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情满舱二艚船

作者: 杨宝军
字体:
时间:2017-07-18
来源: 互联网
关注:[10]

        里下河,开门见河,闭户枕岸,庄户人家上街赶集、走亲访友、下田劳作、运肥售粮、问医看病、迎亲送葬...... 哪一样都离不开船。eee新疆文学网

  打我记事的那天起,码头边就停泊着一条木船。大人管它叫“二艚船”,与其他船不同的是,除船篷、船头外,还有两个船舱,故名二艚船。eee新疆文学网

  我家这条二艚船,大概七、八米长,是爷爷一手置办的。爷爷奶奶视为命根子,它承载着全家人生活,水乡人的亲情和梦想。eee新疆文学网

  公社化之前,爷爷是四邻八乡有名的菜行老板。他四季吃宿在船上,秤随船走,船随人行。从东庄到西庄,从南庄到北庄,爷爷奶奶将农民种植的瓜果蔬菜收购上船,再贩到泰州、姜堰、扬中等地卖掉。航行在十八弯的水路上,有风扬帆,无风捺桡(划桨)。eee新疆文学网

  爷爷置办二艚船,颇费了一番心血,提前个把月,就预约了庄上手艺最好的老木匠。之后,他挑选上乘船板,用刚玉砂布反复打磨,直到手摸上去光滑滑的。在老木匠雪亮的斧头和凿子叮咚的敲打声中,二艚船渐渐拼凑成型,接下来,再用上好的丝麻、油石灰逐个缝里镶嵌。这期间,爷爷每天躬身船下,手拿电筒沿船壁四周照来照去,直到不见一丝漏光,才肯放心。爷爷又到镇上打来最好的浓稠桐油,用铁锅吊在树上,放在柴火上烧半天,待桐油咕咕翻滚,直冒气泡,再小心翼翼地把滚热的桐油抹到船板上。桐油晒干之后,爷爷还要抹第二遍,第三遍......eee新疆文学网

  听93岁的邻居冯大爹说,二艚船下河那天,爷爷在船头摆放猪头、鲤鱼、公鸡“六只眼” 供品,特地请来的阴阳先生,把整个船体看了又看,于船头和船艄按上八卦,一家人则在一旁祷告,期待逢凶化吉,包赚不赔。码头上,闻讯前来贺喜的乡亲里三层外三层,个个都夸这船有样子,赖装货,吃水浅,行起来快。eee新疆文学网

  想起二艚船的点点滴滴,一丝温暖在心头。eee新疆文学网

  人民公社成立后,二艚船改了姓,变为集体财产,不独我一家用了。不久,我呱呱坠地。母亲每天天不亮,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我的被窝放到二艚船篷内,抢先占个位置,然后,再做家务吃早饭,抱我乘船上工。队里孩子多,做家长的舍不得心肝宝贝晒着冻着,个个都想抢船篷,为此经常发生争吵。有一次,母亲为了抢二艚船篷竟跟队里的“王母娘” 动了手。“王母娘” 仗着她男人是大队农技员,平时上工在人后,收工在人前,出工不出力,解手(大小便)一去大半天,社员们敢怒不敢言。一次,队长安排她到棉花田里捉虫子,按虫子记工分。那天,“王母娘” 由于懒睡起床晚了,等她把被窝送到二艚船上时,里面一点空隙都没了,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将我母亲安放的被窝端出篷外的船舱里。母亲上船发现被窝被挪了位置,知道是“王母娘” 干的,找她评理。哪知道,还没等母亲开口,她却反咬一口:“别以为你男人当队长,天天霸占二艚船篷,风水还轮流转呢!”母亲见她不但不认错,还倒打一耙,接上话了:“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谁叫你赖床不早起,我男人不及你那个大队的狗。再说,二艚船是我祖上留下来的,派我享用,气死你活该!”“王母娘” 火了,一把揪住我母亲的头发。倔强的母亲毫不畏惧,趁人劝架之机,直奔船棚,拎起她放的空被窝顺手甩到河里。一船的社员喜形于色,暗自高兴母亲这次终于为他们出了一口气。eee新疆文学网

  现在,家乡虽然河湖交错依旧,但随着公路交通的兴起,水乡特有的交通工具——船己成为历史了。而那个年代,二艚船曾担当着拯救生命的重任,我弟弟宝龙就是二艚船救的命。eee新疆文学网

