
孤岛的微笑
 
胡杨是一种树,一种与众不同的杨树,地球上的孑遗植物。
这种树生长在边塞,中国古人称边塞这一带为“胡”地,生长在“胡”地的杨树,便被呼之为“胡杨”。就像胡琴、胡椒、胡麻的汉文命名一样。
“胡”本来没有任何褒贬意义,只是对古代北方、西北地区匈奴、突厥、羌等边地少数民族的一种泛称,也有形容塞外人胡须长得茂密之意(汉族中有好多人姓“胡”,可能与祖宗来自塞外有关)。一些人头脑中认为“胡”有贬义的说法是错误的,“胡”从文字上讲,只是一种约定成俗的有个性的称呼而已,没有任何好恶褒贬之义。
杨树有许多种类,白杨、胡杨、灰杨、黑杨、苦杨、密叶杨……都是高大雄奇的男性树种,依存在北方苍茫的天空和酷日之下,刚直遒劲、挺拔有力。在这众多的杨树中,我又独爱胡杨这一种崛起于荒漠的英雄树。
一说起胡杨,我的内心就有两种感情同时涌起:喜欢和震撼。
最早目睹胡杨的身影,是我刚到新疆不久,受邀来到一位朋友去做客。她家的墙上挂着一幅挂历,迎面扑来的是金灿灿的胡杨树,那么粗壮、庞大、沧桑,雄壮的主干掩映在金碧辉煌的枝叶和少数几根垂地的枯枝败叶中,那向上伸展的蓬勃生命与向下回归泥土的灰色朽枝,都同时装饰着巨大胡杨的身体和岁月,渲染着百年胡杨不到的精神意志。
胡杨叶片那种淡淡的金色,是那么自然、雅丽、迷离,未经任何矫饰,象佛身上袈裟的颜色,又像是皇帝龙袍的颜色。它不是娇嫩的,又不是生硬的,是一种时间和精神煮在一块儿熬出来的芬芳。几根或几缕杂在金色树叶里的灰白色朽枝,曲曲折折地残留着,或垂下,或干干地挺着,既有一种视觉感官上的反衬,增添了色彩的丰富性,又给人一种残缺感、沧桑感,美而不妖,艳而不俗,甜而不腻。也许很多人都喜欢大自然的甜美,而我独独喜欢大自然中的沧桑美,只有这种美才能经得起阳光、风雨、雷电、灰尘的打击,在无限的风云变化中获得相对的永恒。
说起胡杨,它的诞生与发展史比人类要早得多,1亿3千多万年前的白垩纪时代,胡杨就在我们的地球上昂起高贵的头颅;1200万年至4千万年前的渐新世时代,胡杨林家族十分红火,成了全球热带和亚热带河湾、荒漠的优势种族,一度统治着地球的绿色狂想。那时,胡杨的种子随风飘舞,飘到哪里,哪里就有孕育胡杨蓬勃生命的欲望。
圣经·诗篇》第137篇 写道: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我们把琴挂在那里的柳树上,/因为在那里,掳掠我们的要我们唱歌;抢夺我们的要我们作乐,说:给我们唱一首锡安歌吧!/我们怎能在外邦唱耶和华的歌呢?
经专家考证诗篇中的“柳树”就是汉语世界的胡杨。据了解,在距今300至500万年前的幼发拉底河畔,蓬蓬勃勃地长者一种杨树,当地人叫“幼发拉底杨”,它的长相与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胡杨一模一样,即我们所称的胡杨。
……一般来说,植物是最能随遇而安的,种子飞到哪里或根须延伸到哪里,就在哪里发芽、生根,在哪里生存,在哪里播绿。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上级主(监)管单位: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和自治区网信办 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技术:果树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