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脚奶奶

作者: 范小红
字体:
时间:2017-04-02
来源: 互联网
关注:[10]

        在我的记忆里,奶奶总是裹着小脚,颤颤巍巍洗衣、烧饭、养鸡、喂猪,她是个善良、坚强、吃苦耐劳极富爱心的老人。奶奶是1900年生人,去世那年79岁。LLL新疆文学网

  奶奶脾气好,人缘也好,经常有些老太太找她聊天。她经常教育我们要有礼貌,尊敬老人。尽管这样,因为我们年龄小,还是作出一些让人生气的事。奶奶有个好朋友,天生残疾,腿一根长,一根短,走路一歪一歪的。天一冷,爱把手缩在又长又肥的棉袄袖子里,然后用袖子捂住鼻子和嘴,东一歪西一歪颠着,样子挺好笑。每次她来,我们都忍不住偷笑,还调皮的偷偷跟在她的屁股后面学她走路。奶奶当时不说什么,只是借故把我们支走。那个奶奶走后,奶奶就非常严肃,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孩子们,有句话你们什么时候都得记住‘人不到八十八,不能笑话人家瘸和瞎。’”别的什么也没说,可这一句话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子里。年龄越大,经历得越多,越能琢磨出它的滋味。奶奶虽说没有文化,但很懂得做人的道理,那就是善待他人,尊敬别人。这句话还隐含着一个人生哲理,那就是人的一生变化的不可预测性以及对人评介的棺而论的道理。所以,到现在也是如此,无论是高贵贫贱、丑俊高矮、还是健全残疾,我都会一视同仁,尊敬他,善待他。LLL新疆文学网

  奶奶柔弱、温和的外表下,有一颗火热、坚强、忍耐的心。奶奶有个既令她自豪,又整天让她担惊受怕的革命弟弟,也就是我们的舅老爷。舅老爷是抗战时期我们县党的第一任县委书记。他出生入死,积极为党工作,经常遭受日本鬼子和还乡团的追捕。还乡团头目扬言,如果再与日本人作对,就枪杀舅老爷全家。舅老爷毫不畏惧,继续与敌人周旋,经常躲藏在我家小阁楼上。只要舅老爷一来,奶奶在竭力照顾好弟弟的生活的同时,就主动让大姑出去完成联络、送信等任务。后来,舅老爷随军南下,职务步步升高,直至省级高级干部。但奶奶从不向他提出什么要求,生活再苦,她也毫无怨言。每当舅老爷回乡探亲,两人总是抱头痛哭一番,那场景令人心酸。我在读大学的时候,舅老爷离休后,曾亲自到校园去找我,谈起奶奶,他热泪盈眶:“你奶奶不容易啊,她是个好人,是个好人啊,我的工作得益于她的支持和帮助。”舅老爷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谢谢,我们生活得都很好,没什么要求。”舅老爷虽然已经去世几年了,但他谈起奶奶时歉疚的神情我仍记忆犹新。LLL新疆文学网

  奶奶是少有的好脾气,或者说,她根本就不会发脾气,总是那么和蔼可亲,忙忙碌碌。她常年裹着小脚,加上身体又不太好,走路总是晃晃悠悠又急匆匆的。在炎热的夏天,她热得受不住的时候,偶尔静静坐在门槛前,脱下尖尖的小鞋,慢慢解开一层又一层的裹脚布,短暂地晾凉她的“三寸金莲” 。那时我六七岁的样子,看到奶奶默默做这些,我会好奇地问: “奶奶,裹脚热吗?” 奶奶回答: “热,怎么不热!” 我又问“裹脚疼吗?” 奶奶又答“疼,怎么不疼?”然后看着自己的小脚,轻轻叹息:“还是新社会好,奶奶像你们这么大,就早已经裹脚喽!” 然后她会给我讲过去新娘子下轿,婆家人要先摸新娘子的脚,如果是小脚,一家人皆大欢喜,如果是大脚,便心里大不乐意,总怕外人笑话。我很纳闷这奇怪的风俗,也很同情奶奶那辈女人的遭遇。有时奶奶会故意吓唬我:“看到没有,不听话就给你裹小脚!” 一听这话,我便一个转身,飞一般跑到远处,朝奶奶哈哈笑着:“哼,我才不呢,我还要上学呢!” 奶奶也呵呵一笑:“嗯,好孩子,好好上学,学好文化,别象奶奶一样睁眼瞎。”LLL新疆文学网

  奶奶那一辈的女人,大多都没有名字。在娘家只有小名,叫什么香啊、臭啊、兰啊、花的,或者直接大妮、二妮的叫。出嫁了呢,就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如果姓刘,婆家姓李,那就是李刘氏。而奶奶很自豪,她曾悄悄对大哥说:“孩子,好多女人没有名字,我有大名,很好听,叫……”哥哥对我说这个时,总是一脸的遗憾,后悔没有在爷爷和奶奶的墓碑上刻上奶奶的大名,只是按风俗刻上了“李刘氏”三个字。LLL新疆文学网