  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深夜,8岁的弟弟突然四肢抽搐,口吐白沫,不省人事。见此情景,全家人似万箭穿心,母亲和姐姐豪豪大哭,我和哥哥围着弟弟不知所措,只有父亲还算镇定,当即决定带弟弟去集镇医院抢救。深夜,母亲和姐姐的哭声打破了沉寂,河对岸的二叔及唐兄宝德、宝康、宝太很快赶到我家。他们把队里最好摇的橹扛到二艚船上,迅速将弟弟送去三里外的港口医院。当时港口医院的儿科比较出名,但医生说我弟弟得的是急性脑膜炎,而且很严重,必须赶快送泰州人民医院治疗,不然很危险。于是大家撑的撑、摇的摇,从港口又火急火燎地赶到十八里外的泰州。那一夜,凛冽的寒风呼呼地吼着,船上滴水成冰,篙篙抹冻。宝德因船板结冰,脚下打滑,一不小心连人带蒿跌入河中,幸亏他水性好,一个鲤鱼翻身又跃上船来,他脱去外面挂着冰碴的棉衣,拿起篙子继续撑船。那一夜,二艚船似加足油门的快艇,到泰州只花了一小时二十分钟,比平时缩短了整整一个小时。到了泰州人民医院,医生一查,弟弟确实是急性脑膜炎,好在送得及时,再拖个把小时,弟弟的小命就难保了。回想过往,真幸运,如果没有二艚船,如果没有亲人的帮助,弟弟早没了。eee新疆文学网

  二艚船是我成长的摇篮,不仅救了我弟弟的命,而且见证了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成全了一对热恋男女的美好婚姻。eee新疆文学网

  那是一个莺歌燕舞的初春,老杨树刚刚吐出嫩芽,桃花已笑红了脸,小鸟趁着春意一个劲地喳喳叫个不停,花蕾争奇斗艳,引来无数蝴蝶驻足示爱。我们一帮乡野孩童高兴极了,玩呀、疯呀、闹呀...... 每当夜幕降临,月上树梢时,便开心地玩起 “躲躲擒擒”(捉迷藏)。eee新疆文学网

  一天夜晚,我和小梅等年龄相仿的孩子玩“躲躲擒擒”时,为了不让同伙们找着,夜幕下,我拉着小梅趁同伙们不注意,准备藏进河边的二艚船里。当我们头伸进船篷时,看见两对眼睛一眨一眨的,吓得我们毛骨悚然,拔腿就跑。“不得了,船上有河鬼!”我连跑带溜回家告诉了母亲。母亲倒好,一点不慌张,相反对我说:“这事别乱说。”我问为什么?她说:“你还小,等长大了就懂了。”后来,我渐渐长大,才了解到发生在二艚船的一段故事。eee新疆文学网

  原来,我家隔壁的云叔跟大队长家桃红好上了,两人恩重爱深。母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请出一拨又一拨的人去对方说亲,但大队长夫妇嫌云叔家穷,死活不松口。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母亲暗示云叔,干脆 “生米煮成熟饭”。打那以后,一对恋人趁万籁俱寂的深夜,偷偷躲藏在二艚船篷内谈情说爱,桃红的肚子很快挺了起来。大队长夫妇羞于启齿,反过来请人叫母亲做媒,云叔桃红终成眷属。eee新疆文学网

  二艚船,虽然没有汽车般耀眼,更没有火车般磅礴,但它在我们一家人心中犹如天空的云彩迟迟不肯散去。eee新疆文学网

  母亲至今都忘不了,爷爷77岁撒手人寰出殡的那一天,是用二艚船送的。原本万里无云,风平浪静,待到二艚船起锚时,突然雷电交加,风起云涌,河面上波浪翻滚,船始终离不开码头,后来,又加了两个篙手,二艚船才缓缓移开了码头。到达安葬的河边时,四个彪形大汉怎么也抬不起棺材,只好又上来了四个劳力,才将棺材抬到岸上。前去吊唁的晚辈们都觉得奇怪。不过,我父母亲知道,爷爷惦念着二艚船,是想多呆会儿。eee新疆文学网

  后来,随着水泥船铁船的问世,木船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曾经载满故事的二艚船因年久失修最终变成了一堆朽木。不过,家人对二艚船的恋情依然不减,至今,我家中还珍藏着三块二艚船船板,让我不时地记起二艚船上的那段浓情岁月。eee新疆文学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新疆文学网《新疆人物》杂志编辑部 宣 站长主编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技术支持:数字西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