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菱角香

作者: 陈钰
字体:
时间:2019-05-14
来源: 互联网
关注:12100

         天气转凉,街上开始有菱角卖了,紫红色,两头有刺,翘翘的,像一块块小金元宝平摊在小贩的竹篮里。“铁打的船儿紫红漆,船舱满装白大米,船工力猛纤拉断,和船和米沉到底”这是小时候大人打我们猜的菱角的谜语。我很久只看到街头卖的菱角,而没有看到长在水里的菱角了。MMM新疆文学网

周末的一天,跟先生去小池办事,经过泥池村,我看到了菱。泥池湖里满眼都是绿油油的菱禾,一片片菱形的叶子,微微上扬,湖面被菱禾铺得几乎看不到水,有几位采菱女,坐在椭圆形的划盆里,一边娴熟地摘菱,一边唱着歌。那种闲适舒心,是久居城里的我所没有的。MMM新疆文学网

我买好菱角,马上拿起几个菱角,跑到湖边洗净,迫不及待地抓起一只菱角,咬去两个小角,再对着菱角中间使劲一咬,菱角马上成了两截,我飞快地剥去外壳,那白色的菱肉很快就进嘴了,细细咀嚼,满嘴溢满菱香,脆脆的,甜甜的,这芳香让我想起了童年伙伴们摘菱角、吃菱角的时光。MMM新疆文学网

童年的时候,家乡也有菱角,不过那时候的菱不似现在的菱角,只有野生的很小的菱角,这种菱角不用种,每年春天就自己会从水里钻出来,我似乎从没见过菱花的样子,只记得那菱角,有两个角的,也有四个角的,而且每只角都又细又尖,四个角的菱,样子特别丑,向上的那两个角,长得特别像猪八戒的耳朵,我们都把它叫“猪八戒”。MMM新疆文学网

老家的门前有一口很大的池塘,每年春天,菱叶就会很快地铺满池塘,每到七月,菱角米刚刚饱满的时候,我们就会成群结队地去塘里摘菱角,离岸近的,我们就蹲在岸边,拉过菱禾,直接摘;远一点的,就蹲在地上,让人在后面的拉着,把菱禾拉到岸边摘;再往水中间的就够不着了。为了能摘到塘中间的菱,男孩子们脱光裤衩,女孩子们“啊”地惊叫一声,迅速捂住双眼,待听到水声睁开眼时,男孩子已经到了塘中间,他们边踩水边把菱禾往岸边带,快到岸边时,女孩子们早就作鸟兽散了,有不服气的胆大的,会偷着把他们的衣服藏起来。因为男孩子脱光衣服,我们而不敢靠近,只好远远地看着男孩子们吃。每当这时候,比我们大些的姐姐总是跺着脚骂:“不要脸,流氓,将不拿点菱角给我们吃,就不还衣服给他们。”最后总是以男孩子用菱角换回衣服结束。MMM新疆文学网

不会游泳的文胜,脑子灵光,他从家里找来一根长绳子,系在一根不太长的棍子上,在棍子中间还绑上一块石头,用尽全身使劲扔塘中间,然后拉绳子,菱禾就跟着棍子一起拖到了岸边,伙伴们就一拥而上,抢菱禾摘菱角吃。比我们小的建元,为了吃到菱角,也学着文胜的法子,不知道是使的力气太大,还是人没站稳,就在那绑着石头的棍子扔出去的同时,“扑通”一声,人也跟着掉进了塘里,他在水里不住地扑腾着,一会儿窜出水面,一会儿又沉入水里,伙伴们吓得哭的哭,嚷的嚷,刚好水叔从这里路过,把他拉起来了而有惊无险。建元的落水并没有吓住我们这群吃货,一天,我突发奇想,我自告奋勇地跑回家,趁奶奶不注意,把家里洗澡用的大脚盆偷了出来,把隔壁普选叔家里吹了气的轮胎套在大脚盆外面,在伙伴们的帮助下,我坐进了盆里,就像坐在小船上一样,我一边唱着“划着船儿采红菱”,一边用两只手当桨划水,很快就到了塘中央。我随手抓起一棵来,翻转过来一看,在翠绿的叶子下面,挤着很多小菱角,它们有的是紫黑色的,有的是青绿色的,也有的稍微带点红色,很可爱。我不管是什么色的,统统都摘了下来。那天我摘到了很多菱角,上岸后,每个伙伴都分享了我的劳动果实,那一刻,我真的感觉自己太了不起了。MMM新疆文学网

菱角摘下来后,先把它们都放在盆里,浮在水面上的菱角是嫩的,捞起来就可以剥壳生吃。儿时也不知道讲卫生,菱角一摘下就吃,常常吃得嘴一圈都是黑的,像长胡子一样。然后你指着我,我指着你互相取笑。“菱角是个怪,越吃还越爱”孩子们如果大人不说,都会吃得不知道停嘴,吃到最后撑得饭也吃不下。MMM新疆文学网

沉到水里的就是老菱角了,那用手是剥不开的,生吃得用刀剁掉菱壳。小时候,有一次奶奶有事没空帮我剁菱壳,为了吃菱,我自己拿刀剁菱,结果一刀下去,菱没剁到,把手剁了,奶奶闻声赶来,从火柴盒上撕下一点火药皮贴住伤口,用布给我包住,一边心疼地埋怨:“叫你不要自己剁,你偏不听,将把手剁了好了吧。”然后奶奶就坐在凳子上给我剁菱角吃,奶奶的手仿佛有魔力,那菱角似乎很听奶奶的话,奶奶用左手捉住菱角,手起刀落,菱角的一边壳就掉了,她再用刀尖一撬,那菱角米就完整地出来了。我的泪水还没干,这会儿也不记得手痛了,接过奶奶递过来的菱角米,咔嚓咔嚓地吃了起来。奶奶有时候还会把老菱角放到锅里煮熟,咬开煮熟的菱角,菱角米粉甜粉甜的,味道好极了。MMM新疆文学网

到了冬天,塘里的水干了,放学后,我就跟伙伴们就到塘里捡菱角,(那些菱角是菱角老了而没有及时被摘下来的)菱角捡回来后,奶奶把它们洗净晒干,放在舂米的石臼里舂,做成菱角粉,煮熟的菱角粉,白色略带一点微黄,亮晶晶的吃在嘴里很细腻,有一股淡淡的清香。MMM新疆文学网

“春孕夏繁泥里成,黄花泛水俏天生,出波紫皂峥嵘角,胸满莹莹冰雪情。”这是菱角一生的写照,现在人们养的菱角比小时候的菱角大多了,儿时那种野菱角已经很少吃到了,但是吃着现在的菱,我嘴里弥漫的却是儿时菱角的香味。MMM新疆文学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939号

 技术:果树巷