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那次火锅

作者: 李爱林
字体:
时间:2018-01-16
来源: 互联网
关注:121260

      冬日的雪花如期而至,漫天飞舞,洋洋洒洒,令人追梦,令人遐思,她为萧瑟的冬日增添了一席浓妆,为凝重的土地送来一份温馨的问候,为繁忙的生活平添一簇浪漫色彩。从小我就特别喜欢雪花,因为雪花里收藏着太多太多长辈们的智慧和他们做人的骨气,保留着童年时代太多温暖的故事。jjj新疆文学网

雪花的特性喜欢与寒冷结伴而行,祛寒保暖是男女老幼的第一要素,商家门庭若市,大大小小的火锅店浓重推出各种产品,为让家人喜度雪莹清澈的时分,凑一场雪花漫舞的人气,也去吃一份风味火锅。我们一起到小区不远的一家火锅店去,当我询问服务员有哪些品种?服务员说:“羊肉火锅,香菇火锅,牛肉火锅,土鸡汤火锅,鱼头火锅等等”。我一听:“哇,好丰富啊!”山珍美味任由选。如今人们的生活花样百出,品种齐全,质量上乘,日子过得油光水滑,令人十分欣慰。jjj新疆文学网

曾记得物质匮乏年代的一次火锅。那是六十年代初国家最贫穷的阶段,那时几乎家家户户缺衣少粮,谈不上吃饱饭,更不用说选择吃什么菜,只要有伸筷子的地方就满足了。jjj新疆文学网

那是六三年的冬天,时常下着一场大雪,一个冬季里起码要下二三次。皑皑白雪把整个大地覆盖得严严实实,天寒地冻,地面水面都结冰,那样的日子,咱农村人解决吃饭的最大出路就是到菜地里摘白菜回家充饥。记得母亲就抓一把米,勾兑一篮子白菜放点颗粒盐一起煮,煮熟了,叫我们各自盛一碗,还说:“下雪天吃二餐。”因为下雪没干活省出粮食开春吃,母亲担心的是怕开春没吃的,干活没力气。下午的一餐,也是晚餐早点吃。一大家人就听母亲的安排。jjj新疆文学网

就是那个下雪的日子,一贯热爱生活的父亲,到外面转一转回来,一进门就大声嚷嚷:“伢们,你们看我拿什么回来了?我们几姊妹蜂拥而上,一看父亲手里提个包裹,打开一看是一碗豆腐。”母亲问:“你哪来的豆腐呢?”父亲说:“是村里大伯家打豆腐,准备冬天腌腐乳。我去了,就给了几块,嘱咐拿回家给伢们吃。’”父亲多谢后就拿回了。jjj新疆文学网

拿回的豆腐怎么吃呢?那时又没有油。豆腐里直接放盐搅拌吃凉的,大冷天父亲于心不忍。而且盐又是颗粒的,拌在豆腐里,难以融化。一会他想个办法,在老屋侧边抱来一个平常烤枯的树兜子,看着父亲又去找一把柴火和稻草,点然后,就塞进那个树兜子底下,很快树兜子燃着了,树兜子的火不是火苗往上扯,而是温温红红的火,我们一家人就围着那个树兜子边烤火,边说说笑笑,本来那时没有好的衣服穿,老大穿了给老二,老二穿了给老三,一身旧衣服,又单薄,尽管在家没出门,身上还是感觉寒冷。有了树兜的一团火,家人高兴得不得了。jjj新疆文学网

聪明的父亲端出豆腐说:“今天晚上我们一家人打个牙祭,让你们吃得满意的。”母亲说:“你是在异想天开吧。”父亲说:“别慌,待会你看。”看着父亲又出门了,他在菜地扯了些萝卜而且洗得干干净净回来了,把萝卜切好后,又把锅架在树兜子上,最后就在平常泡菜的坛子里舀一大碗又臭又寡的泡菜水倒在锅里,把它们拌在一起煮,看着那一大锅萝卜豆腐慢慢地越煮越泡,萝卜越煮越烂,颜色慢慢地由白变成浅黄。味道也渐渐飘起来了,就是那种:“纯臭又香的味。”高兴的父亲夹一块豆腐给母亲尝尝说:“你尝尝,味道咋样?”母亲一尝惊愕地叫起来:“好吃,好吃。”父亲说:“伢们,你们都去拿碗,各自盛一碗。”母亲说:“林儿,快去叫爷爷过来一起吃。”我立马去叫爷爷,事也奏巧,正当我们吃的时候,在武钢工作的叔叔也回了,父亲一看说:“快来,快来,一起打牙祭。”听到这话,叔叔求之不得。那个晚餐。一大家子就围着树兜子,吃着没有油又臭又寡的火锅。说来奇怪,那个火锅味道特别好,臭里带鲜,比平常的臭腐乳还要爽口,一点也不感觉萝卜的苦味,也没觉得豆腐的涩口,许是饥不择食,大家吃得乐此不疲,津津有味,加上文火慢炖,浑身又暖和,又有吃的,一家人其乐融融,济济一堂。后来的日子,泡菜臭水煮豆渣更好吃,以后它成为我们家的传统火锅,直到改革开放后,经济富裕了,生活质量提高了,才被慢慢淡忘在斑驳的记忆里。jjj新疆文学网

往后的日子,这道火锅时常牵动着家人的心,只要一提起,满脑子驻足了母亲为家人过上好日子而苦苦挣扎的单薄身影。一双长满老茧的手,拿着锅盖吱吱作响的声音,和锅碗瓢盆交响曲一起混合伴奏,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苦愁,只有母亲体会最深刻。jjj新疆文学网

但是,父母从没因为日子贫穷怨天尤人,总以积极的态度去应对。他们总有办法把穷日子过成“富日子。”如今富了,耄耋老人的父亲总是嘱咐我们要把“富日子”当“穷日子”过,不要忘本。父亲生怕我们不会过日子,铺张浪费。jjj新疆文学网

父亲的话时常在耳边响起,其实,大家都是过的平常日子,只是如今富裕了,比原来过年还要丰盛,这是因为改革开放给我们带来的实惠,大家千万不能生在福中不知福。过去年代下雪,饥寒交迫,“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如今下雪是纷纷出门赏景,吟诗作赋,怀古论今,两者截然不同。jjj新疆文学网

窗外,北风卷着雪花还在继续纷纷扬扬,弥漫的半空,横扫着世俗的污秽尘埃,以她高雅的气质,竭尽全力完成大自然交给的使命,厂房,阡陌,枝头茫茫一片,银装素裹。风雨送春归,瑞雪兆丰年。jjj新疆文学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939号

 技术:果树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