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农活杂记(1)

作者: 郎咸勇
字体:
时间:2019-04-10
来源: 互联网
关注:12100

     砍柴、烧柴是二十世纪八十时代广大边远山区农村普遍存在的一种生活方式。因此,对于当时的乡村孩子来说,砍柴无疑是一项不可缺少的农活。KKK新疆文学网

记得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便开始跟着母亲到山上去砍柴。当时是生产队大集体,生产队里有猪场,负责养猪和熬酒。这都少不了要大量烧柴。于是,社员们便有为猪场砍柴的任务。完成任务,年底才能分到队里猪场的猪肉。因为弟弟还小,父亲又在外地教书,家里只有母亲一个劳力。为了减轻母亲的压力,也为了完成队里的砍柴任务和自家的用柴烧柴,每个星期天学校不上课,我几乎都跟随母亲到对河那边的山里去砍柴。KKK新疆文学网

砍柴不仅是一种技术活,而且是一项非常累、非常艰辛的劳动。KKK新疆文学网

砍柴是需要技术的。砍柴前,首先要把柴刀磨好。柴刀锋利了,才能砍得柴人们常说:磨刀不误砍柴工。砍柴前,要把柴刀磨好,柴刀锋利了,才能在砍柴时省时又不费力。其次要选择柴的类型。在柴的选择上,不能砍一些含水量高、质地较为酥松的树,这样的树湿的烧不着,干的不耐烧,而要选择一些质地较硬、水分较少的树作为柴。第三要选择好捆柴的绳索。我们上山砍柴,一般是不带绳子的,通常用藤条作为捆绑的绳索。选择藤条时,要选软的藤条,这样的藤条不易折断,可当作绳索来捆柴。如果选择硬的藤条作为捆绑的绳索,那你就麻烦了。硬的藤条捆柴时既让你费力,又容易折断,真可谓是吃力不讨好呀。KKK新疆文学网

砍柴又是一项非常累、非常艰辛的劳动,而且有时也是一种对人意志进行挑战的劳动。饥饿、疼痛、疲劳、害怕、忍耐伴随着每一次砍柴劳动,每次砍柴回来,人就像要散架一般。丢下沉重的柴担,仿佛刚刚卸下千斤重担,狼吞虎咽地吃上两碗饭,美美地睡上一觉。接下来的几天里,腿痛,肩酸,人会显得特别的疲劳。KKK新疆文学网

记得每次砍柴,走在回家的山路上,沉重的柴担在肩膀上换来换去,让你产生撕裂和针插一般的疼痛,人艰难地出着粗气,汗水从头上流过眼睛、脸颊、渗进嘴里、穿过颈脖,流进胸脯和脊背,和身上汗水汇聚一起。哪一刻,人仿佛随时有可能轰然而倒了下了,但回家的希望在支撑着自己,一步,二步,三步……毅力倒逼着自己坚持往回赶。就是压得歪歪斜斜,踉踉跄跄,也要奋力向前,到了家门口,使劲把柴担从肩膀上摔下来。人仿佛一下子从地狱返回人间,轻松多了。KKK新疆文学网

繁重、艰辛的砍柴劳动,培养了农村人的生存本领。经历了那个时代、那种生活的人,到现在都感觉,那个时代、那种生活更多的是给人积累了一份宝贵的财富,平添了一份坚毅和执着。很多农村的孩子就是凭借着这份坚毅和执着,走出大山,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演绎着人生的风采。KKK新疆文学网

种豆KKK新疆文学网

豆,又叫菽,起源于中国的5000年前,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作物之一。一粒豆子,绵延至今,并且广为种植,堪称奇迹。《诗经》、《荀子》、《管子》、《墨子》、《庄子》、《史记》都把黄豆与稻谷相提并论,还与黍、粟、麦合称五谷,足见黄豆在社会生活中极端重要的地位。如果说中华五千年文明史是一部农耕文明史,那么,黄豆便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章节了。KKK新疆文学网

雨下过几阵,不大不小的,泥土疏松。正是种豆好时光。在我们这地方,大部分黄豆都间种在玉米地里。家乡种的黄豆是八月豆,即老历五月种,老历八月收。时值夏至,天气炎热。穿越在密林似的玉米地里种黄豆,得穿长衣长裤,热不可耐,汗流浃背。如果不穿长衣长裤,则饱受玉米叶的划伤之苦,又痒又辣,苦不堪言。KKK新疆文学网

种黄豆时,先要锄穴。锄穴时,腰要弯成九十度,双手紧握锄头,右手在前,左手在后,锄柄穿过胯下,几乎与地面平行,随着人的倒退,地上便布满拳头大小的土穴,细致而又均匀。接着是点豆,豆种从指缝间滑下,两粒、三粒、四粒,超过四粒就太多了;也不能太集中,彼此最好被分开些,以免影响豆苗的生长。然后,撒土粪,每穴一小撮。最后,再轻轻挥动锄头,刮平土穴,种豆就算结束了。之后,要护理,待豆苗长出来后,再刮草培土施肥一回,便可以有收成了。KKK新疆文学网

俗话说:“辛苦做,快活吃。”到了老历八月,黄豆成熟了。家家户户都忙着收黄豆打黄豆。家乡人打黄豆得用一种叫“连枷”的打豆工具。这种打黄豆的工具,由一个竹棍与几片竹板组成。打豆开始了,水泥晒场上到处铺满了豆荚,豆荚从几天前开始就被拿出来晒,现在已经很干了。只见打豆人左手在前,右手在后,先往上一甩,竹板做了个360度转身,再往下一打,“啪”的一声,黄豆全蹦出来了。黄豆打完了,打豆人拿起扫把将黄豆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