  其实,奶奶的去世非常突然。那是夏末的一个傍晚,天很闷热,奶奶很高兴地为我们做了一锅面条,用豆角呛锅,打上了蛋花,喷香喷香的,我们兄妹五个吃的非常带劲,让奶奶也吃。奶奶拍拍衣服上的尘土,说:“你们先吃,我出去凉快凉快。”说着,就到大门口,找其他老太太凉快聊天去了。LLL新疆文学网

  我们都没在意,仍旧吃饭。也就七、八分钟的工夫,对门老太太的儿媳妇就惊慌失措地对大哥说:“快看看去吧,你奶奶不行了!“大哥不相信,认为给他开玩笑,因为奶奶刚刚出去,这是不可能的。LLL新疆文学网

  “婶子,你又不是小孩,怎么拿这种事开玩笑呢?”大哥有些生气。LLL新疆文学网

  “真的,我不骗你,几个老太太聊的正高兴,你奶奶笑着笑着就出溜地下了。”LLL新疆文学网

  大哥脸都白了,果然,把奶奶背回家时,奶奶已经昏迷不醒了。LLL新疆文学网

  我马上出门找爸爸、妈妈回家。爸爸含着眼泪给奶奶输上液,与妈妈一起,一夜未眠,守侯在奶奶病床前。LLL新疆文学网

  第二天清晨,奶奶终于苏醒过来,并且精神很好,要求叫大姑过来。其实,不用她说,爸爸心里早已有数,连远在他乡的二姑也通知到了。因为我早上还要上学,奶奶想起床给我做饭,妈妈赶紧让她躺下,给我做好饭,就出去拿药准备再给奶奶输液。LLL新疆文学网

  我坐在小矮桌上吃面条,心里很乱,很沉重,也很害怕,害怕放学回来再也见不到奶奶。我就一点一点地吃,吃的很慢很慢。奶奶的床正对着我,奶奶湿润润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我,很慈祥、很留恋的看着,看着,久久地看着,好象要说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 这就是我与奶奶的最后告别,没有一句话,奶奶到底给我说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肯定是挂念我们兄妹五人呢,我是女孩中的老大,以后我身上的担子肯定又加重了,她是不放心,舍不得啊!LLL新疆文学网

  整个一上午,我脑子里乱糟糟的,老师讲的什么,我一句也没听见,只盼望早点放学,赶紧回家。真的放学了,我又害怕回家,我心里暗暗祈祷:让奶奶赶快好起来,好起来。转过街口,我心跳剧烈加快:千万,千万,千万不要让我看见不想看见的东西。可是,在街口,我远远就看见自己的家门口摆满了花圈,挤满了街坊四邻。我脑子一下就懵了,跌跌撞撞地跑回家,原本温馨的堂屋已变做灵堂。奶奶停放在屋中央,奶奶所有亲属朋友都到了,爸爸、妈妈身穿孝服,早已哭成泪人。本家的一个大叔说:“孩子,再看你奶奶一眼吧!”揭开蒙在奶奶脸上的黄纸,我一眼就看到了奶奶蜡黄蜡黄的脸,奶奶神情很安详,很安详……。我脑子一片空白,感觉天要塌下来一样,我再也看不到奶奶了,我亲爱的奶奶,我慈祥的奶奶。我放声痛哭“奶奶,奶奶,我再也见不到您了,再也见不到了……”,我们兄妹五撕心裂肺地哭,当奶奶被抬上车准备去火化时,我们死死拉住抬人的大叔不放,站在一旁的人都忍不住掉泪。LLL新疆文学网

  后来,大姑告诉我们,她来了之后,奶奶特别高兴,还要下床给大姑做饭,大姑没有让她动,一会儿,爸爸就给她输上液,不到一刻钟的工夫,人就不行了,大姑说,那是回光返照。操劳辛苦了一辈子的奶奶就这样匆匆离开了我们,离开了她所喜欢、心疼、宠爱的孙子、孙女!离开了她所热爱的这个世界!LLL新疆文学网

  奶奶一生平平淡淡,勤劳朴实,疼爱孩子,我永远忘不掉可亲可敬的奶奶。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家家都住防震棚。我家人多,特别是孩子多,防震棚很窄小紧张。奶奶常常整夜整宿不睡觉,为我们守夜,惟恐出现什么差错。我们让她睡一会,她说:“我年龄大了,觉少,你们小,睡觉死,万一有什么事,我叫你们。”也许话语太平淡,也许我们实在太小,不能体会奶奶对我们的浓厚深情,似乎做这些事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现在回想起来,奶奶的爱有多么的博大无私,她的善良朴实如同缕缕阳光,始终照射在我们心中的角角落落,那么温馨,那么灿烂,尽管当时的生活条件艰苦,留给我们的记忆却是那么甜蜜、快乐!LLL新疆文学网

  奶奶,我亲爱的奶奶,若真的在天有灵,让我再说一句,奶奶,我们爱您,想您,念您,我们永远忘不了您!LLL新疆文学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新疆文学网《新疆人物》杂志编辑部 宣 站长主编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技术支持:数字西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